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做愛後,動物感傷》的女性情慾 [[img src=talk/sad_face2.jpg height=238 width=231 align=right]]  希臘某個半島上有一處斷崖,那是莎孚為情所困而自殺的地方,但是傳說在希臘神話裡,熱愛文藝的阿波羅以他的神力施與這塊斷崖
,從此,自這塊斷崖躍下的失戀者不但不會死,還能夠獲得內心的平靜與重生。這個傳說是真實的嗎?這種重生會不會只是謊言?有的人因為愛情絕望而跳崖,有的人是為了求得救贖而躍下,下場可能是死了一了百了,或者,最後是人生有了新的領悟。究竟哪一種結局,是黛安會得到的呢?

  黛安是一位即將步入四十歲,一家小出版社頗具份量的女主管。她有愛她的丈夫與兩個小孩,但是當她遇到二十歲的年輕男孩,燃起了她性愛癲狂的欲望,著迷於兩人的肢體世界裡,她忘了丈夫與孩子的等待,她跌入動物般難以抑制的性漩渦。一切苦悶都是性的苦悶,女人渴望擺脫這種苦悶,可是當性愛被釋放的時候,如果沒有繼續再攀上性的高峰,如果高潮之後又墜入空虛,那麼,性的苦悶將再度狠狠地捕攫女人。

  黛安出軌了,她拋棄了幸福美滿的生活,她投向年輕愛人的懷抱
,想要捉住青春的尾巴,卻是賠上一生幸福,兩個男人都離開了她。悲傷來得猝不及防,那一刻,黛安從天堂掉入了地獄的最底層。婚姻破碎的悲劇,年輕男友拍拍屁股走人,正是做愛後的動物感傷,那深層感傷不是前戲,而是後戲,是在高潮的過後。做愛後的動物感傷,是獨自從快感之後,墬入冰冷現實的夜晚,是一隻哀傷無奈的貓,在底層,絕望翻滾的空虛。

  她足不出戶,她與整個世界切斷關係,旁人不可憐她,她可憐自己,她要一直自暴自棄下去嗎?當她的飽滿情慾,如黑夜的蠟燭猝地燃盡的時候,一生的出路與幸福又在哪裡?站在懸崖頂上,面對著下方波濤不斷的海面,她凝思著。一切苦悶都是性的苦悶,黛安的眼圈黯黑浮腫,面部肌肉揪成一團。真正的解脫是自殺,還是經過自殺的重生?

  「二十歲失戀時,你哭,是因為你覺得不會再愛上任何人,過了四十,你哭,則是因為以後更不可能愛人了。」是這部法國電影《做愛後,動物感傷》( Post Coitum, Animal Triste)劇中不斷迴盪的話語
。電影中的女主角,也是法國知名女性導演 Brigitte Rouan,自編自導自演了一種載沉載浮的情慾掙扎與苦澀空虛,以及縱身一跳,海浪下是否浮得起的身影。

   Joe 的這篇電影觀後感,電影場景的重新書寫,這種手法是我很欣賞的。對應於《做愛後,動物感傷》這部電影的時光回溯與意象拼貼, Joe 的文章也呈現出某種錯迭的寫法,「交錯」是因為女主角不同成長鏡像的瞵視,「更迭」是因為自我探問下的再次自我推翻,那結局牽動著女性情欲的自主意涵。這讓我想起另外一部,我最喜愛的英國電影《激情海岸》( Salt on Our Skin ),它們無疑是描寫女性歷程的佳作,值得細細品嚐。


Joe:做愛後,動物感傷

  站在懸崖頂上,面對著下方波濤不斷的海面,她凝思著,半晌。

[[img src=talk/sad_face1.jpg height=300 width=249 align=left]]  她想起他,消失的愛情。她說她愛他不能失去他;他說他的離開是為她好。該結束的一段激情,她年長他許多,她有家庭有小孩,他飄泊的個性不適合她。她想起莎孚跳崖的傳說,盧卡得瀑布上美麗的莎孚,因為男友的離去而跳崖自殺的莎孚,看著崖邊下面的海浪,她思緒飄忽,凝神注視著。

  她想著他,消失的愛情。她沒說過她愛他不能失去他;他沒說過他的離開是為她好。沒有結束的一段激情,她年長他幾歲,她未婚沒有小孩,他流浪的個性背負不了太多的包袱。她想起他說的話語:猶如你可以選擇不來愛我,縱高盆地,下陷至罪名深溝。不是傳說的文字卻仍是美麗的自殺心情,看著崖邊下面的海浪,她思緒飄忽,凝神注視著。

  二十歲失戀時,你哭,是因為你覺得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她和他並趴在床上。談天,她緩緩安靜的說著以前的心事,直至二十一歲時,她才終於勇敢面對自己,承認是個孤兒的事實,之後,她成就了一份不錯的角色工作,她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一對健康聰明的兒女,一位每天早上一定要和她在床上吃早餐享受愛意的先生,她獲得了幸福的人生,自從她終於承認面對自己後。他聽著沒有多說什麼。他只說他有戀母情結,他的飄泊經歷,含著愛情的記憶。

  她不曾和他並趴在床上。談心,她緩緩安靜的說著以前的心事,成長的過程,直到出社會後才釋然的父愛問題,直到工作後的第二年才突然覺醒,過往的愛戀情感是種虛無的假想,之後,她定下心來繼續原本的穩定工作,擁有一份寧靜平淡的滿意生活,她獲得了幸福的人生,自從她終於承認面對自己後。他看著她的喃喃自語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間接的說過,二十歲那年某夜他狂跑操場直至筋疲力盡,他的流浪經歷,曾經以為是永恆的愛情記憶。

  過了四十,你哭,則是因為以後更不可能愛人了

  她說:你把我從長期昏睡中喚醒。在落地鏡前,她擁抱自己的身軀,感性而沉醉地搖曳著;在純白的雙人床上,寂寞難耐的身軀,讓她禁不住盈濕熱淚,忿恨的喊著:我要你,混蛋。他的幻影散佈在屋子的角落中,她和他說話,悲傷地。他的味道像天竺葵的氣息,她甜蜜的思念著。這是她的愛情,滿是激情的騷動,興奮而哀怨的愛情。他回答她說:這是白馬王子的責任。

  她說:你讓我看見自己,重新認識內在的自我。曾經有人說,若靈魂可以指稱的話,當像是一面鏡子。她看著他的一言一行,映照著自己的一舉一動,感性而沉醉地搖曳著;在憂鬱的愛琴海上,浪漫音符的飄揚讓她禁不住盈濕熱淚,無聲的吶喊:為什麼?誰告訴我。他的幻影散佈在文字的行間內,她和他說話,悲傷地。他的味道像秋天的氣息,她甜蜜的思念著。這是她的愛情,滿是鏡像的騷動,興奮而哀怨的愛情。他靜默不語。空氣中震盪的聲響像是在說:這是伊甸園的後果。

  站在懸崖頂上,面對著下方波濤不斷的海面,她凝思著,半晌。忽然,縱身一跳,她筆直加速的墜落入海,噗通,水面平靜,幾秒鐘過去,接著,她開心的冒出水面,經過一則美麗傳說的洗禮,她,重生了。

  站在懸崖頂上,面對著下方波濤不斷的海面,她凝思著,半晌。忽然,縱身一跳,她筆直加速的墜落入海,噗通,水面平靜,時間在沙漏中流失,她在哪兒呢?她會冒出水面嗎?經過一串文字的加持,她,將如何?

  懸崖頂上,面對著下方波濤不斷的海面,他也凝思著,不語。
2006/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