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Re: 那夜拆解了時間(Joe 的回應) 作者:Joe                2003/06/27 23:37

  不知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常常只記得事件的內容,卻總想不清楚事件本身的正確時間,我倒是常常這樣,若事件本身不屬於個體化的私人部份時,就偶爾會有被誤解的時候,因為,無奈在自己也沒記清楚事件的前後順序,只能任旁人胡亂說著而自己卻百口莫辯;倘若事件本身是純屬個人化的範圍,甚至只是一種情感的發生過程,說來記不清楚也無所謂,只是偶爾會有懊惱,無法知道事自己那個年歲那種狀態下的心情紀事。這些,其實都只因為忘記了過往確切的一個時間點而產生的不同困擾,雖然,我是個蠻沒檔案管理概念的人,可是
,我卻認同標記時間的作用,人的記憶力很強卻也不太可靠,因此,記下時間的標記是種助益,嚴格說來,記下的已不算是時間,而是日期,說來也不過像是寫下一個字句般,而它的呈現正巧可以轉換成時間的想像,如此而已。

  我覺得,你在敲出”那夜我拆解了時間”這篇時可能處在矛盾的心情下。我覺得你的內容中有種矛盾的衝突,述說著時間的本質卻又拿時間的標記來攻擊時間的本質而提出時間是否該被限定而區隔出先後。換種直接的說法,你的問題不在時間上的矛盾,而是觀者的認知態度:自己本身來看待文章上的時間標記和旁人以其認知來看待文章上的時間標記的矛盾。更簡單的說,其實,我覺得你拆解時間認為標記時間在文章上是暴力的觀念來自你認知別人藉此認知你的誤解而產生時間上的質疑。從你的文字上看,你很清楚時間的本質,也很清楚別人會如何依著標記上的時間來理解你的時間過程而認知你這個人,是不!

  因為你提的是時間的疑問,而我活著參與在時間之中,所以,我有切身的實際感受,所以,我才會在觀看過你的文篇後覺得有另外的看法,屬於我自身的經驗心情,沒什麼學理的支持的自身經驗心情。也是以這樣的心情述說如下的看法,若有怪誕的言論,請看過笑笑就算了,因為,我瞎說的。

  你說:所謂的遺忘就是當現在的你無法辨認出過去的自己的時候
,那麼,記憶便將消失而無法再回復
。你又說:時間的本質,不在於人們區分過去的、現在的與未來的,而是在於聯繫那個所有變動中不曾改變的真我。這些我都很認同,我也認同在如此動態中透過”我自己”的變化而使得時間因之呈現出本質。可是,我覺得你用種子和百合花、用蛹和蝴蝶來譬喻而詢問兩個我的串連是不妥當的。

  為何呢?因為初生嬰兒的我和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都是同一個形體的我,只是生理和智能逐漸成長改變,可是,我的形體沒有轉換;而百合花和蝴蝶雖說我們知道是來自種子和蛹的成長結果,可是,他們的形體早已轉變,是我們的智能理解它們是一種延續的生命所以覺得百合花的過去是種子而蝴蝶的過去是蛹,在形體上,他們確實是兩個生命體,互不相識如何有錯呢?蛹兒會傷心啜泣蝴蝶不識他是因為我說蝴蝶喝了孟婆湯、而你賦予蛹兒一個靈魂,所以,蛹兒要哭泣為何蝴蝶遺忘他。這是我覺得啦!我覺得這些我啊人啊蛹啊種子啊蝴蝶和百合花是全都在時間流下,只是,在呈現時間的本質上,人的情況不能用之來對比”聯繫那個所有變動中不曾改變的真我”的強調,已然轉換的形體在個別的生命史上是各自獨立才是,蛹是蛹的生命、蝴蝶是蝴蝶的生命,這是兩個生命,不是嗎?和時間似乎沒有關係吧!

  你不要生氣喔!其實,看完你這篇後,我只有一個感覺,你只是為了這句話「不願意我在既定的時間序列中被理解」而有了這樣的心情和反應,因為,看你的內容,看你說著時間的本質、說著時間的標記、說著自身態度、說著旁人視界、說著時間的永恆概念中,其實可以清楚知道你對時間的看待,反抗的,也只是不希望被旁人誤定位成形罷了!認真的說,旁人的時間觀與你何干呢?若你的時間觀念中沒有因被標記而扭曲或自行遺忘的話,那,何須拆解時間呢?若是我的話,我反倒喜歡把自己的心情標記起來,因為,我老是記不得確切的日期,總覺得在連繫自己的過程中會有一些些遺憾,因為記不清是那個年歲時,就會迷糊掉那樣年歲的自己的模樣,以致無法更清楚的明白自己不曾改變的真我是來自於那些不斷變動中的我的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