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渺小與偉大(體現生命)   (本篇的上下文脈絡,是回覆 alice 的文章〈渺小與偉大〉

  曾經有一棵秋天的樹,總是喜歡在落雨的日子,抬起頭來呼喚著天際,他說,那樣使自己心甘情願渺小。就在一場雨過後,他的臂膀間發了芽,新芽映在滿山夕陽,嫣紅靛紫的微笑裡,他說,淋漓也是一種頓悟,那樣使自己盼望成長。雖然抵抗不了地心引力,仍然努力將雙手往上伸,盼望綿延的樹根往下抓緊整個世界。他是一棵秋天的樹,安安靜靜守著小小疆土,偶爾有燕子飛到肩上,曾經有戀人在自己的胸膛留下誓言,他說,原來最美的不在遠處。

  在樹根的叢花間,我像是找尋什麼,找尋一幅讓自己溫馨駐留的景象,直到一朵粉紅的花瓣上,看到一隻斷翅的蝶,不再喘氣。心想一隻從毛毛蟲變成的蝶,原本就不能多活多久,努力地變成蝶,只是為了要尋找一個伴。吃多一點花蜜,只是為了順利產下下一代,想讓自己的生命嘗試得到延續,但是命運的乖違,粉碎了他的希望。斷翅
[[img src=talk/life.jpg height=258 width=362 align=right]],殞落,在花叢間。他要的不多
,所有依活的,也只是為了成蝶成對。心想,是不是沒有人在乎他,收起他的軀體,我在乎他。

  我在乎那渺小景象的勞苦之處,就像是在垂霧掛淚的山百合旁,斷翅的蝶一生盼望永相廝守的愛戀,他曾經舞在春風,舞過長夜的低語心情。原來生命在天地造化之際顯得渺小脆弱,彷彿船隻翻騰於千層的浪濤之後,迷失於海弧邊緣。記得還有一種苦難,落在海底小小安詳的蚌,突然一個打擊臨到他,陌生一粒沙子嵌進肉中,強忍著撕裂般的痛苦,抗拒不了,排斥不了,只能撫著傷口,一點點分泌出光滑的雲母質,來層層包容。

  這個侵入蚌生命中的「苦難」,在年年歲歲,漫長忍耐之後,那一粒醜陋的沙礫,已經變成美麗的珍珠,那苦難變成了他最珍惜的「
擁有」。原來也有一種苦難是苦盡甘來,回首時不怨不嘆。我在乎那渺小景象的偉大之處,一如是仰望蝶兒翅膀與翅膀之間的距離,曾經有隻蝴蝶以量尺無法測度的翩舞,帶來半個地球遠處迴旋的風浪,他不明白自己的高度,可是他有個被磨亮的名諱(混沌理論之蝴蝶效應
),其內涵告訴我們: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可能使世界變得不一樣,我們並無法對於這個世界置身事外。

  秋天的樹,迎接彎月駛過的年華,他說,心甘情願渺小,盼望淋漓使自己成長,他說,最美的不在遠處。斷翅的蝶,攜情展現微顫的身軀,他說,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孕育子宮的蚌,經歷生命於一條風波的海岸線,他說,曾經的災難,未來的擁有,過去的悲痛,苦盡甘來。記得偉大的哲學家巴斯卡還說,儘管我們的不幸滿眼皆是,壓迫並抓緊我們的咽喉,但是我們仍然有一種本能與情感
,是我們所不能壓抑的,它把我們高舉起來。其實在有限與無限之間
,始終有個舞台,生命一如彼此牽引的網絡,仍舊有個機會譜出自己的珍貴劇碼,仍舊有個屬於自己的價值,那恰恰是同時渺小與偉大。

[[img src=talk/fly.jpg height=140 width=99 align=left]]
紀事連結
詩集連結
紀事連結
紀事連結
科學連結
人文連結

註:然則我並非是說,人必然偉大或者人必然渺小,而是希望在這裡
  表達:人可以存在一種生命砥礪與深切體驗後,置於苦難之上的
  自我感同身受,或自我肯定,而不拘限於渺小與偉大的詞項。
2004/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