#EEEE99 談小說、散文,與現代詩的形式、意韻 > 那拋向
> 雲與月
> 若隱若現的婆娑
> 並止不住。鄉愁

> 其實旅人,祇要
> 旅人的寂寞
> 道標。已含淚踏上屋脊

> 既使被星子
> 汲取心情
> 吹瘦著顫危的經緯線

> 也無悔
> 擱淺的邂逅,撻灑垂地

> 能不能請問此詩,刻意雜碎拼裝的有沒有什麼特別用意?多謝指點

詩集連結
作者:吳文成

  指點不敢,我只是說說自己的經驗。有時候我們會想:小說、散文與現代詩的差別在哪裡?小說講求連貫的情節與場景的鋪陳,甚至包括大量[[img src=talk/truth.jpg height=259 width=216 align=left]]的人物對話與敘事內容等等,我們可以說
,小說是現代文學之中表現力最強的一種體裁,因為它所擁有的容量與表現手段幾乎是無限的。小說除了描寫人物的關係、命運,還可以描寫主角的感受、幻想以至於夢境,甚至是可能把存在於廣闊之時間與空間的歷史事件與社會環境,在一定的篇幅裡,以及多條線索的劇情搭配裡,給刻畫出來。一部小說的整體,通常會表達許多訴求,並且包含許多的中心主題,這些中心主題藉由小說多重的敘事手法,在不同面向的刻畫下發展起來。但是,與小說不同的,散文講求的卻是一定範圍之內的中心主題,甚至是,只強調單一的中心主題。

  散文包括有敘事性散文、抒情性散文與議論性散文,它們都是針對特定的場景、人物或事件來進行寫作。如果我們留意散文的特徵,會發現散文主要是反映現實生活、注重於表現作者的生活感受,並且不要求完整的人物情節。就敘事性散文與議論性散文為例,散文通常要求描寫真人真事
,或者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礎上進行適當的加工。而以抒情性散文為例,作者可以抓住生活中的一人、一事、一景、一物或一些有內在聯繫的生活片斷(例如這篇〈山裡.洗滌.結〉,來表達一定的觀察與感情,於是散文具有選材、構思的靈活性與較強的抒情性。抒情性散文的上述特點與現代詩很相近,散文(例如這篇〈魔鬼樹〉也可以像現代詩那樣運用比喻
、象徵、擬人等筆法,創造一定的藝術意境,但是散文與現代詩在表現上仍有相當的區別。散文的「文字」不能夠像現代詩那樣高度凝煉,散文的「形式」與「意韻」也無法像現代詩那樣,形象化與抽象化的交替運用。

  談到現代詩,大概是最難以定義與規範的了,因為現代詩本身是自由而不拘格律的,現代詩是所有文體裡最具個人化,卻又是最訴求個性解放的,從現代詩在五四運動以降的歷史轉向來看,現代詩也是文學範疇裡最富有革命性,在藝術風格與表現形式方面最為多樣化,與實驗性的創作!現代詩的革命性,表現在早期詩人擺脫舊詩詞影響而卓然自立的覺醒。現代詩的時代性,一如詩人們作為舊秩序的叛逆者而忠於自己之熱情與理想的努力,所以有人這樣說:詩人是知識分子中最具先鋒性的一群。現代詩的個人化,表現如泰戈爾在人性主題下的哲理短句,又例如某位台灣詩人以詩名〈在美國花了九年時間念藝術史博士〉、〈玩了十二年電腦〉等等強調個人特色的風格。現代詩的多樣化,我們可以在多種現代詩流派的形成過程中窺見,有象徵派詩風、浪漫主義派、現實主義派等等,有強調音樂性或形式美的創作,也有散文詩、網路詩、劇情詩、快板詩、極短詩、史詩,或是意象難以捉摸而無法分類的詩作,等等。

