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回應:愛與生命(談李幸育事件)   這裡列出三篇文章,一篇是 Joe 寫的〈愛與生命〉,一篇是五億小鈴鐺所寫的〈女人的堅強〉,最後一篇則是我寫的〈回應:愛與生命(談李幸育事件)〉。這幾篇文章的安排,並無特定的關聯,但是都談到了李幸育與孫吉祥的新聞事件,這一受人矚目的事件也將在今天下午,在雙方同意銷毀精液的協議下,劃下終點。


原載於 http://blog.xuite.net/joeisego/twoco/4646852
〈愛與生命〉,Joe,2005/12/20

  至今我依稀記得,當我第一次在S的個人網站阿特拉斯的人文隨談中,看到【愛與死亡】文篇中引出馬賽爾那句扣人心弦的名言──「去愛一個人,就等於對他說:你永遠不會死!」時給我的震撼心情
,多麼簡潔的一句話啊!假如你深深愛過的話,你就能明白這句話所帶來的深刻意涵,是那麼得貼切,卻又一針見血的讓人疼著,會疼,只因為愛雖然失去了可以歡愉共舞的肉體依存,卻仍然熾熱的迴盪在虛無的空氣中呼吸著,那無法觸及卻又敏感得到的靈動,讓人發疼,也讓人無悔的眷戀著,是啊!去愛一個人,就等於對他說:你永遠不會死!

  三個月前,引發輿論喧嘩的孫吉祥死後取精、未婚妻李幸育想人工受孕為孫家留後的事件,在今天演變成孫家決定銷毀精子,而李幸育仍執意堅持想取精留後,今天早上聽到新聞播報時,著實讓我心緒波動許久,我想著,愛人的愛到底是什麼?由精子和卵子受精而成的生命又是何意義?當愛和生命連結時,所面對的死亡和新生又該如何承受呢?看著新聞上的圖照,淚流滿面的人兒執意著為愛人生育留後的樣貌,確實會讓人鼻酸的慨嘆造化弄人,只是,當我以憐惜的心情看待她的執著愛意時,我也不由自主的產生了怒氣,我不知道我到底在生誰的氣,但我很清楚,我是為了大家所謂的留後觀念在生氣,甚至,我不能理解的是,當她可以這樣深切的愛著已死去的愛人時,為何會忍心去生下一個永遠都見不著摸不到爸爸(她的愛人)的小孩?當她可以痛哭流涕的期望生下愛人的小孩來慰藉心靈時,可有想過小孩生來失怙的傷痛誰來慰藉?

  愛人的死亡是意外無法挽回的作弄,小孩的新生卻是經由人為執意的決定,這一死一生之間,愛在其中是何面貌?生命的存在又代表何種價值呢?不諱言的,我覺得很失望,因為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深愛對方的心情讓我覺得寒涼,真正的愛情怎會是為了保留住對方的形樣,而枉顧另一個生命存在的意義呢?我無法理解,在我的認知中,愛一個人不是用這樣方式來表達的,甚至,一旦胚胎自母體產出後,就不再是精子和卵子的附屬品,所有的父母有義務責任照養他們產出的小孩,並不意味著小孩就該是父母的延續體,父母只是在愛情中創造出小孩的生命,讓小孩是在充滿愛的關懷中成長,然後獨立走向屬於他自己的道路,生命因為這樣的愛才會生生不息,於是,愛可以歡欣的迎接新生,愛也可以坦然的面對死亡,愛和生命得以存在人間、悠遠綿長。

  有時候,想著,倘若有人問我說:愛是什麼呢?我想我大概會張口結舌的不知該如何描述吧!當愛被拿來述說、形容、表現時,在某種程度上,那樣的愛已失去原本愛的意義了。愛本是一種情感的交流
,無法言說,也無法具象。當你愛一個人時,你就是會知道,是他,無法說明卻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愛上那樣一個人,愛他的美好,也生氣(仍是愛)他的不好,無論哭笑或悲喜,總是知道就是愛著那樣一個人,誰也無法替代,是愛,無法替代的愛。因為愛著他,因為生命是神聖的,所以會希望和他用兩人共同的愛來孕育一份新的生命,因為倆人的愛可以賦予生命初始的安穩、並且滋養使其茁壯,使其成長後能本著愛的情感,再去追尋屬於他的愛的生命,用愛不斷的繁衍出生命,生命因此而循環不止,這樣的愛與生命才是一種永恆的體現。

