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尼采的永劫回歸   尼采在《權力意志》書中的一節這樣歸納:「對這個思想我們以它最可怕的形式來想想看,既沒有意義也沒有目標,由無出發又回到無,是不可避免的回歸,永遠如此,即『永遠的回歸』( die ewige Wiederkhr ),這就是虛無主義的極限形式;『無』(亦即無意義)一直持續到永遠!」尼采認為人生是命運無限的輪轉,這是對於神離開後人在這個世界活動的最終詮釋。既然人擺脫神對我們的責任,尋求自我決定自我存在的權利與自我負責的態度,但是對於生命中許多不可抗的因素也只能以命運的運轉來解釋。這樣的思考類似希臘神話中西西弗斯( Sisyphus )的故事:西西弗斯因為觸怒了神,被罰由山下推一塊大石上山;但是大石一旦到達山頂
,大石又會自動滾下來,於是西西弗斯只好重新努力推石上山。這個故事著重的地方不在於神與神的處罰的真實意義,而是著重於人生便是這樣[[img src=think/dance2.jpg width=330 height=199 align=right]]與命運做永恆的對抗,儘管你放棄或是怯於面對命運,但命運依然會重新降臨你身上逼迫你去面對。

  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查拉圖斯特拉儘管如何逃避從人世溫暖回到孤獨的命運,並且在與命運的對話(即神秘的聲音)中,不斷地編了許多的藉口以逃避孤獨的命運,但最後他依然獨自離去,獨自面對自己所必須存在從人世到孤獨,孤獨到人世的命運輪迴。這樣的輪迴與「悲劇式」的處境也許就是我們把 die ewige Wiederkhr 翻成「永”劫”回歸」的原因,這樣的翻法著重於悲劇與苦難的意含,但是這樣的翻法卻很容易遮蔽尼采思想的積極面。我們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說明「
永劫回歸」:

  首先,在尼采思想發展的過程中,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os)可說是查拉圖斯特拉的先驅,從酒神的神話中,尼采領悟了自我犧牲,由犧牲而誕育生命、肯定生命的真諦。酒神是生命的毀滅,也是生命的完成
,是死,也是生,是至苦,也是極樂;酒神的「誕生」是悲劇,同時卻也帶來喜悅與狂歡,藉著破壞與重建所不斷生成的漩渦,而實現自己的本質
,最後在這種對立二元性的緊張關係,得以多面肯定、完成自我豐盈充沛的生命--酒神的這種活力,這種創造性生存的根源,便是後來尼采所謂的「權力意志」,希臘悲劇的本質,然後查拉圖斯特拉「永劫回歸」的中心思想才能成形。在狄俄尼索斯的身上,我們發現了尼采的永劫回歸與其無法逃避的命運,後來尼采又提出了超人學說,強調我們要藉著苦難與超人意志來反抗既定的命運,來創造自己的本質與生命力。

  再者,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書的『精神三變』中,他以「駱駝、獅子、小孩」象徵人們與命運奮鬥的三個階段,這三個階段也是「超人」誕生的過程。其中,代表最後一個階段的小孩是純真的新生,是對生命的再度肯定,是大自然至美、至善的表現。經歷極度艱辛,狂暴的掙扎搏鬥之後,人們才得與生命之源--大自然合而為一。無邪的小孩正代表尼采內心的和平、幸福、歡愉,自我不再與天地萬物對立,而是和諧地融入其中,成為自然的某一部份--不死不滅的永恆!尼采在其人生經驗的三種變形裡最終變成了小孩,這也呈現了尼采哲學裡另一個境界的基調,從深厚的基礎上談自由,從有限制的自由到積極的創造。這是尼采的思想核心--「永劫回歸」的一種例說。尼采不只從苦難面與悲劇面的角度來提出永劫回歸,也以永劫回歸的另一個詮釋點與虛無主義對抗,這是他思想集大成的標誌。

參考資料:
《尼采與誰下午茶?》-- 書評《查拉圖斯特拉如說》,解昆樺撰稿
2002/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