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FF 子彈(bullet)與選票(ballot)
2004/03/21 01:32

  晚間八點許,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泛藍陣營的總統候選人連戰正在競選總部,遺憾與憤怒地提出選舉無效之訴,他要求查封所有票櫃,並且重新驗票。那個當下,在電視機面前的我著實非常擔憂,因為這件事情正預告了台灣政經情勢,在未來三個月內的極度不穩定。這次的總統大選從下午四點鐘開票,四個小時多的緊繃緊張之後,中選會公佈了扁呂以 6471970 票險勝連宋 6442452 票有 29518 張票,兩人的差距僅僅有百分之零點二二八,也就是說,對於全台灣一萬餘間投開票所而言,每個投開票所僅僅有兩張的選票差別,另外這次選舉的廢票高達 337297張,佔了總投票率 80.28% 的 2.54%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上次的總統大選只有12萬餘張的廢票,這次廢票激增可能會引發不同程度的爭議點。這些數字告訴我們,這次的選舉簡直是一場割喉戰與肉搏戰,台灣人民對於政治的激情更是極化了輸贏雙方的情緒起伏。台灣人民所面對的不僅僅是一分為二的政治傾向,也面對著僅僅以些微票數取得政權的政治說服性,更面對著這場選舉的關鍵事件,對於台灣歷史的決定性影響。

  這場選舉的最關鍵事件莫過於選舉前一天下午,總統與副總統在台南遊街造勢之時的被槍擊事件,兩顆子彈分別劃傷陳水扁的肚子與呂秀蓮的膝蓋。我們幾乎可以說,這個事件是影響選舉選情變化的「
直接原因」,從各媒體在今天晚上所公佈的二十四小時內的民調數字
,我們發現這個槍擊事件使得兩個陣營的支持度,從事件前的平均差距五到十個百分點,變成事件後的不分軒輊,從陳水扁在台南縣市大贏連戰居然有二十六萬票,就可以看出槍擊事件在阿扁的故鄉所刺激出的同情票或悲情票有多少,我們同樣也可以類推這個槍擊事件對於全台灣的中間選民,對於其投票心理與投票行為所造成的影響,如果搭配這次選舉竟然僅有不到三萬張的差距,我們可以很合理的說,這個槍擊事件是總統選舉一夕變化的「直接原因」。

  總統與副總統的被槍擊事件,存在著許多有待澄清的「疑點」,包括歹徒行兇的動機與過程、彈道比對與國安特勤人員的失職問題等等。由於這幾乎是一個「超完美」(子彈僅僅擦傷陳水扁,而且在特勤人員的護衛之下大庭廣眾地行兇而未被察覺,並且至今我們仍然無法尋獲歹徒)的槍擊事件,導致有不同陣營的部分人士甚至懷疑,這是陳水扁為了勝選所自導自演的苦肉計。雖然我傾向認為這是真實發生的「意外」槍擊事件,但是這個事件的確有許多必須立即澄清與調查的細節。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是,因為這次的槍擊事件,陳水扁政府臨時發布了國安機制,此舉限制了將近十幾萬的軍警無法如預期地返鄉投票,這已經引發許多的爭議。可是不論槍擊事件的爭議與真相是如何,槍擊事件對於大選的「直接影響」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了。

  當我們回顧這段歷史,當我們反省一件原本與投票意願無關的槍擊事件改變了什麼,也許我們會這樣承認:子彈強過於選票。這個時候不禁想起美國前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名言:選票強過於子彈(The ballot is stronger than the bullet. )。 林肯認為,暴力或槍桿子是無法控制人民的投票意願的。在台灣民主歷史的這一刻,思索著林肯的這句話,思索著這場總統選舉,著實讓人感觸到了無比的諷刺與荒謬。對於絕大多數的選民來說,這個槍擊事件是一場不可預期的偶然,也是一場沉痛驚悚的偶然,台灣人民似乎根根本本地體驗到了歷史轉捩點的偶然性,我們會這樣問:如果沒有這次十二個小時之內的槍擊事件,是不是今天的選舉結果就會變得不一樣?儘管我不贊成泛藍陣營以槍擊事件為由,來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泛藍陣營同時也提出了其他選務瑕疵與計票舞弊的問題,這些問題才是比較可能在法律上成案的事證),但是我可以體會泛藍選民的沉重心情,置於這一連串事件的脈絡下,我同意連戰的說法: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

  連戰說:這次選舉以目前所得到的訊息,票數差距之些微,可以說是超越任何過去選舉以及其他國家,這麼小的差距,是在疑雲重重的情形下產生的,尤其昨天的槍擊案,政府始終沒有真相的說明,對於此次選舉的影響不言而喻,這是一場有很多疑點、不公平的選舉。我同意連戰的上述說法,但是我擔憂的是這一連串事件,尤其是接下來的選舉無效之訴訟與爭議,對於台灣政經情勢的後續影響,目前深夜,泛藍的大批選民與軍警都仍然在集結與相互對峙,越來越多的人正在陸續湧入,似乎彼此的衝突與動亂將一觸及發。台灣人民原本預期的是,在320選舉之後,台灣這長達半年的內耗、對立與激情可以劃下一個終止,可是沒有想到的是,320選舉之後竟然是另一場災難的開始,無法預期這場災難要延續多久,可以預期的是,台灣將會陷入更大的陣痛、更深刻的悲情與更尖銳的對立情緒。

  從兩顆子彈開始,打亂了台灣最關鍵的總統選舉,帶出了歷史的諷刺與荒謬,更有可能導致台灣有史以來最激烈的動亂;我們常常說選舉是為了深化民主,但是這次的選舉,「深化」台灣民主的似乎是兩個子彈——我的這段話寫來特別的辛酸。隨著電視新聞的即時報導
,彷彿是台灣人民有將近一半的人正在抗議與對立另一半的人,隨著更多人群的湧入與集結,我的心情被揪的更緊更痛。是不是從這場槍擊事件開始,台灣後續的動盪就這樣被註定了?在偶然事件與必然情勢之間,在子彈與選票之後,台灣徹徹底底地、痛心刻骨地被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從兩顆子彈開始,這場選舉教我們付出慘烈的代價,未來的幾天將考驗著台灣人民的智慧與自制。
2004/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