  現代詩所訴求的個性解放,以及現代詩的實驗性可以在新近的台灣詩人身上看得最為清楚,尤其是網路詩的興起將台灣詩人的創作能量推向了高潮,網路詩結合了純文字與視覺藝術(例如,這首〈終點〉或是另一首摹仿席幕容的〈距離〉,在現代詩的文本領域裡,網路詩也是互動性、感染性與即時性最高的創作型態。例如,向陽、蘇紹連、須文蔚三位詩人
,在台灣詩壇原本就有一定的成績,現在也已經從平面媒介的文本書寫投入了網路詩的創作,這透露了台灣的現代詩在表現型態上的前衛性風潮,與不同面向的探索。正如同新詩的時代性在於解構那些束縛時代的舊秩序
,現代詩所訴求的個性解放,也表現在對於語言本身的解構。這種解構表現為現代詩在「形式」與「意韻」上的多重特徵,包括:現代詩之結構所可能呈現的區塊詞組(例如這首〈蚩尤四則〉、斷裂跳躍或是視覺反差(例如這首〈以為人生〉,以及其文字所特有的高度凝煉、意象穿插或是隱喻流轉(例如這首〈告解〉。我們很難指出這些特徵的一致性,也無法說哪個特徵是現代詩的評估標準,然而正是如此,現代詩才成為最具自由解放、個人化、多樣化與實驗性的文學體裁。

**********************

> 意像的擬化,好比空間設計底感受
> 也許,因為不斷的經歷
> 也許,因為不斷的揣想
> 在真實與虛擬之間,下筆時的心緒,便是引發感動的一項媒介
> 而,生命裡,應當有著數不清的感動存在
> 差別在於是否以詩的性靈去思維??
> 心,容易生成;不易捕捉
> 詩,容易氾濫,不易精簡
> 當詩的情緒高漲,生活是一種靜默
> 當,詩的感受低微,步調似乎也變得急驟起來????
> 生命是詩,但以詩來網織生命......
> 似乎尤為不易????

  您問道:生命是詩,但以詩來網織生命,似乎尤為不易?在這裡我不正面回答「詩」容不容易的問題,我想要先談詩如何「真實」,如果詩可以是「真實」的,那麼,「以詩網織生命」便應該是不難。

  如果詩意不在文字的營造,而在生命的某種實踐,或者說,「活得像首詩」——那麼無論是詩網織(描述)生命或生命蘊涵詩,都會是「意與言會,言隨意遣,渾然天成」的。也就是說,我認為,拿掉文字的刻意網織與強加描述,而回歸到意象與審美式的生命實踐,那麼詩就並非是外於自己,詩也並非是焚膏繼晷式的字彙揣想。這樣,詩就「真實」。

  兩年多前,我寫〈詩是一種生活方式〉。寫道:

  詩人不是一個行業,因為所有的行業都是,為了與他人在競爭中
  獲取最大分配的報償,可是真正的詩人是獨占整個生命的,那種
  獨占不向人分配與索取什麼;那種獨占如載滿星光的扁舟,駛離
  聒噪的城市;那種獨占如歲月叨去的骸骨,詩人仍然要頂著乾瘦
  的夜,舞個精采;那種獨占如暴風雨下的蟬子,選擇盡情放聲,
  任氣旋捶打筋骨,那隻蟬子反而有著想飛的理由。

  於是詩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支與自己的詞語符號相對應的舞碼
  ,在還沒有謝幕之前,哪裡也不去,在還沒有謝幕之前,以最狂
  妄的身姿向筆鋒俯衝,那疾馳而銳利的態度,讓詩人活得像他自
  己寫的詩。詩人在自己所選擇的生活裡,一切的努力,一切的活
  動,就像是無視於蒼老而撐直臂膀的兩翼,一翼緊緊依傍著大地
  ,另一翼則高高地伸向天空;一翼在現實的考驗裡鍛煉以汲取力
  量,另一翼則如夢想的預言家,對著自己清澈的靈魂大聲宣告。
  這樣的激情、憂鬱、執著、不定、狂喜、痛苦、翻攪、神秘與獨
  特,這樣的詩作為一種生活方式,才真正活得像首詩。


  詩雖然在既有秩序裡游走與剝離,但是詩的過程卻是宛如生命的過程
,在不斷地尋找與創新自己的獨特的秩序,或者,我們不願稱它為「秩序
」,而稱它為「姿態」。這種姿態牽涉到「視角」,那是看待世界的方式
,是指:自我把握外在世界所採取的一種角度,是詩人在創作時所憑依的立足點、位置、方向。視角的更新,就是姿態的更新,就是意象的更新;所有視角的組合,就是姿態的組合,就是意象的組合。某一瞬間,某一時期,於是所有的更新與組合,就是詩人的詩與詩人的生命。誰說,詩是虛無縹緲的,詩人擁抱生活,正如他們創造生活,於是,詩就「真實」。
2005/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