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失視.失語.失焦的臉孔 [[img src=talk/trauma1.jpg height=339 width=266 align=left]]  那是封閉在集中營裡被驚嚇的想像。受難的主體、創傷的主體與邊緣狀態的主體,在視覺與可見性的喪失之中,他們同時失語,難以陳述這個國家統治人民的權力手段。

  那屬於恍惚的場域,如同擋在影像之外,被歷史棄絕的傷口。失憶與失語連接的空隙
,遂成闇黑的深淵,把所有的反抗形式給吸入虛無,內置的吶喊,軀體肢解的斷痕,凍結在死亡鈍感的盡頭。

  這是你,也是我,囚禁於權力機器的內暴圖,鬱積著歇斯底里的精神症狀。台灣在自殘,台灣漸去勢,台灣正被施虐,這個鞭笞儀式,來自以虛假的愛而佯稱愛的政徒,以體制性宰制快感而宰制著你我。影像是傷口的內部,如果我們看見我們看不見的眼罩,如果我們凝視那遮蔽人性的陰暗政治,便會發現,我們的生活場域正透入著自我掏空、無對象性的相殘與重返的恐懼。

  我們必須交換影像的觀看角度。當觀看主體進入被看對象的位置
,便會發現受難經驗向我們迎面擊來,喚醒我們正在忍受的創傷,使我們有勇氣觸撫糜爛生膿的皮肉,在痛楚裡,覺察同情的信念。我們必須發聲批判,在發音體的交錯回響裡,讓偽善醜陋的權力怪獸無所遁形。我們必須揭開那栽在我們頭上、被體制構製的眼罩,要用光線的準確度分辨那真實與虛假的形象,要用無法妥協的焦點,穿刺那些對我們施虐的政徒們。要治癒這個時代的精神症狀,我們就必須透過觀看,透過言說而自覺,透過發光與發聲,以終止驚嚇的想像。

人文連結
2005/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