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談馬奎斯的《百年孤寂》與魔幻寫實主義 作者:吳文成

  上個禮拜週末,與幾位網友談到了奇幻文學與魔幻寫實主義,兩者的敘事技巧都是將怵目驚心的現實、離奇的幻想與神話傳說,巧妙地編織在一起。例如《哈利波特》超乎想像的咒語與魔藥,充滿邪惡誘惑力的《魔戒》等等,掀起了這幾年奇幻文學的風潮;在魔幻寫實這方面,以馬奎斯一九六七年的《百年孤寂》作為成熟代表,馬奎斯後來以此獲得了八二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百年孤寂》大量採用阿拉伯神話故事、印第安民間傳說,以光怪陸離的手法,描繪哥倫比亞的一個小鎮,從建立、發展,直到毀滅的百年歷程,以此寓言了整個拉丁美洲,社會變遷的縮影。

  這部小說有哪些魔幻的描寫呢?吉普賽老人在羊皮手卷中的預言,死者亡魂的糾纏,隔代生下的豬尾巴孩子,神奇怪誕的物品,習性特異的人物,中彈身亡的鮮血流滿街道,最後還有,將整個村鎮席捲而去的強烈颶風。這部小說場景繁多,怪事迭起,充滿了曲折離奇的氣氛。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小說中的人物、事物與情節,雖然看似不合理,但是卻有某種「諷喻」現實的逼真感。也就是說,在似是而非、似非而是的故事當中,馬奎斯藉由虛構的村鎮的家族興衰史,暗喻了拓荒者的辛勤開墾、民眾的苦難生活、獨裁政權的殘暴與血腥,以及各階層人物的精神風貌。

  這部小說為什麼是百年孤寂呢?從某個封閉小村,發展成為繁華喧鬧的市鎮,到最後被颶風捲走,象徵著哥倫比亞鄉村發展的悲劇命運,其中時空重複的事件、貧窮落後的生活、戰爭的世態炎涼、貪婪者的霸道屠殺
,訴說了拉丁美洲當時的紛擾不安。故事當中,家族的每一代人雖然相貌各異、膚色不同,可是眼神裡的孤獨與無奈卻是一樣的。可以說,馬奎斯對於「孤寂」的揭示,乃是深層地去描寫它的社會與歷史根源,這種孤寂的陰影,籠罩著村鎮整個世代,甚至是滲入了整個拉丁美洲的民族性格。

  在《百年孤寂》的某一段,那裡的人們「總是處於不停的搖擺與猶豫之間,一會高興,一會失望,一會百思不解,一會疑團冰釋,以致於誰也搞不清楚,理想與現實的界線究竟在哪裡」。在小說的下半部,馬奎斯想要表達,如果不能擺脫這種孤寂,那麼結局只能是毀滅。而在小說的最後一句話,「颶風從地面上一掃而光,將從人們的記憶中徹底抹掉,羊皮紙手稿所記載的一切將永遠不會重現,遭受百年孤寂的家族,註定不會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現了!」,這正說明了,馬奎斯希望如此孤獨、寂寥、困乏
、停滯的拉丁美洲能夠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民族的新世代。

  馬奎斯的《百年孤寂》一問世,立刻引起世界文壇的震撼,並且將魔幻寫實文學推向了頂峰,與傳統的現實主義不同的是,魔幻寫實主義將現實給流動化、荒誕化,「現實」透過作家的想像與拼湊,轉變成為帶有魔幻色彩的「新現實」。我們可以說,奇幻文學比魔幻寫實主義帶有更多古怪與神秘的色彩,但是,魔幻寫實主義卻比奇幻文學更貼近於現實,或者說是,更具有「諷喻」社會的意味。總的來說,兩者都是藉助幻想來表達現實、不違背現實,然而,超現實主義與唯美主義卻是走向不同的路線,它們將「現實」視為是暫時階段,認為:現實生活應該要反過來模仿文學所書寫的世界,文學必須要超脫現實才行。很顯然的,魔幻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之間仍然是有一定的差別。這裡順便以這篇文章來回應,上次與我討論:魔幻寫實主義與超現實主義之差異的網友。最後附上,三年前我寫的一篇文章〈關於魔幻寫實主義〉,內容是部分資料的整理。


