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反戰反什麼? 作者:李偉俠                      2003/04

(接上文)

  政府有越多黑暗面,媒體就越樂於拿來取悅群眾,但這些只能滿足偷窺欲,難以轉為改造現狀的慾望,而基於媒體這種心態,政府也知道媒體這些類型的節目,沒有太大的威脅力,只有少數的意見領袖才讓他們感到不安(當然也不表示這些意見領袖就是所謂的「知識份子」,他們也有自己的利益)。在這種環境下,政治人物的偏激言論也特別容易被媒體擴大化,從而這些政治人物也可以佔有特高的曝光率,例如立委林重謨就在辱罵陳文茜是「 妓女」後 ,他就成為 Call In 節目的常客 ,乃至於現在他還樂於被模仿節目作為模仿對象。在這種情形下可以看出,不論節目中的新聞人和政客、政客與政客、新聞人與新聞人之間,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對立都是虛假的表演,我們以為從節目上洞穿了政客的嘴臉,但就是經過這種「洞穿」,政客增加了他們的曝光率,從而有利於他們的支持率,而媒體也不斷藉由這種綜藝性、犬儒性的「監督」,提升了自身的正當性和收視率。造成這種結構性問題的原因,有一個制度性關鍵,就是所謂的收視率調查。雖然似乎媒體滿足了閱聽人的胃口,但弔詭的是,收視率所表現的閱聽人數和實際上喜不喜歡看這些節目的人數,有一定的落差,台灣的收視率調查由尼爾森公司所壟斷,並且抽樣、統計方法也有嚴重瑕疵,它無法表現出真正願意觀看這些節目的人有多少,因此節目內容滿足的是虛擬數字,而這些虛擬數字又反過來鞏固這類節目存在的理由,至於很多拒絕這類節目內容的閱聽人則必須長期忍受電視的腥味,而使轉台的時間甚至可能要比專心看一台的時間還多。

  在學者和政府之間也有潛藏的共謀關係存在。在美式學術規範的訓練下,從實證主義、經驗主義的方法論訓練,到細密的學科分工,學生被教導學術活動要價值中立,不可介入自己的情感,而許多複雜的現實問題都被分解到特定學科。這些教會式的戒律,使得從學生到學者,都將現實生活中許多帶有特定價值和倫理的概念和語言視為既定的( given )經驗 ,不加批判的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因為批判是被禁止的,批判就是介入、不中立,若對現實社會予以批判而不客觀中立的研究它,就是意識形態的偽科學。

  在國際政治理論中的現實主義,經由國家長期的血腥實踐,已經成為一套法則和客觀規律。價值中立的學者們忘了,所謂的現實主義是被實踐出來的東西,而不是冥冥中支配我們的鐵律,學者們客觀中立的學術語言
,創造了讓權力在其中可以肆無忌憚遊走,並為自身合法化的空間,導致學術圈對於人類生活的不公不義置若罔聞,視為一個既定現實。在美式學術霸權的箝制下,社會科學喪失自我批判的能力,因此更不可能有批判社會的能力。學者們用學術語言在論文中所點綴的「批判」,在所謂的「公共論壇」上所發出的「呼籲」,也不過是從象牙塔內發出的氣若游絲,只能在象牙塔裡迴盪,對現實世界完全發生不了作用。

  在這種教育訓練下,學術就從無能的專業化發展為專業化的無能,從台灣的新聞節目中可以看到,學者專家所唱的調和記者沒什麼不同,只不過是對新聞報導換句話說而已,客觀中立的要求、實證主義的教條,讓學者只能從事實描述中反覆詮釋,人的生命價值不過是量化圖表中的一部份
。而在學者和政客之間熱烈辯論的背後,也不是什麼真相的討論,學者只想在電視畫面中,佔有「客觀中立」角色的一席之地,以突顯出他們在闡述專業的、優於記者和政客的意見,從而為自己抬高社會聲望。而政客也想利用學者的意見,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背書,因此不論是熱切的辯論,還是相互應和的評論,都是一場學者和政客演出的雙簧戲。

