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理性至上與意志至上 作者:吳文成

  自十七、十八世紀以來,哲學在思辨概念的抽象化,在設定普遍理性的方面取得了重大的進展,它表達了西方社會向外追求、探索自然與發展科技的蓬勃願望,到了十九世紀,資本主義的工業化覆蓋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但是在宣揚理性的認識論聲浪之中,卻興起了另一支哲學體系與之相對抗,即生命哲學,生命哲學家們抬高了生命意志而拋開形上學,去探究心靈與追求豐富內在的隱密路徑,描述生命本能的種種欲求之間的真實聯繫。早期生命哲學的代表人物有叔本華(Schopenhauer,1788-1860)、齊克果( Kierkegaard,1813-1855)、 與尼采(Nietzsche,1844-1900)。 齊克果強調在經歷苦難的過程中,要去發掘生命的內在深度;叔本華則認為本體不是絕對的實在,不是上帝,而是「生命意志」——它是一種盲目的
、不可抑止的衝動,是超出人類認識範圍以外,而不受充要條件支配的非理性的存在。叔本華有著極為濃烈的棄世思想與悲觀主義,不過這被尼采所否棄,尼采在自傳中寫到:「正是在我的生命遭受極大困苦的那些年,我放棄了悲觀主義,自我拯救的本能不允許我有軟弱的哲學。」我們可以這麼說,從叔本華到尼采,生命哲學正從消極的面向走往積極的面向,這一脈絡的發展過程中,始終沒有改變的是,對於生命意志的強調,對於理性萬能的鄙棄。

  尼采認為現代社會早已把生命力扼殺了,非人格化的機械主義與錯誤的分工經濟使生命成了變態,企求效率的科學活動導致了生命的野蠻化。尼采說,蘇格拉底的「知識即美德」是一條害人不淺的信條,它欺騙人們去相信,邏輯的引導能夠使思想接觸到存在的最深處,而邏輯搖身一變又成了科學的本能,逼迫科學走向它的極限。尼采反對的不僅僅是因果、時空的思維方式與科學的追逐,更是整個求知欲;他預言,科學的佔有欲最終要粉碎,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藝術式的認識,是自己的生命與其價值,尼采幾乎是把藝術、審美狀態與生命意志同一化了。尼采在前蘇格拉底時期的希臘神話中找到了生命的本體,他企圖復活遠古精神,尋求現代的新神話學。叔本華的意志尚只是盲目的、不可抑止的衝動,在尼采那裡,已經膨脹為一種原始性的、超主體的、充滿激情的生命力實體,是永劫與矛盾
、苦惱與極樂的萬物之源,在希臘酒神式的狂醉顛馳之中才能使自身蟄伏的生命力完全發揮出來。

  尼采的生命力也是權力意志 。在《權力意志》( The Will to Power )一書第六九六節中,他這樣寫道:「世界就是:一種巨大無匹的力量,無始無終;……一個奔騰氾濫的海洋,永遠在流轉易形,永遠在回流,無窮歲月的回流,以各種型態潮汐相間,從最簡單的湧向最複雜的,從最靜的
、最冷的湧向最燙的、最野的、最自相矛盾的,然後再從豐盛回到簡單,從矛盾的糾纏回到單一的愉悅,在這種萬化如一、千古不移的狀態中肯定自己,祝福自己是永遠必定回來的東西,是一種不知滿足、不知厭倦、不知疲憊的遷化--也就是我的這個永遠在自我創造、永遠在自我摧毀的酒神世界。
」對於這樣一個本體世界,當然不能依據理性、邏輯去推論,只能憑藉著本質的直覺,憑藉著醉境的生命力去擺脫一切歷史的重負,重估既定的一切價值與道德,與大自然重新和解。

  後期的尼采更是要求無限地擴張個體的意志力,並追求原始快感的瘋狂,他說,人們應該賦予事物以最古老節慶之儀式,直到它們反映出生命意志的豐富與狂喜,這種狀態是性衝動、春天、宴飲、馳醉、殘酷與再生
。尼采把狂肆的意志力設定為至高無上的東西,要求人們像服從至高無上的理性那樣,絕對服從於意志的命令,包括要求對周圍人與周圍事物的支配,哪怕是造成傷害也在所不惜。在《快樂的科學》(The Gay Science )一書中,他說,一棵巨樹要昂首於天宇就需要惡劣的氣候,需要暴風雨;一位最優秀的成功者也需要對抗、暴戾與不善,需要仇恨、頑梗與嚴酷。他說,如果一個人不感覺到自身有製造苦難的力量與能力,他還能成就什麼偉大的事業?對於尼采的這番言論,俄國大哲學家 Lev Shestov( 1866-1938 ,《 曠野呼告 》的作者,也許以後有機會來談談這本書 )這樣反駁著:當一個人為了證明自己有能力製造苦難,而使得別人遭受巨大的痛苦
,並且冷峻地聽他們的哭聲時,這難道是一個人可以理解的事嗎?尼采為了絕對至上的意志,卻是冷酷無情地要求犧牲一切安慰的、神聖的、醫治創傷的東西。

  意志本體的絕對化,不過是以前擁有至高無上的理性權力,如今被生命的衝動意志所取代;這使得人們不必服從於以往的道德理念,只需要聽從生命意志的驅使,一切的新價值與新意義都由此而決定,由此而自我說服。這不僅在哲學上會引起嚴重的後果,而且在實踐中也會導致恣肆的瘋狂行為。生命哲學的出現反映了人們在科技發展的歷史必然性面前,那種茫然失措與絕望掙扎的情狀;生命哲學宣告了生存處境的虛無,宣告任何標準的一去不返;生命哲學也在尼采的改造之下,企圖以至高無上的權力意志去否定與衝破那橫亙在生命面前的所有阻礙,可是生命哲學並不能因此保證,它為生命所尋求的出路的有效性,在反抗理性至上的同時,意志至上的絕對化仍然很有可能腐蝕人們的心靈。在理性至上與意志至上的兩極天秤,人們必須妥適地站穩自己的腳步,維持自己的重心,因為歷史的擺盪總會混淆人們的平衡
2003/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