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理髮雜想   理髮師駕馭著剪刀,還來不急看清楚他的動作,頭髮就像雨絲無聲地飄到地上。理髮師的嘴邊在呢喃著:唉,客戶們要是都像你這樣三、四個月才剪一次頭髮,我看我的店面早就關門了。每次我去剪頭髮,他都會嘀咕很久,雖然我一年到他這來剪頭髮不到四次,可是他與另一個理髮師對我似乎是印象很深刻。我一坐上理髮椅,他噘嘴說
,不會又是要剪成小平頭吧?「對啊,是小平頭」,他遲遲不知要如何下手,因為我的頭髮多到不行,酷似好幾個鳥巢疊在一起。

  心裡常常在想,史前的人們終身都不剪頭髮是什麼模樣。像是湯姆漢克在電影《浩劫重生》漂流到荒島上滿臉鬍渣的模樣。但是當他離開孤島回到城市,滿頭長髮落下的時候,彷彿就是他的重生。有的[[img src=talk/survive.jpg height=199 width=250 align=left]]人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去剪髮,像是期待,每日增長的憂愁,都隨著髮落而煙消雲散,甚至或許就乾脆出家修行,將人事牽掛徹底地根除。

  在這裡,頭髮扮演著承載滄桑與記憶的角色,而理髮似乎就是告別過去,與重新做人的象徵性儀式,當理髮師或師傅一刀落下的時候,心頭的牽絆就減輕一分,內心深處也彷彿緩緩地甦醒。這種心情,對於經過曲折愛戀的女人應該是更加的深刻,曾經萌生蓄髮的想望,釋放深藏的溫柔,可是總在嚐過百般苦澀,最後只能在大刀大落之間,才能夠感受到一絲的平靜。頭髮啊頭髮,你代表了愛戀的熱情,卻也是遍體鱗傷、待罪羔羊之後,不得不的告別儀式。

  想到了一位女孩,曾經為我剪去了多年的長髮,所以有了上一段的體會。其實我剪頭髮,只是因為我的頭髮留得夠長了,沒有太多複雜的心緒。在頭髮還沒有被剪之前,每次睡覺起來都會感覺自己好像戴上了皇冠,邊邊角角全都豎了起來,有時候會覺得好笑,可是我還是沒打算去剪髮,因為時間還沒有到,我並非不喜歡剪頭髮,也不是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之類的原因,相反的,每次在理髮店裡面
,看到自己的頭髮掉在地上的時候,心情都會很好,但是頭髮總是要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剪起來才會有這樣的「爽快」。

  雖然理髮師不常看見我,可是他對我卻是印象深刻,不只是因為我每次去都是頂著大鳥巢,而是因為我是他的藝術品,在剪完我的頭髮之後,他會「破涕為笑」,……當然沒有那麼誇張,不過他很感動是真的,因為在他的巧手之下,一個人就從猴樣變成了人樣,他每次都會說:先生,其實你真的很帥,沒想到理髮前與理髮後差那麼多!

  記得,曾經有人跟我說,我的頭形不錯,剪成光頭一定很有「風味」,也許有機會可以試試看,其實我不會在頭髮上面花太多腦筋,我喜歡不修邊幅,所以我不會花太多心力在外表上,我常想很多藝術家也是這樣不修邊幅地生活,對他們而言,生活的全部與內涵,往往在於他們全心全意地創作出了什麼。這裡有趣的是,幫我理髮的師傅也是藝術家。
2002/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