  政府、媒體和學者從而構成形塑台灣主流意見和常識的鐵三角,即使論述立場有所不同,但都有一個看不見的疆界把它們綁在一起,從論述的範圍、政治行動的「可能性」,乃至於反戰與反反戰的理由與論述框架,都被壓縮在這個看不見的疆界裡面。而決定這個疆界範圍和形狀的,就是政府-媒體-學者的共謀權力關係。從這次台灣各層面對美國侵伊事件的反應,我們可以瞥見這種深層結構,政府長久一來一直以強調中共威脅的存在,來左右人民的政治意見,從蔣介石到陳水扁,都善於利用這種方式形塑民意。不論中共是否真的隨時隨地都想恫嚇台灣,它對台灣島內都構成一個現實,人們就只能活在「獨-維持現狀-統」的政治光譜裡,似乎除此之外我們別無可走。我們經常取笑中共對台灣的任何一個政策,都以統獨的尺度來衡量,反觀我們的政府,不只以統獨光譜度量人民的政治行動和政治意見,而且也讓人們之間相互以統獨光譜來度量對方。統獨似乎成為一種元論述(meta-discourse),在平常的時候我們不需要談到它,但某些事件發生時,這種尺度就被拿來到處衡量。今天是誰讓台灣充滿這種論述氛圍?政府為了自己的政權利益而將人民鎖死在統獨光譜裡;媒體利用統獨議題的衝突性,在不同的議題裡都想注入族群衝突的因子;至於在學術界,所謂的「統-維持現狀-獨」光譜被統計圖表、民意調查所客觀化,而成為一個 Reality。因此,反反戰的理由可以是反戰=反美=反台獨
;而作為反戰理由的人道主義、民主、自由,這些價值本來具有深刻意涵和歷史意義,但在台灣的政治脈絡裡,在政府、媒體和學者所形塑的論述範圍中,卻顯得格外突兀詭異。

三、反民主神話

  在台灣,我們反戰不能只是反對美國侵略伊拉克,屠戮無辜人民的罪行,儘管它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反戰理由,但它距離台灣太遠,若不是親臨戰場,很難激起強烈的反抗意識。我們要反抗的是民主神話,也就是拒絕以美國價值為核心的民主神話,以及抗拒台灣的偽民主制度。在這次美國侵伊事件中,我們可以看見美國媒體如何展現一致的「愛國心」,作為政府的傳聲筒,塑造全國的同仇敵慨、忽視國內的抗議聲浪 , CNN 如何片面的將美國大兵的同袍情操傳送到世界各地,將美國的愛國心和團結性「
質化」的表現出來,而伊拉克的死傷難民卻「量化」為數字,無須聞問。也可以看見美國政府可以憑恃強大的經濟軍事力量,在舉世眾目睽睽下侵略伊拉克、佔領油田、插上國旗。更可以看見一群美國大企業家早已虎視眈眈,盼刮分重建伊拉克鉅額利益的一杯羹。美國和台灣都在利用美國式的民主神話,美國政府為自己國家的利益,以民主之名,在世界各地行軍事侵略、經濟掠奪、政治顛覆之實,今天的伊拉克平民不是第一個犧牲者
,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在它後面還有阿富汗、伊朗、北韓、中共…。被視為先進國家、民主國家的英國,即使有百分之六十幾的人民反戰,布萊爾仍然可以一意孤行地出兵伊拉克。美國的民主神話看似距離台灣遙遠,但台灣政府即利用這種民主神話箝制人們的思想和行動,我們沒有反戰的自由,反戰的聲音也不被媒體所重視,學者的「客觀」理論剝奪了反戰的倫理動力,並為政府的「國家利益」理由合理化。難道媒體不是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嗎?為何他們能夠容忍政府朝野一致的反反戰?難道知識份子不是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嗎」?怎麼今天連哭泣的能力都沒有了?難道政府所能給人民的自由就是電視裡麼虛假辯論嗎?難道這些就是台灣的民主嗎?若是如此,這種民主不要也罷!不管是反戰還是反反戰,只有在揭露台灣的虛假民主之後,才有可能發出自己的聲音,因為宣稱可以代表人民的政府、媒體和學者,早已無形中綁架了「人民」。無論反戰還是反反戰,我們都必須反民主神話,否則,在打破政府-媒體-學者的鐵三角前,我們的抗議和行動,只會被吸進這個鐵三角的無底深淵,形同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