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關於審美與文明的起源   弗洛伊德曾在《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tents》提到 :愛欲與需要是人類文明之母。他認為這始終是推動社會演進之不容忽視的力量,這一點我基本上是同意的(我不同意的是,他將性欲作為人們主要行為的直接動機
,在泛性論傾向上所提出的性本能決定論)
。觀察人類文明的發展歷程,在需要與愛欲的層次之上,我們別忘了還有審美這個環節,所以在本篇文章,我想要來談談,需要、愛欲、審美與文明發展這幾個面向的關係,然後在接下來的文章裡,我便要集中來談談身體、愛欲與審美的相關論述。

  從遠古至今的文明發展,審美觀與審美活動產生於或者依附於人們的生活歷程,它作為人們對生活需要與愛欲的體驗,標誌著人類的活動開始趨向於自覺創造的過程。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將審美視為人類文明從無到有的演進過程之中,從生活需要與愛欲所複合生成的一種動態活動,它同樣作為文明形成的動力之一,進而成為人類自身創造的形式與潛能,並且促使人類不斷從低級的自然生存狀態向高級的審美生活形式演變。也就是說,人類對生活內容與存在質量的審美意識,正是反覆促使文明往更深層次發展的重要來源之一。我們要從人們遠古的最初活動,主要如食與衣兩個方面,來考察生活需要與愛欲,乃至於審美的複合動態關係。

  人們知道,火的發現與使用是人類社會的重大事件,火能禦寒、驅獸
、照明與烤乾居所,更能夠使得人類的飲食產生質的變化。當人類發現被火燻烤的動物肉為更加香溢鮮美時,人類的味覺文明已經不能再適應茹毛飲血的生活方式了,後來等到發明陶器的時候,用火將盛放的食物煮熟,又促進了人類對美食美味的無限追求。陶器的出現象徵著人類終於與動物分道揚鑣,人類開始用自己的智慧與美感創造飲食文明,這就豐富了人類的感知與意識,因為陶器的形成與圖飾具有文化表述的作用,對人類的社會聯繫產生直接的影響。此外,我們從考古學與遠古遺跡的大量挖掘發現
,原始人類的狩獵工具例如石斧的實用性與精巧化,以及從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岩洞壁畫、新石器時代的岩畫來看,最普遍的圖畫內容是狩獵和勞動的場面,被突出地描繪的牛、羊、鹿、馬等可以食用的野生動物,都是原始人類的生活資料,因此也成為了審美對象。人類這種向美食方向的發展
,最重要標誌的是食物的多樣化、種植業、飼養業還有採集業的興起,這些都極大地豐富了食物的來源與種類。這些演進,反映了從人類的生存需要到飲食文化與審美意識的聯繫,這些演進自然擴大了人們文明的內涵。

  剛剛談到食的部分,我們再來看看衣的部分。原始人都是全身裸露的
,而且可能覆蓋著厚厚的毛髮,與靈長類動物的體態差不多。為什麼至今靈長類動物依然沒有著裝的欲望,而人類卻有了服飾的要求,這始終是一個謎。讓我們嘗試幾種說法。在原始人演化的過程中,可能由於毛髮逐漸退化,在驅寒的生存本能要求下,原始人開始藉由樹葉、編草與動物皮毛來避寒。或者,因為在原始人的群居群婚的時代,裸露具有一種天然的誘惑力,後來發展到個體婚的時候,性愛追求過程中出現的排他性與嫉妒心理也發展起來,羞恥觀念促使人類用毛皮或粗製的纖維織物將最重要的生殖器官遮蔽起來。或者,因為在原始人的性愛過程,類似於其他動物利用體色、體毛與求偶動作,原始人也藉由裝扮自己來吸引異性的目光,這種裝扮方式逐漸演變成利用外物來搭配身體的多樣呈現,這種過程中發展出人類的衣飾文化。這些可能都是人類著裝的原始動機。隨著人類一代比一代在衣著需求的進化,發展了更為複雜的服飾文化。服飾文化的出現,使人們的著裝與修飾增加了人體的尊嚴與魅力,同時也抑制了人類性慾的隨意渲洩,增強了愛欲的朦朧感與浪漫感,這樣男人與女人就無法再回到光溜溜的世界中。這些演進,反映了人類從生活需求或愛欲因素到服飾文化與審美意識的聯繫,這些演進同樣擴大了人們文明的內涵。

  十分明顯的,人類在食、衣方面的文化起源,主要是來自於與人類生存需要與愛欲活動有關的因素,這呼應了弗洛伊德所說的:愛欲與需要是人類文明之母。再進而推動更複雜的飲食文化與服飾文化的動力,除了在應用方面關於生產技術的外部條件之外,主要還是來自於人類所累積的審美意識。這種審美意識從對於人們在食衣住行的影響,進而逐漸發展到影響人們在生活內容與存在質量的其他領域,包括藝術、音樂、娛樂等等各種評鑑與實踐活動。當然導致這些領域的因素也同時與人們的生存需要、愛欲活動與社會制度有關,這裡重要的是,它們反覆地構成了人類自成一格的審美意識與審美文化,這些又進而帶動與影響了人們的文明本身。

  先擱下人們關於食與衣的原始生活需要,再來,我想要談談愛欲與審美的進一步關係。在古希臘時期,蘇格拉底最先對愛欲的實質作了明顯的概括,他提出,現實的個體都有其不完善性而存在著自身的缺陷,但是愛欲超出了我們每個現實個體的界限範圍,成為至善至美的追求目標,人類都不能擺脫愛欲的影響。愛欲最初表現為使人們迷戀肉體的感官要求,這只是愛欲的低級形式,也就是性欲的表現,隨著人類自我意識的增強,開始趨向於美德與美世的追求,從而使愛欲上升到純粹抽象的擺脫肉體欲望的高級形式,他甚至指出:人性不可能找到一個比愛欲更美好的助手。

  柏拉圖也對愛欲作了更深入的解釋,他認為,愛欲是一種把人們與萬物結合在一起的力量,一種給予萬物以生氣的力量,或者說,愛欲是造物主賦予人類的創造精神。從這些論述中可以得知,愛欲作為一種內在的驅動力,或作為美感的創造力,不僅推動了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結合,激發他們對美食、美服、美居的要求,也將進一步推動他們追求知識、道德與真理,與人類的理性相結合。這種談法是把愛欲的範圍給擴大,或是把愛欲與性欲作出一定的區分,而且根據他們的見解,人們的審美意識便是在這種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在反覆地演進之中,我們看見:文明就是人們的生命過程與生存本身的不斷超越。關於這些主題,以後我還會再提到。

部分資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