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E6E6E6 導讀《皇帝新腦》,彭羅斯 作者:吳文成

  牛津大學的羅傑.彭羅斯(Roger Penrose,1931-)於 1989 年出版《
皇帝新腦 》( The Emperor's New Mind), 其副標是「關於電腦、人腦與物理定律」(Concering Computers, Minds, and The Laws of Physics)。 彭羅斯是當代天文物理與數學的主要領導者之一,然而這本書卻是在認知科學與心靈哲學的交匯領域引起了極大的注目,甚至還有幾所大學為這本書專門地召開學術研討會,《皇帝新腦》被視為是這十幾年來對於強人工智慧(Strong AI)觀點的最猛烈攻擊之一。強人工智慧觀點認為,(基於機器狀態的功能主義)任何給定的心靈類型都可被定義為純粹邏輯形式的虛擬關係 ,也就是說,心靈狀態就是足夠複雜的涂林機( Turing Machine )圖表運作的狀態,根據這種觀點,心靈的本質不是構成大腦的物質(硬件)
,而是極其複雜的邏輯算法(軟件),心靈與其意識狀態完全可以由[[img src=talk/david.jpg height=177 width=282 align=left]]「形式計算」來實現。這種觀點相信有朝一日,計算機學家終會以人工智慧技術來創造像人一樣真正具有思維、學習、知覺、情感、自我概念與決策能力的機器人
也就是創造出一個大衛,如果你有看過電影《AI.人工智慧》
,如左圖所示)
。但是彭羅斯反對這種觀點,正是因為幾年前的偶然機會,彭羅斯聽到強人工智慧的提倡者提出如此極端的論點,使得他著手撰寫這部多達五百多頁、涉及廣泛的鉅作,以回擊上述的觀點。

  這本書《皇帝新腦》的一開頭便是科幻小說的情節。在未來世紀,由美國總統開幕的一場「超子電腦」發表會,介紹了這部電腦實現地球上最強大的人工智慧 , 它擁有的 1017 以上的邏輯單元, 足以最佳化與取代人類所有事務的決策,包括這位美國總統最棘手的國家治理問題。這部電腦的總設計師在發表會上說:「現在有沒有觀眾想要提出第一個問題,來讓我們的超子電腦開始工作?」充滿好奇心的亞當舉起手來:「超子先生,請問你現在的感覺像是什麼?」在一陣遲疑之後,超子電腦說它不知道,甚至無法理解亞當想問的是什麼。就從這個小故事開始,彭羅斯在接下來的十大章節裡,從涂林機談到碎形幾何,從集合論悖論談到哥德爾不完備定理,從遞歸數學談到複雜性理論,從經典物理談到近代物理,從測不準效應談到量子重力,從空間結構談到時間箭矢,幾乎每一個單元,彭羅斯都力求在觀點上前後呼應。正如同小男孩揭穿了國王沒有穿新衣,彭羅斯所想要論證的是:人工智慧終究不能以純粹算法來實現心靈狀態,就像是(基於哥德爾不完備定理)一個數學模型的真理性永遠超出該模型系統的形式公理,心靈的複雜度也不可能用可列舉的算法步驟來窮盡;彭羅斯主張,現今的量子理論是需要修正與超越的,它需要新的框架以結合量子力學與相對論、微觀現象與宏觀現象、決定性與機率性、線性與非線性,這種新理論還要能夠解釋非定域性的量子聯繫與時間不可逆問題,它也將是解釋意識現象的一把最關鍵鑰匙。在這篇導讀裡,我將要以相當的篇幅來闡述彭羅斯的細部論據(但是會略去繁複的數學式子)



指定段落,暫時被管理者隱藏


2004/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