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魔鬼樹   世間真的有魔鬼樹嗎?越過異域的斜谷,晚霞以詭譎多變之姿拖過長空,鴝雀撲翼的聲調拍擊著旅人的臂膀,叢山的深度透著忽明忽暗的蟲啼,彷彿整個異域即將與我交換體溫,我抓緊衣袖,眉鎖頸直著,眼光掃及之處,盡是枯倒的殘木。魔鬼樹難道是虛構的幻想?

  不是的,你說,曾經有一棵巨樹帶著濃濃的體味,裸著純粹的力勁,你在它的身體上刻過自己的名字。你說,曾經有一棵巨樹附身著禁忌的惡靈,在龐大的陰影裡,枷鎖著暴動的激情,你被迫伏倒在它的彎處,整座森林襲來的鹹味,鑽進你的咽喉,地面與天空拼成顫慄的圖像。我以為你不願意再回憶,可是你卻說,那是未曾有過的高潮
,因為那棵樹,叫做魔鬼樹。

  你的聲調帶著喘息,思緒在魔鬼樹下,以膜拜底棲的姿勢醒來。那棵樹是什麼樣子?你說,像是縱慾之後等待救贖的赤裸,每個展開的枝尾凝結著搖頭的炭黑,彷彿是苦難無邊的黑,蒸乾在懺悔的空氣
。你[[img src=talk/devil_tree.jpg height=339 width=266 align=left]]似乎感覺到罪惡?你靜默了一會,露著恍惘的目光說,生命最美麗的時刻,似乎都多少帶著罪惡。我沒有理由再追問,因為
,當亞當夏娃第一次意識到性愛的時候,不就是與罪惡共同甦醒的!

  樹裡應是住著掌管高潮的精靈,蠱惑著每一個不知道罪惡,從未體驗過越軌性愛的旅人,那令旅人難忘,正如同那令你難忘。當激情、錯位、哮吼、溫柔、救贖與懺悔全都捲在一個夜晚,彷彿生命被鑿開了一個深度與寬度,肉身在織錦的澎湃裡,被種下詛咒,像是被掀開的潘朵拉之盒,所有的情緒流瀉而出,僅僅封存著童稚之心那般的「希望」在盒子裡。在魔鬼樹的面前,恍若不可逆轉的重生,復活的是永無休止的欲念,擱在山坳的焚燒。

  越過異域的斜谷,我也正在尋找魔鬼樹,想要與精靈打交道。眼光掃及之處,凋萎的落葉在乾嚎的風中抽動,晚霞切砌出虛弱的影子
,它們有不穩定的方向,每一個方向都逐漸啃噬著夜,每一株殘木都四肢交纏。馬奎斯的《百年孤寂》曾經描寫這樣的世界,那個世界一切還沒有名字,必須用手去指。魔鬼樹的枝幹想必也是這個模樣吧,它們指向人心的最底層,由此命名了自己的世界。我竟然有著衝動,想要彎曲著自己的身軀,將每個帶有關節的肢體,勃發地展成枯木。

詩集連結
2004/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