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渺小與偉大(明天過後)   (本篇的上下文脈絡,是回覆 alice 的文章〈渺小與偉大〉

  七二水災正邁入第三天,敏督利颱風挾帶著百年難見的豪雨,重創台灣中南部。風雨狂嘯,洪水咆哮,我們腳下的褔爾摩沙霎時間變成煉獄,南投北港溪的災民說:那土石滾滾奔流的恐怖程度不輸給五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給人世界末日的懾人感受。九二一地震後與三年前桃芝颱風後修復的橋樑、堤防與屋舍,又再度被沖毀斷裂,中部山區還有近萬人受困等待救助。擠滿人群的急難救助中心裡面,最小的災民才滿月,在媽媽懷裡很安詳的睡著,渾然不知外界的悲慘世界
,渾然不知媽媽正噙著淚水在等待,被洪水捲走的爸爸能夠歸來。歷經五年的三次大災難,好多問號寫在這些災民的臉上,眼見地基垮下去,眼見辛苦耕種的農園化為烏有,他們深知「家」已經回不去了,明天過後,何去何從是他們最深的痛。

  〈明天過後〉,描寫溫室效應導致全球氣候變遷,引發的巨大天災使得紐約淹沒在大水寒冰之中。〈明天過後〉不只是美國人的毀滅性災難電影,對於此刻的中南部民眾來說,它雖虛擬卻更寫實。然而
,對於此刻的我來說,似乎正陷入極度的衝突,因為當我寫完〈渺小與偉大(體現生命)〉這篇文章之後,不到幾個小時,敏督利颱風便登陸肆虐台灣。此時與彼時是一種反諷吧,似乎這災難反諷我,僅以幾個例子就想說服人們「仍舊有個屬於自己的價值,那恰恰是同時渺小與偉大」,反諷我在瞬息萬變與不時反撲的大自然面前,仍然要堅信,生命總有被體現與被歌頌之處。

  即使生命如何成長與繁榮,也有可能在隕石撞擊之後,如恐龍般滅絕,即使地球如何生氣勃勃,也只是宇宙「渺滄海之一粟」。就在「寄蜉蝣於天地」與終會滅絕的命運面前,人們應該承認渺小,雖然承認渺小,可是我依舊盼望力爭,生命那不可壓抑與不可放棄之處。哲學家巴斯卡曾經作這樣的比喻,我們的想像力在這樣的思想中迷失
:同整個世界相比,我們極度渺小,同我們血管與體液相比,我們又巨大無倫。他在《沉思錄》寫道:人在大自然中是什麼?與無限相比是空無,與空無相比是一切,我們是空無與一切之間的一個中間項。我們似乎正被兩種視角所穿透,或者說是,正被兩種極端所顫慄:一個是從極無限的時間與空間來看,我們體會到渺小與空無,另一個是從極有限的時間與空間來看,我們體會到舉世無比。然而重要的是,巴斯卡提醒我們是一個「中間項」。

  「中間項」的意思是說,我們恰恰是無限與有限的交會點,當我們不陷溺於那兩個極端視角,當我們默默地去沉思它們,我們應當看見自己所顫慄的正是某種奇蹟。巴斯卡說,那奇蹟是「人不過是蘆葦
,……然而他是會思想的蘆葦。一切自然力若想壓碎它,易如反掌,一吹之煙,一滴之水就足以殺害它,但是倘若自然殺害它,它仍然比那將它殺害之物更為高貴,因為它知道自己的死。……我們一切的尊嚴在於此,我們必須用它來將自己提昇。」巴斯卡還說,「儘管我們的不幸滿眼皆是,壓迫並抓緊我們的咽喉,但是我們仍然有一種本能與情感,是我們所不能壓抑的,它把我們高舉起來。」

  一夜惡風惡雨,和平鄉達觀部落的一對母子,從土泥中浮出,已經沒有生命跡象,可是母親緊緊抱住小兒。霧峰山下,被颱風所阻的父親終於拿著蛋糕,回到山區的家人身旁,女兒感激落淚,因為父親答應她,一定會回來慶祝她的生日。近千名阿兵哥與救難人員深入災區,補給物資,希望在風雨中挽救失落的家園與受困的民眾。這裡許多故事,有傷悲有感動,也有許多視角,有人們與大自然和諧共處的嚴肅課題,也將有人們災後重建家園的努力不懈。這裡許多故事,有不幸有考驗,也有許多視角,有人們面對大自然引以為教訓的,也有[[img src=talk/0702.jpg height=199 width=298 align=left]]人們在艱難之中以鍛鍊與提昇心智的。作為一個體現生命的「中間項」並不容易,但是人們應期許自身是個會思想與反省的蘆葦,也應是個砥礪生命的蘆葦,尋求那恰恰是同時渺小與偉大的「中間項」


(此圖是由高空拍攝台中縣和平鄉的梨山地區,在七二水災肆虐之
 後,聯外道路被土石流四分五裂的恐怖景像。取自中時電子報。)
2004/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