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光明的季節與黑暗的季節 作者:吳文成              2004/03/27 22:58

(接上文)

  然而民眾的選舉爭議與集會遊行,卻要社會付出一定的代價,我們要問的是,在正義原則與社會成本代價之間,我們要如何取得平衡點,或者說,我們可以不計社會代價而追求正義原則到底嗎?還是為了不付出更多的社會成本,我們可以停止對於正義原則的維護?還是說在某個停損點之前,我們找得出兩全其美的方法?

  這幾天的發展是,連續六天的集會遊行影響了台北市區的安寧與交通,將近百萬人染上了選後症候群,中選會公佈總統當選人的時候發生流血衝突,股票市場跌了十幾個百分點,國家安全陷入更加不穩定,週遭國際的情勢顯得詭譎緊繃,如果集會示威的情況再不改善,將會更擾亂社會秩序,我們別忘了社會秩序也是正義原則的追求對象
。現在這個時間點,327總統府前,在超過五十萬人次近乎和平的集會之後的夜晚,仍然有數百位的民眾滯留抗爭,鎮暴警察將準備要勸導與驅離民眾,一場社會秩序的考驗尚未結束。

  訴求議題的正當性與訴求行為的正當性是兩個不同的層次,我們不能用訴求議題的正當性來掩飾訴求行為的不正當性,後者包括流血衝突、暴力煽動、違法滋事等等。也就是說,對於符合正義原則的種種精神與行為,我們心裡的確是有清清楚楚的一把尺,可以藉以判斷哪些議題是合理的、哪些行為是需要受到節制的。但是即使我們心中有一把清清楚楚的尺,我們卻發現,群眾運動容易被集結,卻不容易被解散,群眾心理容易被煽動,卻不容易被平息;即使我們心中有一把清清楚楚的尺,卻敵不過那被操弄的,一分為二的政治傾向。我們[[img src=talk/election2.jpg height=239 width=346 align=left]]發現,群眾運動的結束,如果不是在更大的暴力之後,就是在兩造政治人物的相互妥協與協商之後,我們希望事件的發展是後者
,這也是上一段末尾的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

  目前事件的後續,我們還沒有看見相互妥協的具體發展。社會各個階層似乎都瀰漫著一種不容易妥協的政治立場,這樣一分為二的政治傾向與政治氣氛逼著大家「選邊站」,也導引著每個人對於政治議題的判斷態度,決定了對於政治人物的好惡,甚至到了「不問是非,只問立場」的可悲地步。台灣的這種二分現象被政治人物操弄得極致,從操弄族群問題
、到國家認同問題、到愛台灣與不愛台灣的二分法,再到暴力的迫害與被迫害情結。也就是說,台灣如此一分為二的政治傾向,是一個牽動族群、國家認同與暴力悲情的複雜網,也是被這些因素所塑造的情結,民眾被迫在複雜的情緒下選擇藍或綠。

  例如應徵工作的時候,老闆要求知道你的藍綠傾向;坐計程車的時候,司機拒載不同政治傾向的乘客;上課的時候,老師灌輸給學生自己的政治選擇,引起學生罷課與不滿;就醫的時候,醫生還會主動問你,你是哪一個黨派的。這樣這樣,你不毛骨悚然嗎?當整個社會變成「不問是非,只問立場」的時候,我們還能期待正義原則的彰顯與實踐嗎?因為你是不同的顏色,所以你的訴求與行為就被打成是不正當的,這樣導致不同主張的人永遠找不到理性與事實根據的對話。如果不同的顏色立場,就使得大家對於事實的判斷與正義的解釋有了天差地別,甚至無法溝通與妥協,那麼這是一個世紀的悲哀。這種社會氣氛與社會分裂一旦形成,即使我們花費一個世紀,也很難撫平傷口,恢復舊觀。

  處於歷史的十字路口,正在寫這段歷史的我們與政治家們,是否知道我們的肩上擔負有什麼責任?我們能不能用智慧與耐心,維護民主的核心價值,減少社會成本的代價,撫平一分為二的政治裂痕?我們要給後代子孫一個長治久安的,還是分裂矛盾的社會環境?在民主核心價值、社會成本代價與一分為二的政治氛圍之間,我們的考驗格外地艱難,在此艱難之後,不是最好的年代,就是最壞的年代,不是光明的季節,就是黑暗的季節!

  一個國家,一個城市可以是走向光明,也可以繼續沉淪在黑暗之中,選擇就在一念之間,選擇權就掌握在我們這一世代的手裡。對於政治人物來說,有反省與妥協的權力,才是最後能夠延續下去的權力
,對於民眾來說,忽視正義原則與縱容政治人物的心態,終將自己與他們一起陪葬。在這個光明與黑暗並存的時節,我們必須付出智慧與耐心的行動,狄更斯在《雙城記》的最後一段這樣說,期盼這是我們最後的心情:「我現在已做的遠比我所做過的一切都美好;我將獲得的休息遠比我所知道的一切都甜蜜。」
2004/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