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 Re: 詩哲的語言 > 我既然認為文字是有問題的~~
> 所以長篇大理論非常容易造成誤會~~

> 嗯....
> 其實不應該說是誤會~~
> 應該說是迷失重點~~
> 在理論堆積的文字裡鑽研~~
> 喪去作者本來要傳達的本意~~

> 說起迷失~~
> 我個人較喜歡的詩.小說~~
> 反而更容易造成誤會~~
> 但是他引起的討論~~
> 跟理論語言造成的問題~~
> 不同~~

> 拿箭亂射的人跟還在爭執箭要射哪裡的人~~
> 前者比較容易射中目標吧......


  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開始,在德國、法國乃致於全歐洲,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思潮——浪漫主義。這一系列的浪漫主義起源於對工業宰制與資本主義的憂慮,進而關心人的現實歷史境遇、關心人的生存價值,也強調審美精神 。十八世紀中的法國啟蒙社會政治思想家盧梭( Jean-Jacques Rousseau,1712-1778 )指出了近代文明的危害性 , 主張人們要返回自然渾樸的原始生活,他著重強調了人的同情心、人的友善情感與倫理方面的價值。追溯起來盧梭可以算是浪漫主義的直接先驅,浪漫主義的精神後來由一系列德國思想家, 如 Hoelderlin( Friedrich Holderlin,1770-1843,德國詩人)的闡釋,再有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1788-1860)、尼采( Friedrich Wihelm Nietzsche,1844-1900 )的極端推演,以及同時期的狄爾泰(Wilhelm Dilthey,1833-1911)的延伸,接著有 Rilke( Rainer Maria Rilke,1875-1926,奧地利著名詩人)、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1889-1976)等的詮釋 。 這個過程有如尼采 、狄爾泰、海德格等等的詩人哲學家,也有如 Hoelderlin、 Rilke 的哲思詩人,他們均把「思辨化」與「詩化
」給予了新的溝通與互用。或者說,他們的詩作背後都有一定的哲學思辨體驗,而他們的哲學思辨有著詩作情境的啟發。

  當時的某位德國詩人寫著:

  喔,人的形象多麼腐敗,
  冷酷的金屬拼湊而成,
  籠罩著莽林的黑夜與恐怖,
  動物的焦渴的獸性把人牽連,
  靈魂以風一般地歸於寂靜。

[[img src=think/night_climb.jpg height=152 width=252 align=right]]
  曾寫出長篇大理論的尼采,以詩句般的語言寫下《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與尼采詩集 ; 寫出長篇大理論的海德格也在課堂上講授起 Hoelderlin 的詩,海德格說:「哪裡有貧乏,哪裡就有詩性。」從這個觀點看,詩的語言與哲學思辨的語言之間,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很大的衝突與藩籬。更廣義地說,哲學與文學在一定的意義上也是用不同的方式來探討同一些論題
:在 Aquinas(Thomas Aquinas,約 1225-1274)看來 ,哲學與詩歌涉及的是同一對象,哲學以演繹推理的方式傳達關於對象的真理,詩歌則透過比喻的語言激發對象的感情;在海德格看來,哲學家研究存在的意義,而詩人則根據那些存在事物為作品命名;在法國哲學家沙特( Jean-Paul Sartre
,1905-1980)
看來,文學是結盟的哲學,一種存在主義中活動的自由。

  如果理論堆積的文字會讓人誤會,可能原因不在於其長篇大論,而是在於理論中的推理陳述不明或是不一致;如果詩詞創作的文字會讓人迷失
而把握不住,可能原因也不在於其精簡或語義跳躍,而是在於文字中沒有真摯的情感與抒發的對象。也就是說,我認為文字的長篇大論或精要簡約
,並非是造成誤會的主要原因,而且歷史上有許多重要的哲學家,他們能夠同時寫出長篇大論的學說,以及寫出精簡而震撼人心的詩作。然而實際上,拿箭亂射的人與還在爭執箭要射哪裡的人,他們拿的都還是類似的箭
——差別不只是在於「箭」本身,更是在於「人」的出發點、其弓射的技巧與目標的明確性。
2003/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