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的強者
關於尼采,從《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談起
2001, 10, 29 吳文成
  查拉圖斯特拉( Zarathustra )三十歲那年,離開了自己的家鄉,離開家鄉的湖澤到山裡頭去了。在那裡,他汲飲精神,惝恍孤獨,長達十年之久,卻未有倦意。可是有一天他心念一轉,登上了高峰,迎著玫瑰色的晨輝,向著初昇的朝日呼喚:「偉大的太陽啊,如果沒有你所臨照的萬物,你的光明又有什麼用呢?」在這一瞬間,他領悟了孤獨地追求智慧,是多麼令人厭倦,一如醞釀多年的美酒卻無人品飲,他應該走入需要他的人群之中。懷抱著這份深深的期許,查拉圖斯特拉決定下山,不顧老隱士的勸阻,毅然走入塵世,走入茫茫人海,要以最高貴的贈禮,贈予世人,但是世人卻始終不能認識這份贈禮的可貴。

  查拉圖斯特拉在深夜的街道上,踽踽獨行,他孤獨的跫音,被睡在屋中的人聽見,他們不禁懷疑:這不是小偷嗎?市集中聚集的人群,寧願看走索小丑的表演,也不願聽這來自穹絕高處的清越之言,小丑由空中摔下來跌死了,圍觀的人群霎時作鳥獸散,只有查拉圖斯特拉將那屍體--幾分鐘前還是眾人注目的焦點--負在背上,繼續向前走,向逐漸襲來的深濃暮色迎去!

  就這樣,尼采(Friedrich Wihelm Nietzsche,1844-1900)開始了他一生最自許
,也是他所有作品中最膾炙人口的名著--「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從前面的這段摘錄的序言中,我們可以清清楚楚看見尼采的精神、抱負與勇氣!查拉圖斯特拉是尼采精神的導師,也是尼采的代言人。在尼采思想發展的過程中,希臘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os)可以說是查拉圖斯特拉的先驅 ,從酒神的神話中,尼采領悟了自我犧牲,由犧牲而誕育生命、肯定生命的真諦,然後查拉圖斯特拉「永劫回歸」的中心思想才能成形。

  希臘悲劇時代的人們,慣以藝術的力與美,肯定黑暗與破壞的底流下之生命的真相。其中,酒神的故事,源於希臘人在每年葡萄豐收的季節所舉行的狂歡聚會,豐碩肥大的葡萄,成筐地採摘下來,倒在木槽中,壓得粉碎,搗得稀爛,流出鮮紅如血的汁液,製成芬芳甘美的酒漿。人們圍聚痛飲,擺脫一切拘泥、羈絆
,忘形歌舞,盡興狂歡,感謝神祇賜予的豐收,向生命之母--大地,歡樂之源
--酒神虔誠的祭禮。酒神是生命的毀滅,也是生命的完成,是死,也是生,是至苦,也是極樂;他的「誕生」是悲劇,同時卻也帶來喜悅與狂歡。

  酒神激發起生命的潛力,誘惑人們沉迷於狂亂放誕的陶醉中,把自己撕得粉碎,然後以這些死灰為糧,生命能夠再重新甦醒起來,藉著破壞與重建所不斷生成的漩渦,而實現自己的本質,最後在這種對立二元性的緊張關係,得以多面肯定、完成自我豐盈充沛的生命--酒神的這種活力,這種創造性生存的根源,便是後來尼采所謂的「權力意志」,希臘悲劇的本質。

  這故事蘊含的深義,震撼了二十四歲尼采的內心,後來變成尼采哲學在永恆之生長、自由之創造中,體驗生命歡愉的象徵,尼采認為生之本質是酒神式的,而太陽神阿波羅只是酒神的影子,一幅空幻的形象而已。其實,幾乎所有的神話都會有取之不盡的寶藏,等待有心人來挖掘,二十世紀的大文學家:例如湯瑪斯曼(Thomas Mann,1875-1955)、卡繆(Albert Camus,1913-1960)、 喬埃斯(
James Joyce,1882-1941)、卡夫卡( Franz Kafka,1883-1924)…… 多從希臘神話取材,然後加以引申、變形,賦予新的風貌,寫成各自的名著。

  尼采的一生充滿孤獨與痛苦,這是因為尼采站在他自己時代的最前端,他的思想超越當代人至少半個世紀!就像是北歐神話中的大神 Odin,以削去一目的代價,換來「預知」的能力,看見了「諸神的黃昏」、「人類的末日」,從此憂愁
、痛苦而無人分擔的寂寞焦慮日漸沉沉地壓上他的眉頭。作一個反抗時代潮流的勇士,需要堅強的毅力,來擔當至死方休的重荷,尼采依舊孤獨地與整個時代對立,在自己腳下的長影之間,為人類未來的命運焦慮。黑夜沉沉,全歐洲熟睡在昇平的好夢中,不肯睜開眼睛,尼采是個醒得太早的人,難怪在默默面對橫阻前路的深淵之前,他要沉痛地說:「我的時代尚未來臨,有的人要死後才出生。」這份孤寂的呼喊,幾乎是全人類所有的天才都無法避免的負軛!


第一頁 第二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