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CC MOMO(默默)   這讓我想起一段文字:

  所謂的成長就是對時間觀念的改變,其中,認識時間並且賦予時間以意義,就是關鍵之一。在《愛麗絲夢遊仙境》,愛麗絲參加三月兔與帽商的瘋狂茶會,話題一直繞著時間打轉,帽商便斥責愛麗絲說
:「我敢說,妳一定從來都沒有和時間說過話。」帽商又說,當他唱著曲子「一閃、一閃……」都還沒唱玩一段,皇后就跳起來喝斥:「
他在謀殺時間,砍下他的頭!」--這段話的意思是:因為「一閃」意味著瞬間,而成人權力的世界不容許時間以瞬間的方式存在。﹙摘自 http://www.readingtimes.com.tw/authors/vincent/books/book42.htm )

  人們都似乎害怕時間被偷走,但是在坐立難安與分秒必爭之間,人們,或者說是大人的世界,卻總是留不住時間,他們來不及欣賞時[[img src=talk/clock.jpg width=218 height=259 align=left]]間之花,就如同他們來不及欣賞自己生命中,如音樂的旋律,如苦盡甘來的綻放。

  灰色男人把人的時間奪走,其實我們也可以說,是人們把自己變成了灰色男人,人們把時間當作點燃的雪茄,在無奈與無所定向之間,在煙霧中迷惘、死寂,來不及與時間對話,來不及聆聽歲月的教誨,時間就已經變成煙霧散去。默默,懂得與人們對話與聆聽著人們的時間,所以他也懂得:時間可以以瞬間的方式存在,可以以不斷綻放的花的方式存在,可以以同在的方式存在……他又何必害怕,時間如煙霧,時間如死寂!



以下是 Zoe 的回應:

  或許,正因為人們太過害怕時間被偷走,所以他們用了所有的時間去擔心然而弔詭的是,在他們拼命擔心害怕的過程中,每一瞬間也正在漸漸消失。

  您寫的:

  「默默,懂得與人們對話與聆聽著人們的時間,所以,他也懂得
:時間可以以瞬間的方式存在,可以以不斷綻放的花的方式存在,可以以同在的方式存在……他又何必害怕,時間如煙霧,時間如死寂呢
?」

  真是讓我有豁然開朗的感覺。

  這段時間老人帶默默到內心看時間之花的描述,讓我想了好久,一直很在意,為什麼時間之花會一朵又一朵的開,每一朵都不同,前[[img src=talk/clock2.jpg width=218 height=218 align=left]]一朵又比後一朵大而獨特,總覺得似乎想表達什麼,卻很模糊,抓不太出來。

  用「瞬間」這樣的觀念去想,也許可以這樣說,每一朵時間之花,是每一瞬間的綻放,每一瞬間,絕對都是獨特且美麗的,後一朵的綻放,是隨著前一朵的凋謝而來,若不是前一朵的逝去,也無法感受到下一朵的獨特之美。默默在探尋時間的秘密時,會為著凋謝的感傷,但是,也會去欣賞隨之而綻放的。如果,當第一朵時間之花凋謝後,默默只是不停的留在那樣感傷的情緒,說不定,下一朵的時間之花,也就不會那麼美了。
2002/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