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 Re: 尼采、柏拉圖與基督教 > hi 大家好 好久沒在這問問題了
> 希望這次各位也能為小弟解惑

> 尼采是為了神麼覺得柏拉圖的思想
> 與基督教相近而必須消滅呢?
> 是因為他們都太強調在這世界之外
> 還有另一個理想的世界嗎?
> 可是柏拉圖的哲學應該不像尼采眼中的基督教那樣
> 是基於hatred and envy吧 相信有個更好的世界在等著我們
> 有神麼不對嗎? 還是像沙特那樣 尼采也是認為人應該
> 自己創造自己 而不應該去尋求先驗性撫慰(可以這樣說嗎?)呢


  這樣吧,我們先來看看尼采所反對與批判的是什麼,接著再看看那與柏拉圖思想的關聯,然後我們再看看柏拉圖思想與基督教的關係。

  尼采把反形而上學作為自己的使命,指責形而上學只是編造出來的故事,與宗教一樣是出自弱者意志的信仰,並聲稱要用反形而上學的世界觀與之抗衡,宣告要重新估價一切的價值。他所要否定的,包括自古希臘以來「理型與靈魂」作為哲學基礎的本體論,否定中世紀以來的宗教形而上學,否定康德以「上帝」作為道德實踐的道德形而上學,也要否定科學以「物質」概念對世界所作的說明。簡單講,尼采所反對與批判的形而上本體是靈魂、上帝與物質三個範疇。

  在這三個範疇裡面 , 我只把與柏拉圖( Plato,公元前 427-前 347)思想有關的部分提出來。柏拉圖認為實在世界可分為變動而不精確的感官世界,與永恆不變的理型世界;柏拉圖的「人是理性的動物」與後繼而起的柏拉圖主義將經驗世界被看成從屬於理性世界,我們可以用理性來確實認識這個世界,卻無法用感官來認識它,因此柏拉圖貶低身體而抬高靈魂
,他提出靈魂有理性、激情與慾望三個部分,認為只有受理性支配而不受另兩個部分支配的人,才可以享受到和諧與秩序的靈魂,認為有永恆性的靈魂才能擁抱無限的絕對的真善美聖。

  柏拉圖也認為愛可以不依附於肉身,這是崇拜靈身合一之希臘傳統思想的一大轉折,按照尼采的說法,這是西方思想的根本轉向,肉身從此在哲學中被故意遺忘了,於是尼采重新到前希臘時期去尋找原始生命的憑藉--那擁抱肉體之狂喜的、饗宴的、野性的、不斷地破壞與重生的酒神精神。柏拉圖的理型與靈魂的說法也影響了後來基督教的內涵,在新約裡肉身被貶低為只是靈魂的寄居地,天然地趨向於撒旦的王國,而基督的王國是屬靈的。 奧古斯丁( Augustine,354-430)將柏拉圖加以「基督教」化
,認為人類可運用精神來超脫於物質世界之上,並藉此為靈魂的救贖做好準備。在尼采看來,基督教的勝利是禁慾主義對肉身的勝利。

  尼采要徹底顛覆柏拉圖的等級秩序與清算基督教的禁慾主義,追求生命、意志與肉身對靈魂、理性和超驗世界的勝利,海德格將之稱為「逆向柏拉圖主義」。(尼采最偉大的繼承者是 Foucault ,他不僅要爭取每個人自由運用肉身的權利,而且強調對肉身的不同形式的運用的權利)。尼采在《悲劇的誕生》( The Birth of Tragedy )對柏拉圖主義的攻擊,實質上就是針對基督教。我們來看看尼采的說法:

  在《善惡的彼岸》(Beyond Good and Evil)一開始就說:這場反對柏拉圖的鬥爭,或者,說得更明白和為了「大眾」起見,也就是千百年來反對基督教會壓迫的鬥爭。因為基督教就是「大眾」的柏拉圖主義。

  在《權力意志》( The Will to Power )第十五節: 宗教和道德激情的抑鬱化、斯多葛主義的苦行、柏拉圖的感官否定,這些都為基督教準備了土壤。基督教的主宰:猶太教(保羅);柏拉圖主義(奧古斯丁),殉道崇拜(救世說,十字架的象徵);禁慾主義(敵視「感官」)。

  在《偶像的黃昏》(Twilight of the Idols)裡:我心中首次浮現這個不敬的想法:他們是衰敗的典型。我把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看作衰落的徵兆,希臘解體的工具,偽希臘人、反希臘人。整個希臘思想都狂熱地訴諸理性
……自柏拉圖以來的希臘哲學家的道德主義是有病理學根源的;他們對辯證法的重視也是如此。

  同時尼采也把科學規律解釋為柏拉圖的種種理型,他說由於柏拉圖主義、基督教和近代科學的綜合影響,人們對於自我超越的意志生命力逐漸地遭到摧毀。在《偶像的黃昏》裡他說,所謂的「真正世界」仍然是「一個安慰、一個義務、一個命令」,它同柏拉圖、同基督教的道德形而上學一脈相承,「本質上仍是一個舊的太陽」,甚至更為精緻,是「一個狡滑的基督教的方式」。他以摧毀理性為使命,把科學家所相信的存在、物、原子、因果性、必然性、規律性統統歸入形而上學,加以放逐,反對古希臘以來的永恆不變的理型世界。以比較大的方向來說,尼采是企圖對自古希臘以來柏拉圖主義的反抗和解構,尼采對形而上學的批判,就他言,也就是對柏拉圖主義的批判。
2002/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