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談知識與信念分析 > 正如站長所言
> 「某個知識的基礎「有多穩當」,也許與你「有多相信」是相關的。」
> 我認為我的知識增長了 因為我「相信」我得到更新更多的的知識
> 不過若我原本「相信」是真理或有用的知識
> 後來不「相信」了 那是否就是知識的減少?
> 譬如小時候我「相信」月亮上有嫦娥 現在不信了
> 那現在我是否變得更無知?
> 有沒有可能一個人「什麼都不信」?
> 「什麼都不信」的人能有知識嗎?

> 謝謝台長指教 希望小弟沒有誤解你的意思
> 另外 想理解一本書作者的完整意思是否可能

  在知識論裡,對於知識條件有三種「標準分析」,即是信念條件、真理條件,與證成條件。而我談到的「某個知識的基礎『有多穩當』,也許與你『有多相信』是相關的」便是大概關連到第一個條件。信念是一種傾向性的心理狀態或主觀狀態,一個人要知道某個知識,這個過程中,必定包括以某種心理上的方式與那個知識發生聯繫。但是這種說法並不意味著
,你相信某事物,所以你知道它就(必然)是知識(所以知識會有其他條件的分析與要求),這個說法也並未告訴我們信念發生的過程是什麼。

  某人不相信它是知識,所以對某人來說它不是知識,所以你說「『什麼都不信』的人沒有知識」,邏輯上是對的,但是有些信念是隱含或默認的,例如你不會停止相信 2+2=4,在你說不相信它的時候,其實呈現了某種自欺。這使得我們要問,真的有什麼都不信的人嗎?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說的好,一個人至少知道自己(也許只是心靈)的存在(從而你相信自己的存在),對笛卡兒來說,這個知識是真理的,並且作為所有真理的基礎!

  對於其他的知識,也的確會出現後來被修正的狀態,這種修正導致後續的「信念修正」,這種修正可能肇因於由新訊息而改變的過程(或者我們推翻了該知識原本的證成條件)。但是對一某事物後來的不相信,是否就代表知識的減少,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很想給肯定的答案,但是我又想到有趣的反例。(可能經過論證而)我們不相信 a=b,於是該陳述不是正確的,也不是知識,但是相反的,(因為排中律)a≠b 卻變成了正確的陳述。在數學的領域,對於某陳述的推翻與對於該陳述的不相信,卻可能反過來形成另一組新知識與新信念(當然這是很值得深入討論的問題)!

  我要補充的是,我們談的都是有條件(信念、真理、證成)要求的知識,但是在這裡,我們要區分「知識」、「認知」與「知覺」三者,它們的嚴格性逐漸遞減,生理性逐漸增加。不是知識的陳述或尚未成為知識的陳述,並不代表某人對它沒有認知或知覺,一個人可能什麼都不信,但是他卻無法什麼都沒有知覺。也就是說除了知識的世界,人們還擁有知覺的世界。「意義」這種概念並不只是知識帶來的,非知識的陳述也可能具有意義,或是認知上、知覺上的意義,例如情感的陳述也許不是知識,但是它卻具有其它的意義。所以許多概念的區分是重要的。

  再來,我還要提醒(包括提醒我自己),我以上的陳述也不見得是絕對正確的(我大概還能找出我在這裡的陳述不太嚴謹的部分)。因為對於知識的分析,或信念的分析,也有不少哲學家的立場與我不同(哲學家們在立場上彼此信服的還真少)。所以,大可對於我的想法、見解,多予質疑。

  「想理解一本書作者的完整意思是否可能?」,這個問題有很多陷阱(需要分析。要思考問題之前,必須要先對問題做語法或語義分析)。首先,什麼是「理解」?理解是認同對象?還是知道對象的脈絡即可(卻可能不認同)?理解是包括情感的回應?還是只是某種知識條件的分析?什麼是「作者的完整意義」?我們對於文本所「理解」到的意義是否就是「
針對」該作者的?我們閱讀一本書所「讀出」的心得是那本書的東西,還是自己對於這本書的回應之一(而不是那本書)?也就是一個人認知事物
,是認知客觀的對象事物,還是認識該事物在我們心像上的呈現?「完整意義」是否存在?「完整意義」必須與某一事物做比較才能呈現其完整,哪該與什麼比較呢?如果與作者的思維做比較,那麼該作者是否就能知道自己的「完整意義」是什麼?假設閱讀文本的當下理解了它的意義,是否爾後就不會再修正當初的理解?如果這種事後修正的情形會發生,那麼「
理解」的適當條件又是什麼,又如何規範?

  我對於這一問題的分析太多了。我想要呈現的方式是,對於問題必須進行語法與語義的分析。這樣才能知道自己的問題是否嚴謹,該如何更嚴謹,也才能知道我們是否問對問題(問問題的方式會影響答案)。我還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只待大家先去思考了。
2005/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