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反對六一O八億的軍購就不愛國?   總統大選綁公投,阿扁說公投結果的層次高於憲法(所以可以公投制憲),公投更表現了全民意志,更證明我們是成熟的民主國家。三二○那天,台灣人民用選票否決了軍購公投,可是幾個月之後,阿扁卻要國防部提出歷年來規模最龐大的軍購案,總共要六一O八億買潛艦、反潛機與愛國者飛彈,這些武器不但貴到嚇人,而且還不是頂尖配備。即使現在買了,十五年以後武器才會交貨,此外還有將近兩兆的後續作業維持費。真不知道是人民最大,還是阿扁最大?連全民意志都被阿扁踩在腳底,這證明我們不是成熟的民主國家。

  前天在立法院,行政院院長學阿扁的霸道學得很像,對於中研院十一位重量級院士的反軍購連署書,游錫堃說:「反對軍購者是意識形態、國家認同有問題!」緊接著有十多個民間團體與百餘位退休將領串聯呼籲停止軍備競賽,游錫堃居然斥責他們說:「反軍購是不道德!」其中令人精神錯亂,也相當諷刺的是,在這句話之前,游錫堃說:「台灣是追求和平、人權、自由的國家,任何人都可以表達不同意見,也可以集會遊行,這是民主國家的可貴之處。」

  最近民調顯示,表態反對這次的六一O八億軍購的民眾有近乎半數,即使是贊成軍購的民眾也不到四成。這次的軍購不但缺乏政策辯論,而且是動用特別預算,政府也沒有清楚地告訴民眾,兩岸將來該怎麼走。總結幾天以來這些高官們的談話,在執政黨的眼裡,反對這次六一O八億軍購的,近乎半數的民眾都是不專業、不愛國、不道德與國家認同有問題的,簡直像是一副極權統治者的嘴臉。這倒是勾起我們的回憶,總統大選綁公投的時候,阿扁也說,反對公投就是跟中共一掛的,反對公投就是不愛台灣,阿扁把公投講得萬般偉大,結果他一點也不遵守公投結果,踐踏人民的意志。

  這十一位重量級的中研院院士,日前共同發表了連署聲明書,痛陳當前台灣已陷入危機重重的空前困境,不僅主觀感受上幾乎人人充滿憤怒、憂疑及幻滅感,客觀實際上這種危機已經造成一種走向災難的情勢,當爭權的欲望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時候,政治亦不復為管理眾人之事,而是權謀與詭詐的鬥爭,甚且是全有或全無的分贓與搶奪。

  值得注意的是,連署聲明書裡提到台灣社會所瀰漫的肅殺氣氛,與理性辯論基礎的失去。玩弄群眾的各方政客,製造族群分裂的情緒
,造成非理性的惡潮,以致台灣步步變為一個「惡性異質化」的社會
。此中一部分人與另一部分人之間,全無溝通,連最起碼的共同感亦不可得。而這種不問大局的安危,一味只想宰制他人的想法,目前已經在台灣普遍流行。他們也指出,反軍購的核心「不是意識形態、國家認同的問題,而是如何保住台灣民主與經濟成果的問題,更是攸關生命珍貴價值的問題」。

  美國攻打伊拉克的時候,反戰聲浪高漲,幾十萬人在紐約遊行,但是沒有人敢說一句他們「意識形態有問題」,後來布希提出提高軍事預算的法案,我們從未聽過布希政府敢對反對者說一句「國家認同有問題」這種字眼。一味地把反對這次六一O八軍購的人說成打扁、特定政黨傾向、中共同路人、投降派,是過度簡化、模糊核心焦點以及不負責任的說法。國家是人民自己作主的,主人當然有權作各種主張,哪有人民的公僕反過來去質疑主人的國家認同問題,這是哪門子的道理?人民對政府政策提出批判,就被高官戴上不愛國,甚至叛國的大帽子,這是哪門子的道理?真是枉費我們自稱是個意見多元化的民主國家。我最後將這十一位中研院院士的連署聲明書附在後面。



2004/09/20
院士連署聲明書

  近一年來,台灣從選前的政黨惡鬥,演變到選後今日的社會全面失序,已經陷入危機重重的空前困境。不僅於主觀感受方面,幾乎人人充滿憤怒、憂疑及幻滅感,在客觀實際方面,這種種危機已經造成一種走向災難的形勢。我們必須以清醒的理性思惟認識清楚眼前各種危機的真相,再在這種共識下,對症下藥,共同作挽救災難的努力,方可望讓台灣越過五十年來最嚴重的難關。

  首先是民主化運動的危機。台灣的民主化運動,自蔣經國解嚴解禁,表面上似是在迅速發展,但民主制度的基礎條件未及培成,公民意識薄弱。在野心家操控之下,爭權的欲望壓倒對民主制度價值的信持。選舉成為族群奪權的工具,對於全民福祉及整體安危反而置之度外。另一面,胡亂修憲的結果,使總統有權無責,對政府權力的制衡完全虛無化,這種情況最近愈來愈明顯。民主政治在台灣不僅成為虛名,而且成了掩護專制權力擴大的口號。我們若不能重新修正憲法條文,加強權力制衡的根本設計,則台灣對外引以自豪的「台灣民主化
」,即將進入自我否定的情況,引生出惡劣的專政統治。

