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思維方式的特徵
1995, 1, 16 吳文成

  中國、巴比倫、埃及與印度並稱為世界四大文明古國,其中,中國文化的歷史最為悠久,這與中國文化形成的特殊背景有密切的關係。中國文化從發跡到今日,歷經長時間的演化,有常與變,有衝突調和,有吸收傳播,但是它是始終沒有亡過的古文化,如此持續發展的文化本身一定有它穩定與適存的結構性條件,而這都離不開環境與人的因素。

  中國人並沒有以佛教的印度形式來接受佛教。佛教引入中國之後,中國人便將佛教經典完全譯成自己的語言,或者是,中國學者對於原著的解釋常常給予特意的改寫與評注;作為一個整體來說,中國人從未接受任何單一的教義--這些事實表明了中國人某些特定的思維方式之傾向。這篇文章試圖歸納中國文化的特徵,並進一步地,藉著討論中國人如何更改印度佛教思想的諸形式,來理解中國人那些一貫的傳統思維方式。

(一)崇尚古典的保守主義

  在中國人的思維方式中,有著一種靜態理解事物現象的傾向,我們可以從中國語言的某些表達方法窺探一二。這種靜態理解的思維,當特別強調了主體個別性與具體知覺之時,會產生一種偏重過去經驗的依戀,並且傾向從過去的慣例與週期性發生的事實中,建立一套基準法則,造成了容易以先例作為先決模式。換句話說,古代人昔日經驗的成果在中國人的心理,喚起一種確實感。因此,中國人並不強調抽象原則,而有豐富的歷史典故與成語,甚至大多數的中國人認為模仿先人的文章,要比自己努力發明新風格更有價值。中國佛教徒也不例外,例如
,玄奘寫到:「吾順古,故不譯新。」這種傳統的思維傾向在禪宗裡更為顯著。

  中國人的思想與生活總是在有關的古典中受到檢驗,因為中國人的生活受到古典的強烈制約。中國自古以來就已確定那些制定生活規範的典籍,它們稱為「
五經」:「易」、「書」、「詩」、「禮」、「春秋」。它提供了先例中的先例
,不管民間的生活發生了多大的變化,人生一切的道理都被定義於「五經」之中
。傳說,是孔子牢固地確定了它們的地位,孔子的學說試圖再現與模仿古時的傳統,當時不僅僅是儒家崇尚古典,其他諸派也給予古典高度的評價。

  中國人尚古與保守的思維方式修正了印度佛教的形式,中國佛教徒甚至武斷地改寫了「經」的字句,讓佛教教義更符合中國古典的傳統要求,這使得中國佛教與印度佛教在許多方面是不一樣的。其中,佛教五花八門的解釋,造成中國佛典隱藏著內在的邏輯錯誤,這也代表了中國人思維方式的某些典型。

(二)喜好以具體形式表達的複雜多樣性

  中國人高度重視個性,並且按照傳統思維方式來具體敘述表象內容,他們信賴感覺與依附感覺的立場,使得他們對現象的複雜多樣性尤為敏感,因而替代了對事物法則的把握,替代了對事物抽象統一性的把握,造成了中國人很少去考慮有關事物規則的普遍性法則,這對於中國人科學方面的想像力有一定的遏制。

  中國語言是一種藝術化而喜好華麗措辭的語言,它標榜著喜悅與和諧的氣象
,這種極富優雅的文句不是以普遍與抽象的概念為基礎,而是以歷史引喻與成語典故為基礎的。這種語言本質的特徵,自然也使得佛教改變了表達的方式,源於印度哲學體系的中國佛教在形式上,是非常文藝化的,通過對於具體的、出現在眼前的人物與景象的敘述,造就了某種宗教意象的與隱喻式的風貌。有學問的中國人喜歡用文辭佶屈之語,例如中國佛教徒傾向於用神秘而跳躍式的言辭,而儒家哲學家喜歡用過分修飾的文字,顯示了中國人的訓詁癖與文辭偏好。

(三)形式的齊合性

  如前所述,許多中國學者認定若干特定的經典為絕對權威,他們緊緊圍繞著這些經典進行訓詁、注疏與解釋。除了道家學者之外,中國學者從來不用批判的眼光或過時的眼光來看待這些經典,他們認為在文句中絕無任何矛盾可言。也就是說,他們極其重視形式的齊合性。例如後漢時的鄭玄,他注釋的風格特徵是,他參閱其他一些經典,並試圖釋除它們中間的矛盾,為了統一所有古典的內容,他有時變更一些字,因為他認為古典中有些詞與字被誤寫了,典型的中國學者認為,所有的古典都立足於相同的基礎,它們之間不應該有歧義的部分。

  這一種傾向在三國時期與六朝時期繼續存在著。中國佛教學者也以這種方式來註解佛教經藏與律藏。中國人不僅努力使佛經系統化,而且努力使戒律系統化
,通過對佛經與戒律書中各種教說與戒律的分類、整理、注疏而達到形式的齊合性,這正是中國佛教學者的重要事蹟,只是他們系統化的同時,也將許多在邏輯性上相互矛盾的典籍集合在了一起。當中國佛教學者進行分類、整理與注疏時,他們並沒有深思各種教理之間的邏輯缺陷,僅僅試圖保留外表與形式的齊合性,他們只是喜歡用一定的形式來安排所有的事物。

(四)現實主義的傾向

  在漢語句子中,中國人常用具有一定概念的「人」做為主語,即使是「人」在句子中沒有出現,而印度人經常以一些抽象的概念作主題。例如,印度人說:
「所以,苦難陪伴著他。」而中國人會把同樣的句子譯成:「所以,他經歷了重重的苦難。」中國人對於被動語態並沒有給予很大的重視,儘管他們以「人」為中心來思考一切事物,但是卻沒有客觀地理解「人」,這使得大多數中國人傾向功利主義與實用主義,以人間現實為考慮依據的態度。在具有中國人特色的推理方式中,沒有發展邏輯學的研究,因為邏輯學與實用無關。


第一頁 第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