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如果有小叮噹的復原披風   醫生說,總統大選揭曉之後,如果睡眠習慣突然改變,特別是在黎明時分提早醒來,出現周而復始的失眠,而且心情有時急躁有時憂鬱、有時失落有時亢奮,甚至是注意力難以集中,以致於無法如往常一般地處理工作與人際關係,那麼要當心得了選後症候群。看來,我的失眠是選後症候群的前兆了,很可以理解為什麼生命線的心理諮商輔導專線會接不完,因為我也很想打電話給朋友發洩發洩。

  ……這……文章寫到一半,才意會到我剛剛失神了,當我又集中精神,聽見窗外連續下了四天的綿綿細雨,雨依舊下著不停,想要抓緊衣服因為清晨正冷,模糊恍若之間,眼前閃過還有數千位的民眾在凱達格蘭大道上靜坐抗議。在他們淋濕而斑駁的身影之後,在政客與當權者的嘴臉之中,我還看見台灣蕞爾小島裡,你來我往的爭辯、摩擦空轉的內耗、壁壘分明的立場,以及越來越小的台灣經驗。

  台灣經驗,台灣經驗,寫下這四個字,突然內心百感交集。新聞報導,在野黨的宋楚瑜嚴厲地提出,要執政黨在48小時之內驗票的要求。激化緊繃的情勢,往往是政客索取政治利益的技倆,而這種技倆就是政經越加動盪的催化劑。另一方面,行政院發言人林佳龍表達陳水扁的意見說,陳總統以選舉當選人的身份願意驗票(我要註明,這裡指的是行政驗票,而非是司法驗票,兩者的差別在於前者是當權者的機構把選票重新算一次,而後者是藉由第三者來檢視選票的正確性與選務過程的合法性。執政黨只贊成行政驗票,而在野黨要求司法驗票),這是「千載難逢,稍縱即逝」的機會,在野黨要好好的把握
!好一個謙虛的當權者,說出一番如此施捨的話。

  副總統呂秀蓮指責凱達格蘭大道上的民眾說:「當年戒嚴統治時成千上萬人犧牲坐牢時他們在哪裡?他們說什麼、在做什麼?今天高喊民主人權,好像這些民主是他們創造的。」呂秀蓮的意思是說,外面的那些人沒有資格抗議政府,也就是說,她以前作過的事,別人現在不能去做,做了就是「無理取鬧」。這就是台灣如今的局面,一群自以為謙卑的當權者,以及力求挽救其政治生命的政客。夾在中間的老百姓,卻在選舉之後數百萬人身心失調,惶惶終日,根本不知道明天會不會更好,過去讓人自豪的台灣經驗反而變成了十足的諷刺。

  過去的台灣經驗是,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歷經風雨飄搖的歲月,然後「同舟共濟」、「莊敬自強」、「風雨中生信心」的努力成果,然而現在,相互猜忌取代了同舟共濟,偏狹激進趕走了莊敬自強,政治鴻溝帶來不確定感與更狂暴的風雨,扼殺了人民對於台灣未來的信心。過去的台灣經驗讓我們能夠往前看去,而現在的社會氛圍卻是不斷地在內部撕裂,再這樣下去,我們還剩下什麼?是不是剩下黎明時分提早醒來的惆悵?

  窗外的雨繼續下著,心亂如麻的水珠相互碰撞出聲音,心想什麼時候會雨過天晴,什麼時候政治人物能夠全部都閉嘴,然後讓人民好好的痛罵他們。如果一切還能恢復以往,那個沒有撕裂與暴力的台灣
;如果真的有漫畫中小叮噹,那個神奇的,能夠讓一切混亂事物回歸秩序與舊觀的「復原披風」,那麼我要把台灣完完全全地蓋住,然後抽手一拉,再看見安定的台灣,台灣經驗又呈現在我們的眼前。唉,醫生說,選後症候群還有一個症狀就是會妄想,嚴重的話會變成強迫心理的失調。不過,還是真的希望有小叮噹的復原披風。
2004/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