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回歸蘇格拉底 > 想請教關於知識論方面的問題,我們的知識是如何增長的?科學界有一
> 致的看法嗎?我們看完一本書,要怎麼確定我們的理解跟作者的想法是
> 一致的?我們說的"理解"是科學說明的意思嗎?還是有其他的理解標
> 準?
> 記得希臘有位哲人(忘記是蘇格拉底或亞里斯多德)說:"我只知道一
> 件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請問如果什麼都不知道,為什麼還是知
> 道什麼都不知道?這是否矛盾?
> 我說"我不知道數學是什麼",但是若我完全都不知道什麼是數學,這
> 表示"數學"這兩個字是無意義的符號,所以若我知道"我不知道數學
> 是什麼?"這句話的意思,就表示我至少知道什麼是數學?

> 宇宙是經過大爆炸而產生的,但是大爆炸之前是空無一物嗎?那為何突
> 然從空無中出現大爆炸?有人解釋時空是一體的,所以當尚未爆炸之前
> 不只沒有任何東西,而且也沒有時間可言,所以沒有大爆炸之前的問題
> ,因為沒有之前的時間。但是這算是解決"從哪裡來"的問題嗎?我認
> 為至少也要回答為什麼突然出現時間或有東西存在才算完整。

  「我只知道一件事,這件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這是蘇格拉底說的。他的意思是,我們應該認識到我們是容易犯錯的,我們應當認識到自己的無知,這樣我們就更容易接受他人可能更好的見解。

  如果我們以嚴格的(非情境式的)邏輯角度看待這句話,這句話的確是矛盾的。請試著比較下句話:「我只說一項真理,這項真理就是我說的都是假的。」這句話也是極度矛盾!在很多知識表述裡,自我矛盾似乎是令人頭痛的。例如某人宣稱:「所有理論都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那麼,他的這個說法是否也不是絕對的?這些矛盾的形成都牽涉到自我指涉的問題。(這種矛盾也出現在數學過)如何解決知識表述的類似矛盾,學界也沒有一致的看法,如果你查查「悖論」的相關爭議就會明白。

  如果這樣看似正常而簡單的語句都會自我矛盾,那麼我們又如何看待知識的有效性,會不會知識累積的過程就不知不覺地隱藏矛盾——我想這是你想問的問題。首先要思考的是:什麼是知識。知識是否可以與真理相區隔,還是知識以實用為主?知識以什麼信念作為條件?知識的成立是否必須實證?知識體系的結構是如何?知識的歷史脈絡或社會脈絡是什麼?當某個知識體系取代或推翻另一個知識體系,是否就意味著進步?

  的確,學界對知識的問題,有琳瑯滿目的研究進路,各自著重知識的不同面向,有時不同看法也會彼此爭議,例如知識的「實用」觀點會與知識的「真理」觀點相互批評。我要強調的是,這裡沒有一定對的觀點,如果有,學術界早就天下太平了。如果我們理解或目睹學術界的諸多爭議,我們就會「體會」蘇格拉底那句諄諄教誨的弦外之音(只要我們不拘泥於字面上的矛盾。這樣看來,矛盾的話也可以蘊涵寓意)。

  我們必須要承認「很多」問題是無法解決的,甚至我們想不出解決的途徑是什麼。「宇宙大爆炸之前是空無一物嗎?」「無如何生有?」「上帝是否存在?」面對這些問題,科學家、哲學家、神學家首先就要定義它的問題:宇宙是什麼?無是什麼?上帝是什麼?當你將這些詞彙做某種定義,很可能就沒有答案,但是做另一種定義又可能有答案。例如,我們假設「無」可以包括「真空」,那麼物理學家的確證明了「真空」也可以產生物質與能量,但是如果「無」連時空都不是,那麼物理學家永遠不能解決「無如何生有?」的問題!

  這裡的爭議變成是:你憑什麼要將這個詞彙(例如「無」)做這樣的定義呢?這樣看來,不只是問題本身可能沒有解答或有各式各樣的解答,就連每個人如何「看待」問題裡的詞彙都有爭議。例如在問「上帝是否存在?」之前,對於上帝的定義(「什麼是上帝?」)可能就會讓大家打成一團,互不相讓。問題的解答往往是取決於對於詞彙的定義,假如你這樣定義就有答案,你那樣定義就沒有答案。然而下一個問題是,你又為什麼要這樣定義呢?顯然,「問題」有時還是個無底洞,甚至有時「問題」還會自我循環。如果你要對「知識」尋找個穩當的基礎,我想並不容易。或者這樣說,某個知識的基礎「有多穩當」,也許與你「有多相信」是相關的。有時,多聽、多看、多學、多想、多做正是你「相信」某個知識的關鍵。
2005/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