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路標〉,談英雄形象  
每天都用相同的姿態
矗立在自己的影子上
演出一場默劇
喇叭聲不斷的嘲笑
我差勁的演技

當黑暗覆蓋
臉上的螢光
很俗氣地
一閃又一閃

當朝曦灑落
我漸漸看清
世間的一切
原來被塗成記號
也是一種幸福

林廣

  原來挺直自己的腰桿,指向路途的最盡頭,也是一種幸福;原來堅持著某種主義,即使人們有不同的歸處,可是只要能夠了解、接受與超越自己的命運,在我看來就是英雄。在生活隨談的另一篇〈海盜
〉的故事裡,史密斯太太因為在一場車禍中,被迫從膝下截去一隻腿
,他在鏡子前總是看到自己是一個殘廢,在他心裡總是有個殘破無用的自我形象,這樣的挫折彷彿從不同的生活細節而處處侵蝕著他,直到他看見海盜無畏領受暴風雨的洗禮,海盜雖然缺了腿卻始終是昂首挺胸,手指著前方的洶湧大浪,一心想要衝破襲來的險阻。

  從那一刻起,他有了新生的自我形象,他不再跟別人一樣嘲笑自己是殘廢,他也不再在意自己是個殘廢,因為殘廢的人也可以做一個英雄,這樣的英雄看清楚了自己曾經有過的失敗,以及所在的處境,他不因外人的輕視而失意,更不被一時的打擊而忘記自己的理想;這樣的英雄試圖將自己放在能夠實現自我的那個位置,然後以一種開闊的胸懷,將風雨的肆虐與呻吟當作歌頌生命的交響樂章;這樣的英雄在理解與超越自己的命運的同時,獲得真正的勇氣,這是「存在的勇氣」,以存在之過程體現存在之價值的勇氣,那也是一種將自己置於苦難之中,卻平心靜氣地超然於悲劇之上的氣質。

  阿特拉斯以這樣的氣質扛舉著地球,這雖然是眾神的懲罰,但是他從反抗命運到欣然接受,他從對於存在荒謬性的挫折,到接著承認了既成的現實,承認了生命的侷限,而最後他願意變成雕像,永不卸下肩膀上的天庭。對於這些英雄來說,存在的勇氣來源於對於自身處境的真實認識,然後以一種無所粉飾的態度去迎向與體驗自身生命的所有歷程,直到在無數輕與重的磨練之後,進入一種空前的生命狀態
,並且成為真真實實的個人——英雄不是要為了被人歌頌,而是英雄歌頌著自身存在的意義;英雄不是要為了被人肯定,而是英雄自己肯定了自己,深切而執著地以一種特殊的氣質,微笑著面對既有的與將有的悲劇。

  以前不明白,為什麼當初我要為〈路標〉配上這樣慷慨激昂的音樂,只是覺得這是我配的最確切的音樂,原來在我心裡,路標也有著英雄的姿態,我是否誇大了英雄的概念?如果你無法接納自己,甚至憎恨過去,那麼你連詩中路標的形象都不如;如果你無法鼓起存在的[[img src=talk/road_hero.jpg height=199 width=282 align=right]]勇氣,甚至連自己的存在現實都無法看清,那麼你便永遠不知道英雄之所以成為英雄的道理。

  在〈路標〉這首詩之中
,在〈路標〉的旋律之中,音樂帶著一種不可理解的悲壯,訴說著:即使他的身軀不能移動,即使天空不時透著灰暗,即使喇叭聲不斷地嘲笑他的姿態,可是當他逐漸看清自己存在的價值,當他接受了自己的角色,當他選擇樁固於同一個地方,繼而當他感覺到一種幸福,那就是一種成為英雄的心態的轉變。我對於英雄的標準在字面上也許很「寬鬆」,這也意味著每個人都有機會做一個英雄,可是真正地做一個英雄並不是如想像地簡單的,倘若你真的經歷過,你會知道那並不容易,因為那考驗著你看待自己與世界的方式,倘若你真的經歷過,那麼你會如我一般地歌頌〈路標〉。

詩集連結
隨談連結
紀事連結
2003/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