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災難後的土地與原住民   這幾天受虐的是滿目瘡痍、攝影機下殘破險釁的土地山河,苦難的是颱風蹂躪後、糧盡家破的台灣中南部山區民眾,令人怵目驚心的是,受困而等待援助的災民在農田以稻草堆成SOS的字樣。然而執政者,殊不知現在正是搶救生命與搶通道路的黃金時刻,反倒以執政者的統治姿態,「消遣」與「數落」這次受創最深的原住民同胞。副總統說:搶救困在山區濫墾濫伐的人難道就是慈悲,……這樣的搶救[[img src=talk/0702.jpg height=199 width=298 align=left]]是沒有用的事。副總統還建議,災民應該到中南美洲去創業開墾,讓台灣山河休養生息。(隔一天,副總統又補了一句:原住民不是台灣原始的祖先)

  這些話聽起來,像是在災民的傷口上灑鹽,原住民因為經濟弱勢與土地信仰而住在山上,已經是夠苦了,執政者居然還叫他們遠渡重洋,去一個語言不通、經濟更差的陌生國度。這次的災難雖有人禍,然而最主要是因為,百年豪雨於頃刻之間集中落在山區,造成地基土石不穩
,可是執政者卻有意無意把責任歸於原住民的「濫墾濫伐」。「濫墾濫伐」乃是外來移民帶來的資本主義與都市開發的產物,外來移民的後政權如今竟然把這個帽子扣給原住民,仔細推敲,這是以一種父系統治的觀點在看待這塊土地的原住民。我們看見,當執政者擁有「詮釋權」的同時,正顯露其霸權與自以為是的心態,這種心態讓執政者誤認問題之根源,錯置災難防救作業之優先順序,更嚴重的是,這種心態暴露執政者的某種族群歧視,而原住民圖像也因此更為弱勢

  其實原住民對土地的愛護與感情,比都市人深厚得多。一個原住民「部落」的形成,從土地選擇、農作方式、狩獵行為以及安處居住
,基本上都要考量是否擁有永續可用的資源。他們依靠著族群長年流傳下的山林知識,與大自然同住同濟,這就是原住民的土地信仰與自然倫理。而如今,原始的山野換來了檳榔、茶園、觀光設施,與無法抵擋風雨的人工造林,這是原住民與平地人所遭遇的共同問題,甚[[img src=talk/0702a.jpg height=199 width=298 align=left]]至掌握資源與權力的執政者
,有責任作出合宜的國土發展與環保政策,而不是在天災人禍之際,先把矛頭指向「別人」。

  把矛頭指向「別人」之後,行政院發言人說,政府是「聞聲救苦」,一副菩薩心腸的姿態,人民似乎還要感激涕零,因為內政部長說:(河道)決堤就決堤,給錢就是了。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又說:人民住在不該住的地方,才會造成危害,我們要對國土採取「自然療法」。可是諷刺的是,不顧環保團體的反對,說要興建高山纜車與蘇花公路,而將「開發」凌駕於「保育」的也是他,我們看到一張嘴,說這樣的是他,說那樣的也是他。說話的同時好像把自己當作一個局外人,忘了自己是拿人民納稅錢的執政者,而如今幾千名災民還在等待政府的緊急救援。緊急救援總是需要先搶通道路,(位處山區,地域廣大,受創最深與仍然等待外援的南投縣仁愛鄉,鄉長氣憤地表示說)政府的回應居然是,有些地方道路重建也是沒有用的,因為那裡以後還是會坍崩(例如,張景森的回應就是:通往濫墾濫伐的道路,政府沒有必要搶修)。難道因為這樣,連搭建便道,先處理人命關天、燃眉之急的緊急措施也不必嗎?這些馬上做該做的事,還要以長期的國土規劃為理由敷衍搪塞嗎?

  災難後,首先我們應當相互扶持,聆聽災民的心聲,補給災民的需求,而不是在颱風第三天,行政院由研考會發布民調說:民眾有五成六滿意政府處理天然災害的能力。執政者的這種舉動只是更加丟自己的臉罷了。災難後的土地與原住民,特別需要同胞們的救助、關愛與鼓勵。最後聽聽原住民的聲音吧,我特別把原住民的沉痛呼喊,錄在這裡(語音),聽到這一段我曾經難過落淚,祈願我們療慰土地的傷痕與人情的苦慟:「我們正在痛苦的時候,你為什麼沒有良心,要把我們趕到中南美洲,我們認識那個地方嗎?你對得起我們的祖靈嗎
?你怎麼對得起原住民?你看到我的眼淚了嗎?」

人文連結
2004/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