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 活在過往   過往、當下與未來之間,活在過往是不是容易一點?

  當下就像走在懸谷之上的獨木,需要有絕佳的本事,維持自己在高空之上的重心,才不至於跌落谷底。走過獨木就是未來,可是在漫漫的未來之後,仍有一座接著一座相連的懸谷,人生原本就是這些獨木之上高處危行的光景,必須戰戰兢兢,必須瞻前顧後,也必須把手與腳放在對的位置,時或伸展,時或保守,以維持平衡。也許在稍作休息的剎那,一陣風就逼得人腳步不穩;也許在夕陽紫雲籠罩山頭的向晚,一場霧就矇了慌張的眼,亂了顫抖的步伐;也許,在最終,一場回憶的閃神,人就會錯步,萬劫不復。

  一心銘記過往,還談什麼未來,我的身軀已經萬劫不復,我的腳下不是高傲的獨木,而是深不見底的黑谷,一場永遠未到終點的下墬
。我對自己說,即使在夢裡也要抓住你,即使不斷地墬落,也要墬落到一個有你的地方。這一個擺渡者的午夜,在重力翻攪的同時,失重的不只是我的衣袖,還有我的愛戀,它們懸浮在我的面前,宛如一顆顆的星子,晶瑩剔透,直直看穿我的心,我的過去。

  過去是漂浮的美麗,一個世紀接著一個世紀,無窮後退的邂逅。你說我早已是你的一部份[[img src=talk/inPast.jpg height=169 width=314 align=left]],那夜我將愛慕折成翅膀,在天空無拘的邊界,張成兩個身體的翱翔,在交疊變換的半圓之間,我的臂膀與你的背脊彎成一輪弧度優美的未來。未來?可是這個未來卻被現實侷束在走不通的胡同裡,陷溺在高濃度的黑咖啡表面
——於是,過去變成了迷失在瞳囿的浮萍,一場自焚就失去了根,一次錯步就只剩下墮落的背影,背影不分晝夜被一根煙的溫度,不停地燒出無以計數的悔嘆。

  在慣性的憂愁以前,活在過往是不是就容易一點?不必跨出那一步,也不必努力維持自己的重心,不必與冷風對抗,也不必思索還有幾個懸谷要過。讓我將所有的現實一一消散在空中,將所有的悔嘆遺留在獨木之上,再將所有存在主義的無根基性置於自己的本質之前。就只要失重的快感、風速的剝離,影子從此不再與我糾纏,現實也從此與我分開;只要以搖頭的招颭之姿,那絕對界的你就是屬於我的,你就以不規則的形狀將我包圍。在下墬還沒落地以前,我都還記得,那夜我將愛慕折成翅膀,張成兩個身體的翱翔。

音樂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