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Re: 魔戒作品的信仰意涵 gospel 這樣寫:

  有一篇關於魔戒作品的討論,輾轉落入我的信箱,因為這篇文章被轉貼到各處去,所以文章的回應者不一定是心靈小憩讀者,不過無論如何,我覺得觀點很有意思,貼出來跟大家分享。回應的文章是「魔戒作品的信仰意涵」。回應如下:

  要點是:我們不了解,人(格)是上帝的僕人。

  基督教世界花費了許多的力氣探討善與惡的衝突。或許就他們來說,老莊是逍遙在個人的小圈圈裡頭的個體。也許莊子是吧,他上與造物者遊
,下與無終始者為友,有上有下,可能是個逍遙的個人,可是老子就不便這麼看待了。「夫物芸芸,各歸其根」,索倫也是物,也歸其根的。那根就是上帝。換言之,邪惡的根是上帝,與善良的根源無異。善惡的衝突其實只是上帝的形象「運動」( The movement of God’s images )。黑與白互視為對立面,但上帝並不視彼此為對立面。上帝既是至善,祂便不可能有對立面,因而,祂顯而易見地是邪惡的根源。



psycho 這樣寫:

  這種東東不就又掉進老掉牙的『二元論』謬誤了?真該打,傳統東方思想家為了因應西方系統哲學的挑戰,因而有例如『新儒家』那樣的學派著力以西方的知識方法重新解釋東方文化意涵,早就應該放棄這種『二元論』式的對西方文化淺碟子之思想了,怎麼到了二十一世紀還把這種東西拿出來?真的有點...:P

  簡單來說,過度習慣使用邏輯進行型式主義思考者,他的思考結構是『有一個命題a,就會有一個反命題非a』,所以既然有善,就有非善,就是惡。問題是,從網路上流傳很廣的一篇學生與老教授的對話就知道,我們不見得要接受這種二元論的前設,它的型式很客觀化,但是前提具有不可否證性──誰規定這個世界一定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世界?ok,我們有了一個正命題,善,那麼什麼叫做惡呢?我們的定義是,失去了善,就叫做惡。所有的事物都是善的,但是處理事物的靈魂或人心,自由意志決定要放棄善,那就定義成叫做惡。

  離開二元論思考而得到上述對善與惡的新定義,上帝與撒但就非常容易理解了。撒但是上帝所造的,但是上帝給予撒但以至所有受造物一種自由選擇的權利,他可以選擇維持善,他可以選擇失去善。其中撒但是一個最清楚的典範,他完全失去善,使用自己絕對的自由意志選擇失去善;因此撒但成為基督教惡的象徵,這個『惡』不是善的相反,而是『自由選擇放棄善失去善』的自由意志。並非上帝創造了惡,而是上帝給予受造物自由意志去接受善或失去善;如果要問為何上帝不剝奪受造物的自由意志,可以試想沒有自由意志的選擇之世界有任何意義嗎?

  所以善惡衝突雖然是基督教文化非常重視的一種靈性現象,但是卻是用來理解人類對自身自由意志能力必定有限、容易犯錯、而走向恩典取向的宗教思考。相對的,例如道家,面對善惡問題,卻相信人類自由意志的能力幾乎無限,必定可以超越善惡兩端而期待自己可以修行到非常超越的最高境界;這兩種的差別,不在善與惡的本體論認識的不同,而是在於人類能力有限或無限而引發救贖取向與修行取向的不同;是一個價值現象學的問題,不是一個邏輯問題;當成邏輯問題,就太淺薄了.....:p



Sinner 這樣寫:

  對於善惡問題,我持的是與 psycho 一樣的看法 : 善與惡不是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所有的事物都是善的,但是處理事物的靈魂或人心,自由意志決定要放棄善,那就定義成叫做惡」。即我認為,惡不是本體論意義上的。但是我也不認為那篇文章是「掉進老掉牙的謬誤」、「真該打」
、「淺碟子」或「太淺薄」。

  首先「我們不見得要接受這種二元論的前設」,但是針對不同的概念
,「我們也不見得要『不』接受這種二元論的前設」,有些事物雖然沒有反面,但是有些事物仍然有其反面,人們仍然可以思索其反面的意義,當然,事物的呈現也有可能會是多面與多元的。就像是邏輯上有二值邏輯,可是也有多值邏輯、模態邏輯或模糊邏輯,並非所有的邏輯思考者都只會[[img src=think/movie_ring.jpg width=313 height=199 align=left]]二分法地思索問題,並且無論選擇哪一種觀點看待事物
,這都是人們的自由,我們應該可以包容,有的人以善惡二分法的觀點來理解其世界觀。如果我們仔細思考,「自由意志決定要放棄善」與「自由意志決定不要放棄善」難道不是類似的二分法想法嗎?當然,思索反面的意義,並不意味要把反面的意義歸於本體論。如果有人就是認為善惡這個概念是二分的,或是本體論的,或是可歸類的,那麼他有他的信念、經歷與體驗,我們尊重他,歷史上持這些想法的思想家、宗教家也不在少數,他們並不該打,也許在其他概念上他們並不持這種二元論法。

  再者那篇文章,我們不能確定他持的是二元論,他文中提到「黑與白互視為對立面」,但是他沒說黑之外只有白。一般人說黑與白是對立面之時 ,並未否認紅澄黃綠藍靛紫的存在。 就像當我說 Sinner 與 psycho 是對立面之時 ,我並未否定 gospel 的存在,同樣的, 他文中意指「 善與惡互視為對立面」,他並未斷言善與惡之外,沒有非善非惡的存在,所以我們無法直指他在這裡「只戴二元論的眼鏡」。
2003/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