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漫走,在綠光森林
本文的分享版,請連到我的部落格: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4866151

[[img src=talk/roam.jpg height=318 width=479 align=middle]]

  幾隻喜鵲時而彼此竊竊私語,時而像是盪鞦韆似的,在高高低低的樹枝間尋覓,這時候,秋蟬們一起大聲唱歌,想要混淆鳥兒們的聽力,突然間,鳥鳴蟲唧構成了這座森林最富生命力的交響樂曲。我經常在晨曦,在這樣的湖濱森林,漫走。在圖畫般的景色裡,自己會不禁仰起頭來,展開雙臂,想要擁抱一整個造物之美,在沉迷的片刻,迎面吹來的微風正是大自然的回應。

  順著風吹,眼前的景物彼此點點頭,搖曳了起來,漫走在草地上多彩的落葉之間,它們也與風兒一起玩耍,那是森林的拼圖遊戲,掉下的幾顆果實,是松鼠們最佳的收藏品。在我眼前,季節的圖畫,也是我的收藏品,我在無拘無束的漫走過程,收藏這座森林各種奇妙的際遇。

  有一種際遇,是當我遇見那——有的緩緩飄下,有的身形急轉——的枯槁落葉。秋季的落葉常常給人蕭瑟的感覺,一般的人也都很像一張張被風吹下,在空中旋轉,落在地上打滾的樹葉。但是,也有另一種際遇,是當我遇見那挺直腰桿,身形勃發的樹木。有的人像樹木般聳立,他們有著樹幹那樣的平穩與堅定,怎樣的強風也不能讓身軀倒下。

  觀察它們!每一棵樹都支撐自己的重量,每一個展開的身影匯聚成森林的真正深度,在這些樹木之中,有的是山地靜默的隱者,有的是執拗的戰士,無論是哪一種,它們都在天地之間修行。其實我也正在修行,我是藉著漫走,修行,這種修行循著自然的軌跡,捕捉眼前景象的點點靈光,那落葉,那樹林,無一不是我沉思的來源。

**************************

你說:走路看似平常,
好像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其實不然,那是一種很複雜,
很細膩的心理活動。

在美國,有個愛走路的梭羅;
在英國,華茲華斯走出了英國文學的浪漫主義,
也把走路變成一種流行運動。
德國大哲學家歌德每天都準時出去散步;
法國的盧梭則為走路做了一個最好的詮釋:
「只有走路才能思考」,
這句話精妙地點出
走路與心理活動間的巧妙關聯。

此段摘自《漫走,在熊的國度裡》,林滿秋著

**************************

  濃濃淡淡的雲朵,依傍在山與山之間交疊的邊緣,看起來很遙遠
,可是全部都倒映在湖面上,莊嚴矗立的山脈,這時候就像是清純的少女藏在書本裡的壓花,那是渾然天成的藝術品,這項藝術品可是經過了千萬年的雕琢!面對天地浩瀚亙久的成品,無不對比出山河的歲月與人們的短暫渺小,在我離開人世之後,它們會繼續存在。

  它們會廣闊、謐靜地在那裡,而我將帶著世俗的憂慮、紛忙與悲傷逝去嗎?雲朵在湖面上徐徐緩緩地挪移,飛掠的水鳥同時點出陣陣漣漪,使得湖面的倒影,增添了水彩般優雅的美感。人們的生活也可以過得優雅、開朗吧,如果暫時放下俗世的紛擾,如果放下一時半刻人際之間的計較,那「退一步,海闊天空」的開朗,我想不是難事。

  想得出神,不經意之際,喜鵲躍上了泛紅的楓樹,一隻梅花鹿渾身散發著溫和的魅力,在溪流旁邊,像個紳士那樣取水,雖然我已經成為這座森林的一份子,但是不願意驚嚇到那隻鹿,所以,我像隻蝴蝶般無聲地漫走。我順著溪流,想要尋找它的源頭,但是,這條溪流似乎是非常的蜿蜒,小時候,爸爸曾經這樣說過,溪流的經歷越是曲折,越是容易氾濫,越氾濫,到了冬季就越是容易枯竭。

  溪中的魚兒向我會心一笑,我好像領悟到什麼,其實心靈也像是有清澈、有激盪、有更新的潺潺小溪,它的源頭承載著大量的記憶,記憶是連續的,它累積愛也傳遞希望,但是,如果人的內心越是曲折
,自我就越容易乾涸。順著溪流,循著自己的心靈,原來,漫走也是一種領悟。

  漫走,在綠光森林,在芬多精的洗滌下,宛如體驗一場身心靈的釋放儀式。其實,漫走的國度充滿著機遇,引導你結識另一個可能的自我,只要輕鬆邁開腳步,漫走,便會獲致看待世界的不同視角。

  從內心傾聽生命的聲音、森林的呼喚,它將會給人們深一層的啟發,也會讓人們暫時跳離世俗的循環,讓人們有一個機會,剪開城市所編織的羅網。我喜歡源源不絕地,吸取來自大自然的能量,我喜歡在森林的國度,漫走,這樣,人生才有不同的東西。
2005/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