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從十萬教師到十二萬農漁民   行政院農漁會信用部分級管理措施,引爆了全國農漁民自救會的一一二三大遊行。關心這場超過十二萬人次,空前浩大的遊行同時,我的心情是既難過而又感動的。

  當看見農漁民抬出落淚的神農大帝神像的時候,我們難過的是,經濟的衰退讓農漁民們的生活更加困苦,政策的粗糙讓農漁民們無所適從;難過的是,在遊行之前他們被抹黑、抹紅,還被抹爛,甚至還被執政黨立委質疑他們這次遊行的合理性;難過的是,根據南投縣農[[img src=talk/march.jpg width=362 height=259 align=left]]會總幹事表示,有關當局竟然用技術犯規的手法
,在后里收費站
、造橋收費站等重要關卡,以僅開放一個閘口的方式,企圖阻止中南部的農漁民北上參加遊行。我們要以更關懷的心態來看待這次的遊行,任何階層的民眾當他們面臨了最殘酷的生存問題的時候,絕對都有資格起而集會遊行。農會上街頭,為的也許是不滿政府的金改政策,但是農民上街頭,為的是經年累月的怨氣與長期農村經濟的凋零。

  這場遊行令人感動的是,農漁民們以台灣史上最強大的陣仗站了起來,走了出去,發出了心聲,這讓人感覺到台灣在他們的腳下還是有希望的;他們有秩序地,有統一訴求地舉辦遊行,過程的和諧理性不但改觀了人們對於群眾運動的負面印象,更是讓執政高層汗顏,讓那些污名化這次遊行的人都汗顏。在中正紀念堂前廣場,上午揚起了傳統歌謠「農村曲」,牌樓下則插著「與農共生」、「農亡國亡」與「要改革、要尊嚴、要生存」的旗幟,象徵農民精神的神農大帝在農漁民鼓隊與歡呼聲中進場,來自各地的農民齊唱著「農村曲」、「天黑黑」、「補破網」,場面令人動容,可是歌聲聽在這些年邁的農漁民的心中,卻又添加了幾分難過與感傷。

  這次到台北參加遊行的縣農漁民,不少人是頭一次到台北,他們很感慨,活了一輩子,沒想到第一次到台北這個熱鬧的地方竟然不是去玩而是去遊行。他們希望這次到台北喊一喊,讓大官們體會一下種田人的辛苦。下午他們以井然有序的隊伍行經了信義路、杭州南路、濟南路、中山南路,然後再轉往凱達格蘭大道的總統府,要向政府高層表達農漁民長期以來的不滿。路旁的民眾與臺北市的居民們都向遊行的農漁民們招呼與鼓掌鼓勵。

  這麼龐大的陣仗,人民與政府都不能漠視。長久以來,農漁民一直都是最支持政府,最溫和的一群人,可是如今他們卻不得不為了求生存而採取街頭遊行的手段。這是台灣五十年來最大的警訊,短短兩個月之內,勞工團體才因不滿政府調升健保費率已經走上街頭,另外教師團體為找回教師尊嚴也有十萬人的抗議遊行。教師、勞工、農漁民都是社會安定最基層與最重要的力量,而今紛紛走上街頭,如果政府不能引為教訓而決策繼續錯誤、政策繼續搖擺,台灣的未來只有向下沉淪。相對於農漁民們的憨直與刻苦耐勞,我真的很希望,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們不要權謀,不要虛假,更是不要抹黑、輕視、玩弄這些台灣最底層與最重要的心聲。
2002/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