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FF 阿特拉斯——扛著地球的人 前言:阿特拉斯是誰?阿特拉斯(Atlas)是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
   ,人類的創造者,他把天火盜到了人間,使人間出現了光明,
   也是英國詩人雪萊筆下的英雄)
的兄弟,在希臘神話裡被懲罰
   要終身扛舉地球的巨人。我並非自稱阿特拉斯,只是以他為名
   ,建立起一個網站。他之於我,代表了什麼意義呢?正如同西
   西弗斯
( Sisyphus,希臘神話裡被懲罰在山頂來回推移巨石的
   人)
在存在主義作家卡繆(Albert Camus)心中的地位 , 卡繆
   在一九五七年得到諾貝爾文學獎,曾經說:「我仍然崇拜一個
   聖徒,仍然要跪在一個聖徒面前祈禱——這個聖徒就是我筆下
   的西西弗斯。」阿特拉斯之於我,也是如此。


  記得叔本華否定希臘悲劇,認為它沒有達到悲劇的理想,裡面一些男女主角,並沒有像叔本華喜愛的理論所要求的那樣深刻。但是,面對希臘悲劇裡的阿特拉斯,不動的身影,負荷的姿態,卻給我心裡極大的波瀾,或許那不是一顆偉大的心靈,或許那也不意味著他的崇高意志,可是對我而言,它卻聯繫著:受罰與人們命運之間的關聯性
——在執著與虛無之間的永恆拉扯。

  懲罰並不可怕,就算那是人們因著自以為是而受的懲罰。但是可怕的是,在懲罰之中,人們的心不是日漸安息的,而是堆積著憎恨與[[img src=talk/move.jpg height=279 width=250 align=right]]埋怨在自己的肩上,直到無法諒解與接受這個世界,終至陷入無法自拔的深淵。

  悲劇並不可怕,就算那是卡繆筆下的西西弗斯,命運註定反覆推石,無以復加的悲劇。但是可怕的是,在悲劇之中人們找不到一塊立身之地,人們無法挺直腰桿向著天際說:我不逃避自身的命運,反而我要迎向它。

  我們可以這樣改寫阿特拉斯的故事:他原是地球上稱霸一方的國王,他或許自大自傲,但是卻深愛他的子民與妻兒。有一次他冒犯諸神,所以與天神宙斯大戰,後來卻因為戰敗而被懲罰以雙肩扛著地球。日子黑白交替地一天天過去了,雖然是身扛負荷而受罰,但是他仍然以為自己是一個英雄,地球因為他的扛舉而得以運轉,地球上他的子民也得以安居樂業。地球雖然沉重,他卻在沉重之中感覺到自己[[img src=talk/atlas.jpg height=396 width=218 align=left]]存在的意義,那就是他的命運、他的使命與他所關愛的人們緊密聯繫在一起……

  阿特拉斯一直不忍換肩扛舉,直到有一天,在疲累之際,偶而換肩之際,球體的懸浮使得他的一滴淚從虛渺飄向無限遠,原來地球可以自己運行,地球根本不需要有人扛舉。原本
,有意義的關於重的負荷,變成了荒謬的關於輕的殘忍。阿特拉斯的那滴淚繼續飄向虛無。

  他可以放下肩擔,但是因著一份牽繫,他卻未改變自己的腳步,也並未改變他曾經充滿意義的扛舉力道——他牽繫著地球上,他的子民仍在,他深愛的人們仍在,即使扛舉是虛無
,他卻不能在這個虛無中消失,即使他化成了石像,眼神模糊,他依舊永不卸下肩膀上的天庭。

  這個改寫,並不是告訴人們「悲苦」的可怖,而是在表達:「重與輕」的交替之間,始終存在著一個機會,而這個機會能夠使一個人成為真真實實的個人,這樣的個人接受並超越自己的命運。我們在痛苦、絕望,或者是對於生命有激烈的嫌惡之時,只要有一瞬間,對於那麼難於忍受的存在意義問題,有個肯定的答案,那麼你就會發現完全不同的東西,那是達到更高人性的醒悟。

詩集連結
2003/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