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白冰冰:既然當時沒有死   凝望著法醫的解剖刀,冷冷割斷女兒的腹腔,四周封閉的高牆吞噬了刀鋒底下血滴的回音。在悲傷哀慟的深處,這位母親失去了一生的最愛,白冰冰,彷彿正與相依為命的女兒,一起體會那死前與死後的凌辱與啃噬。法醫擔心她哀傷過度,希望白冰冰能夠迴避整個解剖過程,可是她淌著淚、堅持地、凝望著解剖台上的女兒。白冰冰說:「我一定要在場,曉燕一定希望我能夠陪她,希望我能夠分擔她所受的折磨,與那種徹入心扉的痛!」

  白冰冰深深覺得對不起女兒,因為當女兒被歹徒凌辱、被砍下小指、被棄屍丟入排水溝、被污水泡得面目全非的時候,她沒有辦法拯救她的女兒。在女兒的心目中,白冰冰既是慈愛的母親,也是無敵鐵金剛那般的父親。每當難過、需要找人傾吐的時候,母親永遠都在身旁,每當遇到困難、受到欺負,母親總是挺身而出,護她周全。可是只有這一次,母親救不了她。白冰冰深深覺得對不起女兒,她堅持一[[img src=talk/time_hand.jpg height=179 width=250 align=right]]定要在女兒第二次被七分八刮的時候,陪著她,當涕淚盈眶模糊了女兒的容顏,她抹去淚水要再看清楚最愛的女兒,當女兒身體流出的血淌在地板,陷入地縫,白冰冰要一滴一滴拾起。

  白冰冰的心中有無數悽苦的吶喊:多麼想要與女兒一起死去
,為什麼這個世界如此的不公平,為什麼要我的女兒遭受這種凌遲,如果要將刀子插入她的骨子裡,那就砍在我身上吧,如果要將她殘缺的身子丟入黑黯腐臭的水溝,即使一萬遍我也願意代替她。可是誰要還我的女兒來!可是為什麼媒體朋友要害我,為了追新聞使得歹徒被迫撕票!我幫助過你們這麼多人,可是為什麼媒體朋友要害我!我所有的錢都可以拿出來交換,可是為什麼連這麼卑微的機會都不給我?多麼想要與女兒一起死去,曉燕一定希望我這時候陪在她身邊,無論曉燕是在解剖台上,還是在天堂。

  一位與女兒相依為命的母親,如何能夠承受這麼多的折磨與打擊
?白冰冰一度有想要尋死的念頭。白冰冰說:當女兒被綁架,我收到歹徒寄來的手指與曉燕的求救信,那時候我已經生不如死,深怕下一次,歹徒寄來的是曉燕血淋淋的鼻子、眼睛或是腳掌。作為一個母親
,難道這不是最殘忍的遭遇?當我又到排水溝去認屍,我寧可死的人是我,寧可我不是白冰冰,我寧可與女兒一起死去。死亡會很可怕嗎
?我女兒走過的路,我也應該一起走,每當想到女兒會害怕,我就忍不住傷心。白冰冰自問著:有沒有尋死的念頭?尋死的念頭已經上演千百回,可是我還要在解剖室再陪我女兒一次,我知道那對於一個母親是心如刀割的場景,但是我不希望她害怕的時候,我不在場,曉燕一定希望媽媽在她的身邊,媽媽在她的身邊。

  顫冷的解剖台上,閃爍著利刀光影猖獗的姿態,看著女兒的肉骸
,自己的心肝一次一次被割開,極度的悲傷到了頂點。白冰冰回憶當時:我已經死了,作為一個母親已經心死了,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無法忍受的事情,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殘忍的事情!尋死的念頭已經無關緊要,在解剖室裡,那樣無可形容的場景裡,我既然當時沒有死,就不會再尋死,就在那一刻,我已經經歷過比死亡更無情的事情,我已經經歷傷我最深的折磨。或許當時我還懷有為女兒報仇的心理,然而這麼多年過去,我也已經原諒那些兇手。我不是那麼堅強,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在支撐我,最重要是因為,我已經經歷過比死更痛苦的過程,「既然當時沒有死,我就不會再尋死!」

  白冰冰談起死亡,她說:我已經死過,我不會再有尋死的念頭。如果你們覺得老天有賜給我力量繼續活著,我想老天可能是希望我用歌聲撫慰曉燕的靈魂,也用自己的經驗,告訴為人父母者如何走過這條坎坷的路(正巧發生徐明夫婦的女兒,與立委藍美津的獨女尋死自殺的事件,這些為人父母者正經歷白冰冰有過的痛苦!)。白冰冰說
,她也要用自己的經驗,告訴為人子女者要幸福健康,平安走光明路
,天下父母對孩子的愛是永遠無價的,任何一方都要珍惜。這是經歷過比死亡更為殘酷之遭遇的母親,對於生命與命運的深省心聲。走出過往如管芒花般的人生,白冰冰說:既然當時沒有死,那麼我期許自己是台灣的向日葵,用歌聲訴說人生百態,面對著世界,將老天啟示我的力量分享給大家!

註:站長寫在後面。你有沒有這種瀕臨死亡之後,再度重生的經驗?
  也許是因為我曾經經歷過,所以白冰冰的這句話「既然當時沒有
  死……」是如此地說到我的心坎裡。死亡並不可怕,白冰冰隨時
  都可以陪女兒而去,但是正是因為「真正」死過,於是她不需要
  再陷入死亡的陰影與召喚。當她再拾回自己,這是一種彷彿死後
  的奇特的平靜,這種平靜讓人們對生命更加透徹,更無所強求。
  「既然當時沒有死……」面對著世界,也沒有什麼可剝奪的
2004/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