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媒體的子彈會轉彎
        - 淺談近來新聞傳播現象
1997, 5, 20 吳文成

  去年九月,轟動一時的宋七力、妙天宗教斂財案;去年十一月,新竹少年監獄騷動,以及震撼社會的桃園官邸八死一重傷血案;去年十二月,民進黨婦女發展部主任彭婉如女士遭殺害……等事件,為八五年譜下了句點,本以為,台灣的西西里現象也會劃下句點,可是今年台灣的現象似乎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九個月可以說是,新聞媒體血脈噴張的全面總動員期,先不論去年的光怪陸離,一進入八六年先是歲末,宋省長的落淚請辭,媒體幾乎不眠不休、放棄假期,追蹤宋楚瑜的下落;後是三、四月份的豬隻口蹄疫風波,豬隻滿地堆,記者滿天飛的景象;四月底五月初震撼社會的白曉燕慘遭撕票事件,引發了「總統認錯、撤換內閣」的全民大遊行,這個事件更是把傳媒的機動力、戰鬥力與競爭力提昇到了極點,這個事件也激發了社會大眾對媒體譴伐責難的聲浪……令人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白冰冰在記者會中哭訴的一段話:「希望記者朋友幫我,不要害我!」

  社會品質日益低落、與社會大眾危機感日益嚴重,是許多人共同的看法;而「何以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有人認為,傳播媒體的影響也脫不了關係,在某種程度上,筆者也是如是想的。正巧,在五一八之際,文苑向筆者特約這份專稿
,筆者也趁這個機會,整理了一些資料,略為報告筆者近來觀察傳媒現象的心得
……打算先從傳播媒體的效果論(影響力)開始談起,再談近半年來,新聞媒體對國內重大事件的報導現象,再談傳播媒體機制上的若干侷限,最後希望能夠談出一些合理的框架,是就閱聽人角度,試圖為傳媒所框架出的合理定位與角色。

傳播媒體的影響力

  為了檢視過去一年來國內的電視環境,電視文化研究委員會於元月九日特別舉辦一場「一九九六年五大電視亂象記者會」,歸納公佈了「電視春光鎖不住、偏差觀念誤觀眾」、「靈異節目滿天飛、怪力亂神擾人心」、「暴力血腥漫天充斥、誘發犯罪害社會」「綜藝節目走偏鋒、惡質內容教壞主人翁」、「媒體報導無尺度、聳動內容引恐慌」等五大電視亂象,藉以呼籲社會大眾反省思考,與人們生活日益密切的電視(傳媒),是否已經成為了製造社會動亂的劊子手之一,呼籲社會大眾思考,我們該如何期待媒體的自覺自律,導正整個電視環境,甚至整體社會文化的提昇等問題。

  其中第五大亂象,亦即新聞媒體在報導部份社會案件時,未能掌握適當尺度
,而引起不良後遺症,例如:部份電視台在報導一則青少年提款機搶案時,竟將兇嫌持刀搶劫及刺殺被害人之暴力血腥畫面全程播出,造成觀眾的恐慌與不滿;另外,在宜蘭縣一件國中女生自殺殉情案件中,死者母親悲切指責電視媒體,對於先前一起情侶自殺案件的大幅報導,是造成其女兒走上絕路的主因之一,彷彿女兒中了傳播媒體的子彈,竟應聲而倒似的,甚至子彈還會轉彎,誤傷許多不知情的人。新聞工作者可能對死者母親的指陳有話要說,可是這些現象也再度引起了,傳播學界老問題的探討:究竟媒介傳播的效果是萬能的、中度的、還是極其有限的呢?

  傳播媒介的傳播效果,可能與社會中個體成員的心理狀態、知識水準或者是社會科技發展、國家體制有關,甚至與傳播活動是否經過規畫設計有關,可能不能下準確的定論……可是能夠指出的是,傳播媒體是社會所不可或缺的部份,並對社會扮演著重要之動態機制的角色。我們可以從幾個部份來理解它的重要性:

  ■ 大眾媒體的議題設定功能,優於閱聽人選擇性的認知:
   媒體實際上是在教導社會大眾關於發生什麼事,在一次新聞事件中,「人們會從媒體上學到什麼是重要的議題」,甚至形成公眾議題。媒體的語言,會影響閱聽人對問題重要性的認知,大眾媒體對任何問題,無論是炒熱或淡化,只要一有這種現象,就可能有執見的存在,在議題設定中,會產生對一方有利,對另一方不利的情形發生。

  ■ 媒體具有涵化效果:
   在現在社會中,儀式或宗教的符碼功能已經被逐漸一般化、科技化、行銷化的大眾傳播機構所取代了。目前大眾傳播已使得異質性的大眾有共享的符碼環境,及人們對訊息體系存有一種共識。由於媒體的「涵化」的結果,不同的團體、個人對訊息之選擇與詮釋都一種相同的看法。

  ■ 大眾媒體具有「說服」的效果:
   傳媒能夠有所程度的改變,閱聽人對議題的認知、對事件的態度甚至是行為,可能是強化認知、小改變、或者是全然改變初衷。

  ■ 大眾媒體扮演著的「守門人」角色:
   守門人是對資訊流通握有取捨權力或有權篩選資訊的一群人。

  再寫下去就會觸及更多的傳播理論了,所以先就此打住。總之,人們對環境的認知大半缺乏親身經驗,而是多半來自於大眾傳播媒體的報導,因此多為「二手的真實」,大眾傳播媒體對社會、大眾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第四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