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FF33 〈所謂之真相〉側寫  
   割裂的那夜的轟然巨響
   上帝冷冷的看
   失落的本體的彼岸 月娘發不出一點光
   你持著一把手術刀 剖開我來不及解釋的胸膛
   啪 ∼ 啪 我的血餵不飽,那些自以為替天行道的豺狼
   他們冷冷的看
   割下我的腸 連我的肺也不能逃
   來來去去 潮浪一刀一刀
   海嘯呼呼奔狂 大地是誰的墓場?
   火炎捲起諸天的審判 我的骨,枯竭,四處轉向
   裂 ∼ 裂 還以為摩西伸杖,紅海為我裂成兩半 ……

                 星子 稀落 咽啞的閃
                  早已放棄無聊的旋轉
       扛啊扛 螻蟻撿我的骨,但是牠們不要我的肝
       百般哀求 牠們才肯拼湊一個類似我 的形象
                 哪裡烙著所謂之真相?
                     你們冷冷的看
              早在撕裂 凍竣 那晚的解散

詩集連結

  聽說梅雨季到了,外頭下起小雨,雨勢時歇時驟,好不掌握。每當半夜一醒來,就無法再睡下去,這並不是常常發生的事情,但是我知道,每當這種時候,大概就是寫文章的時刻到了,也是這種時候,詩性會大發。我現在的心情還不錯,因為寫文章之前,看見其他詩人對於我的詩作的評論。但是,我剛剛也看見有人盜用我的詩作,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現熟悉的詩作與文章,可是作者卻不是我,有點新郎不是我的感覺。這種事情發生多了,久而久之,似乎自己也沒什麼計較的,如果自己的文章可以讓人有所感動,我想,這也是好事。

  剛剛提到有其他詩人評論我的詩作,是對於〈所謂之真相〉這首
,這是我開始創作網站所寫的前幾詩之一,這也是我當初寫〈超人之死〉的背景,這首詩的背後有個影響我甚鉅的事件,不過這已經是過去式,現在對我幾乎沒有影響了。那位詩人是這樣評論的:讀這首詩
,一顆心被揪得很緊,並被一字字的割裂,是怎樣的無力感,才會發出此驚人的怒吼,每一聲吼叫都無限淒厲,當人們習慣對真相忽[[img src=talk/truth.jpg width=218 height=259 align=left]]略,似乎連怒吼都被埋葬,喜歡這首詩
。另一位詩人是這樣評論:撕裂般地震撼,讓人心驚膽顫,文字割骨,譬如被拋棄的殘骸,深深不敢冀求。其他的評論,我就不多寫了。

  做一位專職的詩人或文學創作者
,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一方面是因為我寫作範圍比較窄,寫作內涵需要磨練,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很難專心寫作,我的文學作品量很少,我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學術研究給佔滿,心境實在很難說轉換就轉換,只有在特殊的時候,例如半夜醒來,才會有足夠的文學寫作能量。真正的文學寫作能量,還是根植於生活領域與生活經驗的擴展,我深深知道這點,卻覺得自己的時間很不夠,想做的研究太多,想過的生活型態也等著我去經歷,反而自己該做的事情卻一件一件地慢慢在「排隊」,也許以後吧,我會把更多的真正的時間,補給那些自己想做的藝術創作與文學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