  愛的面向,或者狹隘至愛情的面向都仍是很難言明的,但是,你一定會認同我這樣說著:「還記得那個大茂黑瓜的廣告嗎?輕輕說著老伴明天是初一要吃素喔,然後是兩老手牽手的背影;當你在馬路上看到小孩一手牽著爸爸一手牽著媽媽時,那畫面是否讓你覺得幸福?是的,因為愛在其中,因為愛,生命得以幸福的綿延滋長呢!


原載於 http://blog.xuite.net/care.c1970/riddle/4143627
〈女人的堅強〉,五億小鈴鐺,2005/10/18


  非常欣賞女人認真過生活的樣子,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去做,不畏艱難,勇往向前,在困苦中也能活出一片天。那種自然散發出的光芒,另人著迷。最近一則消息,「取精生子」事件,讓我感觸良深,因為身邊有類似例子。姑且不論對與錯,至少當時女人是認真、堅強的。

  A先生跟我曾經有過一面之緣,A先生與A太太前年結婚,曾與去年年底懷孕,但是不幸流產了。不知是否上天要考驗他們,於今年年初,給了他們另一個晴天霹靂的禮物,我記得是在過年後的幾天,檢查出A先生腦部長瘤。經過化驗後得知是最嚴重的癌症,當時他們全家都幾近崩潰。這麼一個年輕有為的孩子,為何在他們要得到幸福之時,卻又要奪走呢?生命之無常,由此展開。

  聽人說起,A太太從不在A先生面前掉眼淚,或者露出難過的神情,A太太說:A先生如果看到他們這樣難過,A先生會認為自己拖累家人,會因此自暴自棄,放棄治療之類的事。A太太反而建議他們家人,以平常心來對待。A太太一樣上班,每天下班就去醫院照顧A先生從不間斷,直至A先生出院。A太太常常一個人在洗澡的時候,躲在廁所裡哭泣!寧願獨自傷心淚流,也不願家人為她難過,從沒在家人面前喊過一聲苦。A太太的父親就是一位肝癌病患,目前過著平淡的生活!A太太是獨生女,母親也已過逝了,沒有其他親人了,我想一個人的內心煎熬的苦也不過如此了,不能放聲哭泣,大吐心事,在自己父親面前亦如是了!從被寵愛的嬌嬌女,失去依靠的肩膀,轉變成為別人的依靠。這是對生命懷抱著多大的希望及堅忍,才能度過這一切呢?相較下,那些為了一點小事就放棄自己生命的人是多麼微不足道!

  之後,A先生要做一次藥物治療之時,夫妻倆決定要透過人工受孕的方式來生孩子,因為A先生希望留下自己的子嗣,A太太也願意
。他們家人並不要求A太太要如此做,因為考慮到A太太的將來,但在A太太的強烈要求之下,也就順其自然了!於是A先生去醫院保留下自己的健康的精子,因為藥物治療後會留下影響,不能生下小孩。由於A太太體質不佳的情況下,為了調整體質,A太太一方面吃下以前自己不願吃的食物,一方面要忍受人工受孕所受的苦。但是,天總是不從人願,第一次受孕失敗了!老天給的考驗到底是為何?然而,A太太沒有氣餒,還安慰A先生說,他們一定會有小孩的,來讓A先生安心。這些行為,A先生家人都看在眼裡,非常感激有這樣的媳婦
,在面臨這樣的困境,能勇敢的來面對並且互相扶持。

  聽到這裡,我唯之動容,想一想是我的話,我該會是如何呢?要堅持到底呢?或者是選擇放棄呢?很難去想像,很多事情必須自己去親身體驗到,才能了解!每個人對生命的看法不同,要如何在有限的生命裡,綻放出個人的生命色彩,是我要去學習的…。

  珍惜現在,期待未來!


