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99 【談詩】現實,還是超現實呢?   這是楊照在《三少四壯集--一段詩的街道》的文章片段:
  Cortier-Bresson 說 :「超現實主義者獨自在街上遊晃,沒有目的地,但卻帶著一份仔細、認真思考過的警覺,隨時準備捕捉突如其來的細節,那種會掀揭出平庸日常經驗表面底下潛藏著的驚人、懾人實象的細節。」

  我驀然悟及兩件對我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事。第一是少年時期在走那段路時,我其實不是在散步。我的感官與思考其實都被動員起來,在原本最熟悉的景物間,等待著期盼著被某些驚人、懾人的實象襲擊。我需要那一段路,只有那段路讓我和目的地保持游離的關係,讓我能夠真正獨自、真正化身進化或退化為一個觀察者、感受者。

  第二件重要的是:原來走在那條路的我,最接近超現實主義者,我進化或退化而為一個超現實主義者,難怪同樣也在那個時期,我與詩最接近,在颯颯槭樹聲中走回家後,關起房門來,我瘋狂地寫詩,寫我認定的詩中的現實,別人的超現實。
  詩人的本領在於,現實的事物當中將時間與空間割裂,在紛落的碎片裡,抓住衝突的型態與運動的本質。那聽來雖然是畫家的本事,但是他們的靈感來源與實踐方式卻是一樣的,只是前者是用文字,後者是用顏料。他們願意將自己置於「驚人、懾人的實象」之中,再努力地將自己抽離出來,這種置於情境之中,又旁觀整個情境的姿態,就好像是等待蛻變的蛹雖然陷於自己編織的[[img src=think/poem_image.jpg width=362 height=259 align=left]]繭中,但是他卻早已經明白自己將化成什麼模樣的蝴蝶,或者說,他早已在結繭的同時,遇見了自己,或者說,他故意用結繭的方式,來遇見自己,明白自己……這是現實,還是超現實呢?

  整個世界是充滿著各種不同事物的摺疊穿插而構成的,行走於一段詩的街道,身旁颯颯樹聲而落下的槭葉,對詩人來說,某一瞬間也可以沉重如疾閃的雷鳴。這樣看來,現實與超現實之間的差異似乎只是在於,詩人如何去看待存在的週遭那種種突發而荒謬的事件的本質。技巧純熟的詩人們在多重幻覺的人生舞台,通過解剖學家的意志力,以及藉由創造的、諷刺的、感性的手勢,用筆鋒統治他眼前的這個混沌的世界--在眼前的景象明明是現實的世面,卻在詩人一筆劃下之後,變成超現實的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