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渺小與偉大(Joe 的回應) 作者:Joe                2004/07/07 12:51

我的困頓:回應渺小與偉大

  很明顯的標題,渺小與偉大,看了兩次,或許也不太經心的漫看著,卻急躁的想說說自己的心情,雖是荒唐,也可算是一種本能與情感,更是想表達另一種生命的想法意見吧,我想。

  我也常常陷入困惑之中,甚至會引起我很大的存在困頓情緒,前進停止,矛盾兩難。然而,我很少用渺小和偉大的心態來反觀自己的生命意義,生命的意義是一句曾被我隨口提問的言語,對於意義兩字
,人們也常會以正面的解釋去註腳所要定位意義的主體,只是,當我面對自己時,我並不在意我的生命是否有意義,而是在意我存在的意識是否有意義,我以存在的意識當作生命意義的判斷,存在,以我為主的意識,我存在,是否以我所認定的存在樣貌活著,這問題是我所關切的,也是我所困惑的,也因為是以「我」為主體,所以,我反倒[[img src=talk/time_hand.jpg height=179 width=250 align=left]]覺得好奇,為何別人對於生命的存在是尋求渺小和偉大的定位?為何不是只單純的以我為主體而判斷價值?

  雖然,我如此以主觀的我來定位著生命,但,我沒有忘記自己在宇宙中的相對存在樣貌,我喜歡抬頭看天,我也喜歡看海,我喜歡在人群中冷眼看著自己,我喜歡用這樣的視角來看見自己的存在,讓自己知道自己的存在與否根本改變不了世界,讓自己知道天下之大並不會因為自己不存在而有影響;但,當我眼觀自己時,我知道
,除了我自身我,和我有牽連的人都會受我影響,以我為中心,我影響著周遭的人群脈絡,無論大小,都是一個整體,一個世界,這就是我的存在主體,這就是我觀視生命意義的主體,沒有渺小和偉大的觀念,只有我與非我的關連。

  Sinner 在文中提到「巴斯卡還說,『 儘管我們的不幸滿眼皆是,壓迫並抓緊我們的咽喉,但是我們仍然有一種本能與情感,是我們所不能壓抑的,它把我們高舉起來。』」Sinner 還說「『 人們應期許自身是個會思想與反省的蘆葦,也應是個砥礪生命的蘆葦,尋求那恰恰是同時渺小與偉大的。』」

  而我卻要哀愁的說:正因為人是一種會思考的蘆葦、人也學著要當一個會砥礪生命的蘆葦,於是,在人仍有的一種本能與情感的無法壓抑中,這樣的人注定要在困頓的憂傷中反覆的前進後退而緩緩卻又無奈的前進,而這樣的存在,就是我無法解開的存在死結,我無法忘記自己是中心的概念,我無法只看見我周遭的世界而不正視內在的自己,我無法說服自己這樣的一生就是存在的意義,雖然我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一生是我應該完成的生命責任,也是人類前後延續的一種自然傳承意義,雖然,我可以理解,卻無法說服自己全然接受這樣的存在價值,於是,就算我的想法中沒有渺小與偉大的困惑,沒有一切終必成空的存在惶惑,但,我一樣對生命的存在意義產生困惑,於是
,我這樣急切的說著,或許,我依然想找到答案說服自己吧。

Joe

註:站長(Sinner)寫在後面 。 記得 Joe 當初在討論版回覆我的文章
  ,我看過一遍就沒有留意,直到昨晚再度覽讀,我體會到真摯。
  當我們闊論人生大道理的同時,卻可能輕忽其他人從小處經歷的
  深層困惑,那困惑可能是對於存在處境最適切的追問,追問著從
  我與非我出發,在困頓與砥礪反省之後,是不是就可以說服與撫
  平自己,那終必成空的存在惶惑?

  關於問題,即使我談論某些答案,當代哲學家海德格仍然說「有
  一種憂鬱與悲情是普遍於人的」,我們很難一勞永逸地抓住幸福
  ,或留住一直珍惜與維護的存有。當代神學家田立克也曾經描繪
  「人們發出了問題卻找不到答案」,那問題也許是超出人們理性
  的界線,那答案可能是以為得到了,卻又再失去,這樣反覆迴環
  ——然而生命無數歷程之後,我們是否真心願意接受這些道理?

  在昨晚給 Joe 詢問轉載的信裡,我寫到:這樣的困惑,是深沉與
  真實生命也難以化開的處境,並非思想即可調解、並非歷史足以
  告慰,但是如果能令人們驚恐夢醒,那該是深沉悲苦後的洞見與
  成長。終必成空的存在惶惑,也容許那結束之前,刻骨銘心的短
  暫擁有,然後我們體會,捨得之後的珍惜感,與淡淡,淡淡的悲
  傷。如果我們真心,甘願接受,那該是悲苦後的洞見與成長。
2004/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