最後這一篇,是我對於這個事件,與相關討論文章的回應
〈回應:愛與生命(談李幸育事件)〉,Sinner,2005/12/22


  自己曾經在某篇文章裡,寫著「基於社會公平、醫療倫理與法令完整性……,我堅決地,不會同意李幸育為孫連長取精留後的行為」
,可是在愛情的世界,我知道自己是李幸育這一類的人,如果親身遭遇摯愛之死,對於延續愛人生命的努力,我也會如李幸育那般執著,「如果不能竭盡全力,如果不能把握僅有的最後時刻,如果不這樣做
,如何無憾於那畢生所愛!」,直到努力不能再努力,堅持不能再堅持,才能夠鞠躬盡瘁。對我來說,前後兩種態度,是社會我與個體我
、理性我與感性我、旁觀者與當事者的差異吧,這兩者之間的距離是需要藉著「易地而處」來彌合的。

  在〈如果懂得愛情/死亡〉的末尾,自己寫著「不願意以為我已經懂得死亡、懂得愛情,因為它們的未知張力,足以撕裂你曾經體驗的所有理解。」所以,我陷入長考,所以我同情李幸育多一些。放下需要領悟,悲傷需要安慰,情懷需要消釋,死亡的殘酷必須要讓歲月巨輪來輾平,愛得愈深,需要的時間也就愈多。我可以以旁觀者的角度,勸她放下,勸她不要悲傷,勸她節哀順變,可是我要自己明白,如果這般遭遇的是我,也許那放不下的就是我,也許在頓失生命支柱的時候,在汪洋大海隨波浮沉之中,努力想要找到一塊木板──能夠讓生命繼續下去──的,也是我。

  這塊緊緊抓住的木板,對於李幸育來說,是愛人形象的延續,是死後取精、製作生命的希望,她堅信可以給這個失怙的孩子最多的愛
,在孩子身上再續未完的愛情。我大致同意五億小鈴鐺在回覆 Joe 的
〈愛與生命〉所說的:「不敢面對失去摯愛的恐懼,想將生命的延續當做摯愛替身。」這話寫得直接,這裡我不想給李幸育太多的苛責,但是,如同哲學家巴斯卡在〈沉思錄〉寫下的:「心志的本性傾向於去信仰,意志的本性傾向於去愛。但是由於缺乏正確的對象,它們不得不攀附錯誤的對象。」

  要有多少的昇華,要有多少的鞠躬盡瘁,才能夠達到哲學家馬賽爾所說的「去愛一個人,就等於對他說:你永遠不會死!」的境界?要經歷多少生離死別、艱難挫折,哲學論述的警語才能夠上升到人生[[img src=talk/move.jpg height=279 width=250 align=right]]體悟的高度?這對於每個人都是不容易的,當你身處其中,抉擇
、困境、打擊與蜚短流長,向你迎面襲來,然而最後的領悟,總是在人們幾近絕望的時候浮現。

  這條路註定是死胡同,李幸育終究要回頭的,可是要等到精疲力竭、痛徹肺腑,她才能夠對天上的愛人說:我已經盡力了,雖然不能延續你的生命,但是你在我心裡,永遠不會死。總是要走過那一遭,死者才能夠以另一種方式重新復活,於是,愛者的存有跨越了肉體死亡的藩籬,在愛情裡確信對方的不朽。真諦不是自然得來,而是絕望失落、不堪回首之後,瞭明於心。我祝福,我也相信,李幸育最後能夠度過這一關,拾得成長。

註:這個事件可以有很多看法,我的想法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偏重或
  關注某一方面的事實發展,便可能會有新的評價。對於李幸育,
  我的同情是多於苛責,但是我也不同意強求於取精生子,畢竟這
  是牽涉到兩個家族的問題。這件事情也將在今天下午劃下句點。

  這篇文章其實是對於自己想法的回應,因為我驚訝自己居然從未
  想過,五億小鈴鐺所說的:「不敢面對失去摯愛的恐懼,想將生
  命的延續當做摯愛替身。」在某個程度,我不反對以孩子來延續
  什麼,因此太專注於主角對於死亡的悲傷,而忽略了新生命可能
  是意味著一種替代,而非是承諾、約定。

  我以「回應:愛與生命」作為標題,正是想要對比我上次談的「
  愛與死亡」,看來我以前的想法是偏重於某一方了,而這篇文章
  對於自己的「提點」,多過於回應我列出的兩篇文章。
2005/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