  其次是社會共同感的危機。任何社會秩序必以一種共同感為基礎
。台灣五十餘年來,一方面外有中共勢力的威脅,另一面內有改善人民生活,加強國力的要求;依常理說,本應養成一定的共同感。然而
,玩弄群眾的各方政客,卻製造族群分裂的情緒,造成非理性的惡潮
,以致台灣步步變為一個「惡性異質化」的社會。此中一部分人與另一部分人之間,全無溝通,連最起碼的共同感亦不可得。而這種不問大局的安危,一味只想宰制他人的想法,目前已經在台灣普遍流行。這又是上述民主政治危機的更深一層因素。

  由於這種內部危機的滋長,外在的危機也愈來愈嚴重。本來兩岸的對立,有其意識、制度及歷史的成因,也是存在已久的事實。但中國大陸自文革失敗,鄧小平從事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基本上已減弱了戰爭危機。尤其目前領導權已轉到新世代人物手中。這些掌權者並不屬於所謂「革命領袖」的類型。他們關心的是國力的長期發展及政權的鞏固,而非教條與遙遠理想。因此,他們並不會主動地走向大規模的戰爭。就這個形勢說,本來台灣生存的威脅應可大大減弱。然而,大家應該明確了解的是:大陸欲使政權鞏固,也得依賴某種共同感的存在。他們近年來努力使人民相信,他們所代表的政權是能使中國大陸強大的政權。於是,要中國強大,成為共同的願望和目的。而要人民相信中共領導是足以「有為」的領導,便成了他們鞏固政權的主要條件。

  這樣,任何足以使人民覺得「政府無能」的事,他們決不能容忍
。台灣若脫離中國而獨立,將「中華民國」換為「台灣共和國」,而大陸政權並無有效對策,則這個政權即顯得非常無能,它的鞏固性便將受到嚴重威脅。近年實際上台灣既有李登輝倡導的「正名運動」,又有陳水扁的定期「制憲」的主張,似乎走向獨立的基本形勢已成;除了訴諸戰爭,無法阻止。在這種情況中,本來不希望有戰爭的中共當局,也被迫要準備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最近幾個月來,這個趨勢日漸明顯。台灣除了內在的制度危機與社會危機外,又增多了一個戰爭危機。

  戰爭危機本身攜來巨大災禍的陰影。而它又引生出另一個關涉台灣前途的嚴重問題;這就是目前大眾所憂慮的「軍購問題」。軍購案之所以出現,自然與戰爭危機有明確關係,但軍購案本身卻又含有另一種危機,那就是走向軍備競賽泥淖的危機。若是正常有效的軍購,本來無人反對;但舉債軍購,不問效益,便是犧牲大眾利益。再進一步說,我們反對軍購固然是為了保護台灣民眾當前的利益,更重要的卻是為了避免未來的災難。

  關於軍購案的內幕,最近在美國、台灣以及香港等地,都有種種傳說,我們無意討論這些流言。我們要指出的是:不論這次軍購對於保障台灣安全有無實效,它決不可能使戰爭危機消失;相反地,兩岸必由此被迫走上軍備競賽的不歸路。長期軍備的結果,台灣必定先於中國大陸而陷入財政與經濟雙重崩潰的黑洞。如此斷送台灣的前途,恰好助成了中共對台「不戰而勝」的願望。目前六千多億元的軍購已是沉重負擔,更嚴重的問題卻是今後會有不斷的增購軍備的壓力。台獨的趨勢如果不能減退,兩岸間的戰爭危機不會消失;傾全國之力去做巨額軍購,並不能嚇退對方,而只會促使對方繼續擴張軍備,而台灣又會因此被迫增加新的軍購,走上軍備競賽的路。

  這個危機已經迫在眼前,因此,台灣各界已有醞釀一個「反軍購運動」的明顯跡象,這顯示民眾對於未來災難已經開始警覺。但我們仍要強調的是:目前台灣面對的種種危機,實在是環環相扣,因之,要消弭災禍,必須先形成對危機的全面的共同認識,然後方能有確定行動計畫來扭轉形勢。我們不能依靠任何既得利益的集團,而只能寄希望於群眾普遍的覺醒。這雖然不是旦夕間可以達成的事,但只要我們能步步破除觀念上的迷執及情緒上的障妄,仍可以找出可行的努力重點,穿過危機,培養生機。

  對於這種實踐程序,我們提出以下的建議:

  (一)針對民主政治的危機,我們主張通過修憲程序,以加強制度上的制衡功能,不能繼續維持目前這種非牛非馬的「雙首長制」。最近有人提倡實行「內閣制」,亦可供參考。

  (二)針對族群爭權的危機,我們主張在輿論及教育方面,消除一切有分裂社會企圖的偏見及狂想,強調台灣整體利害的共同性,喚醒民眾來面對共同前途的問題。

  (三)針對兩岸戰爭的危機,我們主張,相應於中國大陸的現況
,擱置主權爭議,建立不妨害台灣自主性之兩岸合作政策。

  (四)針對軍備競賽的危機,我們深信,只要我們能破除「依賴軍備以防止戰爭」的迷執,能為消除戰爭危機找出新的可行之道,則自然不致墮入這個泥淖。而目前反軍購的運動便是破除軍備迷執的起點。這種迷執的破除也是消除戰爭危機的先決條件。

  台灣目前的困境使人憂嘆,但我們不能只作憂時的旁觀者。人類歷史上的種種困難,總必須由人類來克服。願台灣民眾及早警覺,認識危機,以消弭台灣可能的災難。

連署人:

勞思光院士、許倬雲院士、楊國樞院士、胡佛院士、于宗先院士、林毓生院士、黃彰健院士、張灝院士、李歐梵院士、王德威院士、劉兆漢院士
2004/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