延伸閱讀:
〈推薦《哈利波特的魔法與科學》〉
http://www.atlas-zone.com/science/talk/part_1/science140b.htm


關於魔幻寫實主義

  「魔幻寫實主義」一詞最早出現時談的是繪畫,德國文藝批評家佛朗次於一九二五年出版的專書《後期表現派:魔幻現實主義,當前歐洲繪畫中的若干問題》,在詮釋德國後期表現主義的繪畫風格時,通常以「魔幻寫實」表示一種變動又恆常、存在出現又消失、真實與魔幻空間並存的意境。但是現在則專門指稱善用現實與幻想交錯的拉丁美洲小說,並以波赫士在一九三五年出版的小說《惡名史》則被視為魔幻寫實主義的第一個作品,而家喻戶曉的馬奎斯的《百年孤寂》是西班牙語系文學中「魔幻寫實主義」最為出神入化的代表作。

  「魔幻寫實主義」是整個拉丁美州在六O年代爆炸時期崛起的文學特色。而這種風格的形成,並非由於文學上的實驗創作而得到,而是整個社會背景、地理、文化和歷史的產物。長久以來,拉丁美州一直是作為西方的殖民土地,因此,現代文明始終不曾開展,在教育沒有普及的拉美,還是停留在文明的初期階段,他們相信死人復活、會飛天的少女、鬼魂與人對話,沒有什麼特別的,這些並不是神話,而是他們富於幻想力的編織結果,他們把生活中的部份淬鍊成文學的表達。阿根廷作家曾經說過:「我們活在一個既惱人又傷人的時代,想要逃脫它,只有一條路——那就是作夢。魔幻寫實是拉丁美洲,或擴而言之,西班牙語系世界作家詮釋他們的社會、他們的世界的一個獨特法門。」

  四O年代的「超現實主義」是「魔幻寫實主義」崛起的一主要起點,因為「超現實主義」描寫潛意識的活動,著重夢境、幻覺與非理性的能動性,並且善用象徵、寓意、暗喻等藝術的手法,拉美作家紛紛借用這個概念以求產生魔幻效果,使以疲倦於鄉土寫實創作的人們重獲一股振奮而新奇的力量。「超現實主義」教會了他們,觀察以前不曾注意到的美洲現實生活的結構和細部,使之揉合印地安神話之虛幻而與現實生活融於一體。但是其中兩者的差別在於,「超現實主義」是非常反對寫實主義而睥睨現實的,而「魔幻寫實主義」較為尊重現實,在現實與魔幻之間循環交錯。或者可以這麼說,魔幻寫實是一個曾經確實存在的年代,而超現實僅僅存在於夢境之中。

  魔幻寫實的作家在小說之中混和寫實與幻想、虛構與荒誕,加入大量且豐富的奇蹟及插曲,並在語言及結構上多所創新。借助著時序的顛倒、多角度敘述、電影蒙太奇等等方法,去反應歷史、現實與人內心世界的一種特殊景象。例如,百年孤寂之中最慣用的魔幻寫實手法是:通過鬼魂的敘述、回憶、對話等場景,再現一個消失的死去世界與人物;並且打亂時間和空間的順序,使只能在夢境中出現的描述,在現實中呈現,是一種夢囈與現實錯置的幻化手法。

  值得注意的是,魔幻寫實的作品並不違背現實,它經常是「一種現實的延長和加工」。在他們的作品中最大特色是,儘管處處可拾得脫離現實情境的描寫,像是神話又像是怪誕小說,但是最終的根基是落在現實之上的,他們要反省的還是自己切身所處的社會與歷史。
2005/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