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在SARS威脅下,台灣人怎麼了?   這兩天,台北的和平醫院被隔離的醫生、護士、病患與家屬的抗議才稍微平息,今天台灣各地就傳出了大大小小不斷的抗爭事件。

  高雄市政府原訂今天早上開始掛牌SARS特別門診,結果一大早就有附近百餘位的居民拉白布條、寫大字報強烈抗議,居民撂下狠話說如果掛牌就要拆,揚言會抗爭到底。就連一位懷疑自己得了SARS的男性民眾,都要在警方的保護下才能前去門診。原本設SARS特別門診是個好事,可以讓居民確定自己的健康狀況,可是當地居民擔心的反而是來診的疑似病人會「危害他們的身家安全」,而且一旦確定有人得了SARS,大家都嚇跑了,會讓他們沒辦法「做生意
」。

  政府規劃全國第一個標準SARS專用大樓,就選在台北國軍松山醫院第九病房,但是消息一傳出之後就引起附近民眾的不滿,上午出現小規模抗議。居民都在問:為什麼設在這裡?後來政府承諾加強社區消毒,居民才在不滿意心情下勉強接受了這項安排。在桃園縣,政府因應SARS疫情逐日蔓延,打算直接將楊梅鎮高山頂弘武營區劃定為「SARS隔離中心」,結果桃園縣議會的議員一致表示堅決反對,認為此舉會危害當地居民健康。

  嘉義縣元長鄉近五百名的鄉民在早上的時候,反對和平醫院SARS醫療廢棄物送至鄉內的日友公司焚燒,他們擔心這些廢棄物會「
要他們的命」,憤怒的鄉民與警方發生嚴重推擠,衝到該公司的大門試圖推倒鐵門,甚至揚言要該公司關門。傍晚的時候在新竹,和平醫院三名SARS可能病例,被送到新竹醫院準備繼續接受隔離,新竹市長與多位民代獲知後,率眾前往封路抗議,要求那三名病患不准待在新竹,要他們原車回去台北。

  這些新聞與事件實在是令人很感概。原本以為昨天和平醫院的抗議,只是因為隔離措施不周全而導致的偶發事件,沒想到今天繼續爆發更多更激烈的抗爭場面。這些抗爭場面是在他們的家鄉,是為了拒絕SARS的病患、SARS的廢棄物與SARS的控管場地,他們[[img src=talk/sars2.jpg width=250 height=218 align=left]]的理由是他們也有人權,他們的理由是中央政府沒有跟當地居民好好協調與溝通。這是實情,這些事件的導火線之一的確是政府草率規劃,連送個SARS病患都沒有知會地方政府,這種中央與地方不同調的局面想要控制SARS疫情,真是在作夢。對於某些地區的居民,他們抗爭的理由,說穿了,是害怕與恐慌,是排他與不滿……也許我說的話是重了些,我也是台灣人,可是這些事件真的是讓我對(某些)台灣人有了另一種認識。

  台灣人是很可愛的,我還記得幾年前九二一大地震的時候,這麼大的災難造成死傷好幾千人,當時台灣人民彼此之間有無比的愛心與無比的關懷,我仍然記得台灣是在這樣的互助之下站起來的,台灣在短時間之內的重建贏得了國際友人的尊敬。這次SARS疫情仍然有很多人願意站在第一線照顧病患與鼓勵那些辛苦奉獻的人,我還記得前天,伊甸園基金會的殘障人士們到了和平醫院前面,唱起歌來試圖平緩那些醫生、護士、病患與家屬的抗議。很多台灣人是可愛的,可是這次SARS疫情同時也突顯了那些令我錯愕的不可愛場面,這可愛與不可愛之間,讓人無法比較,也讓人意料之外。還記得我在上一篇文章所寫的一段話:我們面對的是未知(的疾病與疫情影響),在未知的過程中我們已經首先看到人性面的衝突。
2003/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