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CCCCFF 談赫塞的小說與探索   很早期的赫塞( Hermann Hesse,1877-1962,1946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喜歡描寫旅行、自然與樸素浪漫的事物與抒情小說,例如他的詩集《
浪漫之歌》(Romantische Lieder,1899)與幾本散文集。後來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與家庭破裂的影響,赫塞便開始書寫:現實與理想、知性與感性之間種種象徵的交錯景況。前者如《玻璃珠遊戲》( Das Glasperlenspiel,1943)當中,主角為了不讓學生失望而意外地、輕易地死去,這象徵著,主角終究無法用教育改善世界,完成服務社會的理念。

  這種現實世界與理想世界的矛盾,也存在於主角自身,正如同《荒野之狼》( Der Steppenwolf,1927)當中,主角身上狼性與人性的衝突,這部小說同時也曲折地反映了,他那個時代的種種苦惱與危機。對於這個作品,有人評論說,他的書寫導向了無奈與悲劇,赫塞卻說,自己的書寫實踐了某種「治療」。他這個說法是我想談的。這部小說裡,鏡子是非常重要的象徵,而鏡子的概念,在這裡也是我想談的。關於知性與感性的主題
, 最為人所知的作品就是《知識與愛情》( Narziss und Goldmund, 1930
),這描寫赫塞心中兩個理想形象——哲學家與藝術家,雖然他們性格不同、歸處不同,而且結局帶著不可名狀的遺憾,可是在故事過程中,赫塞卻期望表達,兩人的相互啟發與相互補充。

  赫塞中期以後的作品,隱現著巨大的悲劇與深刻的嘆息,除了以露骨的筆法揭示社會的紛雜現象,赫塞同時在作品裡,反映出他內在多重性格的相互逆反。對於小說主角的設定,他所刻畫的情節實際上正體現著,赫塞對於自己的心理剖析,這種剖析過程,像是心理分析師對於病人的治療
。曾經深入研究心理學的赫塞,似乎試圖在作品之中,藉著精神分析來治療自身。他作品由此而來的細膩與豐富意象,也深深吸引著廣大讀者。

  這樣的治療是藉由作品裡,不同性格人物的刻畫與舖成,再藉由寓言式的象徵的分析與再現,赫塞得以回溯生命歷程的種種迷茫、空缺,這也包括他早期生活所追求的自然歸宿與浪漫之歌。正如一個合成的自我,有著不同的組成部分,赫塞作品表面看來也有諸多主題的不融洽,甚至這些書寫預告著,某種難以彌平的矛盾與遺憾。可是當書寫作為一種治療,書寫過程的情境再現,使得作者可以從不同角度,觀看自己與世界的種種關係,這種觀看帶著旁觀者的冷靜,同時多層次的書寫與多面向的自我體驗
,也讓作者是作品的熱情參與者。倘若文筆下避免不了巨大的悲劇,書寫過程的情境再現,作者也由此憐憫自身——即,作者擬寫一個「鏡像的自我」,從書寫的觀看當中,分析自身的多重性格、面對世界的複雜運轉,進而同情自己的創傷,療慰自己的遭遇。



指定段落,暫時被管理者隱藏


2004/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