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渺小與偉大(E. C. 的回應) 作者:E. C.               2004/08/06 22:44

從「人是會思想的蘆葦」談起

  你先前的文章我還沒來得及看,近期的仍在消化中。關於你在回應「渺小與偉大」一文提到的巴斯卡名句:「人是會思想的蘆葦」與「中間項」的問題,我感到道理應是簡單的,聽起來卻有點複雜,那令我頭疼了一晚,不過睡一覺醒來再想想,就好了。

  我想說的是,我也感到人就像一株蘆葦,但會不會思想、或者有什麼本能、智慧與情感,在無垠宇宙的對照下,彷彿顯得無足輕重。人是什麼、人從那裡來且將往何處去、人的存在有多渺小或多偉大,不是由人自己說了算。但人確實就像一株蘆葦,韌性強得經得住風吹雨打,也脆弱得禁不住輕輕一折。倘若人能像微風吹拂下的蘆葦,傾著身呈現一種和諧柔美卻不失力度的姿態與風光,那就是人順應自然
、體現生命、與宇宙唱和的佳作。

  人自己說,他生較萬物高貴,因他有思想,或者有尊嚴,人且歌頌自己在體現生命。但人不得不從經驗中明白敬天畏地、戒慎恐懼的道理,並在他所堅持保留的尊嚴中,也還給自然萬物一點他們被人所掠奪而去的尊嚴。由是我想,如果人有高尚之處,不在於人所具有的高貴情操或尊嚴,這點思想不足以使人凌駕萬物之上。當人的思想裡有了懺悔這一念,了悟了在生命之神的眼裡,人與萬物是平等的、是相依共存的,願意承認人的卑微、願意放下人的身段與萬物共譜生命之歌,是這樣的思想,使人比萬物更有機會接近偉大。

  不知為何,我並不讚嘆或欣羡十分勇敢堅毅的人,我覺得生命中的某種堅持,可能是悲劇的開始,無畏的人或無畏的行為,有時會讓我心生顫慄或禁不住悲憫。我這裡講無畏不講偉大,表示在我的觀念裡,這兩者是有區別的。我也沒想過人是否是舉世無比,至於渺小,好像是不得不然的事實。但渺小歸渺小,渺小並非空無,渺小之下仍有更卑微的生命,而再卑微的生命都有他存在的道理。從一粒沙看世界、由一朵花見天堂,是這樣的思想,給人一種無限遼闊、無限微渺的想像與感受。我且想,人是較接近渺小的,因他習慣從細微的事物來體驗人存在的價值。倘若人比較接近偉大,那人的思想裡就不存在偉大這個詞,也不會在無限與有限的兩種思維裡飄移不定。

  然而,不管人如何定位自己存在的意義,還得朝「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這方面努力。這話不僅適用於人,亦適用於宇宙萬物。人將從自我的肯定、反省與努力中體現生命,並從中獲得人之所以為人的尊嚴。萬物亦如此。

  在我居住的城市裡、在上下高速公路的彎道上,左右道旁各有一大片蘆葦地。每當行經那彎道,遠望在風中搖曳生姿的整片蘆葦,尤其在金色夕陽照射下如詩如畫的景緻,一股生命的動感會自心底油然升起。冬來白雪茫茫,一株株枯黃細弱的桿子在風雪中飄搖,真令人[[img src=think/nature_life.jpg height=239 width=362 align=right]]感到悽愴!然而
,春來一整片蘆葦又恢復了生生不息的氣象,又是一幅風景明信片的好風光。

  看著這樣的景色,我不免想
,如果人是會思想的蘆葦,也不見得比不會思想的蘆葦來得高貴〈人以為蘆葦不會思想〉。萬物用不同的姿態來詮釋生命,也許他們都找到了他們的體現方式,卻只有會思想的蘆葦還在思考著渺小與偉大的問題,也許因為思想太活絡而忘了擺Pose,也許在猶豫如何立定腳跟的瞬間,就叫那一吹之煙、一滴之水給摧折了!可那會思想的蘆葦,聽得到斷裂的聲音,感受得到自己瞬間的消亡,也許因此淌下既驕傲又卑微的淚珠,也許因此了解了會思想的意義。
2004/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