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E6E6 Re: 尼采、柏拉圖與基督教(張文怡的回應) 作者:張文怡                2003/12/19 22:44

  ”柏拉圖的理性與靈魂的說法也影響了後來基督教的內涵,在新約裡肉身被貶低為只是靈魂的寄居地,天然地趨向於撒旦的王國,而基督的王國是屬靈的。”-基本上,思想相似並不表示此二者一定有承繼上的關係
,我並不認為在這裡用柏拉圖”影響”基督教的說法是恰當的。而神學與哲學也是不同的。如果你相信聖經的創世說,對這件事的解釋自會更審慎
。以哲學或思想的方式來討論神學,就像以科學的角度來觀察愛情一樣的無稽。你永遠都可以”觀察”到別人陷入愛情時的蠢相,但那並不表示你就真的能夠體會到愛情吸引人及甜美的地方。哲學家總是試圖以理性的方式來解釋神,卻不斷地自蹈陷阱;往往看不到自己對神學的了解其實是膚淺的。但由於許多自視為基督教傳道人的神學基礎其實也極端薄弱荒唐,卻不自知;才會導致哲學家們一再地誤導險境。屬世的說法再精微,也絕對無法了解或解釋屬天的思想。絕對不完美以及絕對完美必要在這樣的一個,除了順服屬天的真理,別無他法可相互交通或了解的基礎下才會成為可能。完美是有的,但不是依從這世界上的任何由”人”發展出來的思想可以達到的。那個差距比讓猩猩了解相對論還要困難。

  過於強調理性,輕忽了所謂”激情”及”慾望”對人也會有正面的意義(體會人生經常要透過許多負面的處境。體會過苦楚才了解喜悅;體會過失去才會了解獲得。沒有失去經驗的人,不會對得到存有太深刻的感受
),我想,那才是尼采的種種學說的誘發點。但尼采所反對的,不可以簡單地說成靈魂,上帝及物質;他反對的是所有既成的概念;所有已經發生並被人信仰的思想-他認為這種思想會弱化人的精神。這個”反思想”的論點,在某個層次上和佛陀的說法極相似(基本上,我將佛學列入哲學體系內。因為他純粹地屬於這個世界,不可和屬天的神學相提並論。但這是我個人的想法)。除了單純地可以肉體感受到,及眼目欣賞的,純粹的,與”思想”無關的東西以外,他都反對。因為尼采所處的歐洲,正處在一種道德至上的強大禁慾壓力下,縱慾因而成了會令人感到”生氣勃勃”的精神春藥;因為你很少見到一個縱情聲色的人是懨懨的,死氣沉沉的。所謂希臘文化中的酒神文化,就是這樣的一種形式。

  希臘文化的藝術表現形式,無論是所謂的酒神文化或日神(阿波羅)文化;都明顯地令觀者有某種”情慾”上的感動,因而往往令觀者在心緒澎湃中,產生一種莫名的感動;透過這樣的感動,許多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壓迫或困苦的人,能得到新生的,支持性的生存意志或生命力。但那並不是一個所謂”強者”或”超人”的動力來源。那是一種精神麻藥。尼采試圖透過”興奮劑”來令自己感到”強壯”,或至少能逃避掉自己悲劇性的精神壓迫的努力至終以發狂收場;那個結局表明了他整個思想體系的重大缺陷。因為重享樂,或說在縱慾中造成強大悲劇性的破壞力的酒神文化中
,一旦發展到極致;那個因為反社會或反道德而產生的悲劇性也會隨之減至最低;以致依附在這種文化思維上的藝術的影響力也會變得微弱。至終享樂的人們仍要回到思想及精神,或說靈魂上的點。正是在這樣的一個基礎上,柏拉圖的思想才會得到支持;基督教思想也才能在希臘生根。因為純粹的肉體歡娛,美麗藝術的刺激;難以持久地吸引人。

  許多哲學家的思想雖然看起來很吸引人,但他所具有的其實只有時代意義。對我們現今這個世界而言,尼采的學說已經沒有意義。最重要的是
,既然尼采強調要打破所有既成的思想模式及體系;我們還來”讀”他的東西;除了引致他在陰間的訕笑以外,大概不會有別的所得吧?希望你不會覺得我的批評來得冒昧唐突。對一個慣常做思想遊戲的哲學家而言,思想上的挑戰是最有趣的,不是嗎?重要的是能聽到不同於自己或眼目所能及的資料的意見,那才是最令人感到愉悅的。希望你會認同我對自己冒昧來函的自我辯解。
2003/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