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CC66 生活   就像是捕捉腦海裡稍縱即逝的靈感,我也只是想把內心的世界化為一幅幅作品。創作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存在方式,這種獨特的存在並不會因為別人評斷的眼光而有任何減損。創作是為了延伸自己看待世界的尺度,每當心血來潮的時候,便將自己置於瘋狂與清醒的邊緣,就像醉酒的舞者盡情地躍動自己的身軀,然後一個轉身進入另一個世界。如果有什麼理由?那麼只是不願意自己被限制。或者,只是不願[[img src=talk/life.jpg height=258 width=362 align=left]]意愛一個人卻又必須離開,於是他以某種方式存在,我也以相應的方式存在。

  經驗是必須被超越的,大地到處是沼澤與荊棘,如果沒有雙輕盈的腳,那麼只能變成一座雕像,如果不能在艱苦之中提升自己的心靈,那麼只能迷失於內在的脆弱。從來不與現實相對抗,也不與死亡相對抗,因為它們不是我的對象,不是我所關注的,一切對抗的只是自己──同時,艱苦地與狂狷地,帶著藝術家的氣質,在創作的過程中不斷地實現與延伸,甚至是藉著否定自己而得到另一個層次的存在可能。

  每一個符號都是一個框框,我們在不同的符號之間擺盪,還必須牢記它們所標定的準則,這些恰恰是阻止時代往前進的那些東西。寧願用墮落來洗盡自己,也不願意以為有什麼形而上學的本質,寧願不可理解地絕望喊叫或瘋狂大哭,也不願意聽從什麼必然性的救贖。沒有任何遠大的願望,我只想作為一個藝術家超越人們所以為的生活,只想經歷無數海浪的襲擊,然後說自己了無遺憾。

音樂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