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現代藝術與文學的體現   現代人雖然從近代的獨斷的唯物與唯心主義當中覺醒,同時人們的思想也從空幻的彼岸世界回到了現實的此岸,但是這個現實時代的變遷太大
,各種的價值反動與存在困境,在人們之間與人們心裡揮之不去,在當代存在主義與後現代思潮的推波助瀾之下,人們更加地感受到懷疑、迷惘、痛苦,甚至是絕望。人們在兩次世界大戰之中經歷了血肉糢糊、精疲力盡與恐怖顫慄,也在技術專制的生活之中不停地掙扎、嘆息與失落,這些處境都在現代藝術與文學當中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現代藝術與文學的核心內容,乃是在表現現代人們的頹廢、異化與隔膜,反映出人失去了本質,與人們生活的焦慮、不安與荒謬感。在卡夫卡(Franz Kafka,1883-1924)的《蛻變》裡 ,人變成了甲蟲 ; 在斯特林堡(Johan August Strindberg,1849-1912)的《鬼魂奏鳴曲》裡,連木乃伊都捲入了金錢所形成的漩渦;在卡繆( Albert Camus,1913-1960)的《異鄉人》裡,主人翁對於母親的死、情人的愛與自己的生命,都抱著一種置身事外的感受 , 好像天下萬事都與他無關 ; 沙特( Jean-Paul Sartre,1905-1980)則在《牆》裡頭,發出了「他人即地獄」的驚呼;奧尼爾(Eugene
O'Neill,1888-1953 )
的《毛猿》困惑於「自我歸屬」的茫然 ; 而艾略特( Thomas Stearns Eliot,1888-1965)以《荒原》來暗示現代文明的死亡;在魔幻小說與意識流小說之中,鬼魅飛舞,現實錯置,人們的心靈再也不會有安定的秩序與本質……這些已經太多太多,其實人們的存在處境原本就是由這些內容所構成的,並不是突然產生於藝術家、文學家與哲學家的筆下,只是在過去幾個世紀當中,人們都自我陶醉在神諭、絕對真理與形上學的幻境之中,直至今日夢醒了,才發現自己獨自漂流於冷漠無垠的宇宙之中,發現自己與人猿僅有百分之三的基因差異。

  世界原本是荒謬的,而人們偏偏要相信有終極的意義可循;人生本來是痛苦的,而人們一定要自以為幸福隨處可見;前途本來是不可知的,而人們卻又執著地做出各種各樣的許諾;宇宙的一切都是運動的,而人們竟然異想天開地要把不能固定的加以固定。總是有太多的一廂情願,讓人們無法去坦然面對自己,到最後,貝克特( Samuel Beckett,1906-1989 )還是等不到「果陀」(事實上果陀是誰,為什麼要等他,也沒有人知道);即使城堡就在眼前,卡夫卡還是永遠進不去「城堡」;奧尼爾還是不可能飛向「天邊外」,這表明了理想與現實之間距離的遙遠。當人們與命運相搏鬥與生活環境相鬥爭,這時候,如果不能承認既成的現實,不能承認生命的侷限,人們就不能認識真正的自己。

  為人類高尚的辯護都將走向虛偽,而現代藝術與文學僅僅是把人的存在真實地呈現出來,區別只是在於以什麼樣的態度去看待這種現實,態度是粉飾還是揭露的?是把它視為本來如此,還是作為人性的喪失?習慣於[[img src=think/dance3.jpg width=362 height=219 align=right]]青山綠水、英雄奇蹟與偉大崇高的人類,之所以在現代藝術與文學面前顯得手足無措,是因為他們面對這些作品,突然重新體驗到了亞當與夏娃曾經體驗到的感覺:一絲不掛的恥辱與恐懼。人們不能只是允許自己描繪出一個用理性安排好的、秩序井然的、清晰而光明的理想圖像,而不允許用非理性的目光,去面對混亂、模糊、黑暗的現實。事實上,只有在一種人為的固定性、絕對性、永恆性崩潰之後,真實才可能呈現,人們才可能平靜地正視自己的存在與處境

  儘管現代藝術與文學幾近被視為非理性的瘋狂,但是與古代與近代的理性藝術相比,現代藝術與文學有一種平心靜氣地超然於苦難之上的氣質
。正視苦難與嘲諷苦難,是現代藝術與文學家的特有心境
。奧尼爾曾經說過:悲劇並非是在我們的土地上土生土長的,真相是,我們本身就是悲劇
,是已經寫成的與尚未寫成的悲劇之中,最令人震驚的悲劇
。現代藝術與文學家或許是為了抒解這種震驚,所以嘗試去微笑地面對這個悲劇,他們在書寫與創作當中,獲得了不同於以往的心境。正是因為他們描述、體驗與面對了這個悲劇,所以他們進入了一種空前的生命狀態;在深入生命的困惑的過程當中,人們的心靈達到了他未曾到過的高度--在揭去了虛假之後,人們終於認識自己,倘若無法接受自己的處境,你就無法作為一個人。現代藝術與文學家走在我們的前頭,他們以最樸實而無所粉飾的態度去體現生命的一切細節。

部分資料整理
2002/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