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 Quine 對於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的批判   實證主義與邏輯經驗主義者非常重視知識分類與命題分類,其中他們把命題分類與科學分類的問題等同起來。我們可以從不同角度來進行命題分類,與傳統哲學聯繫密切的分類方式,是把科學分成形式科學與經驗科學,並且相應地把命題分成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此外,羅素( Bertrand Arthur William Russell, 1872-1970 ) 從邏輯的觀點提出了命題的五種形式
:原子命題、分子命題、存在命題、全稱命題與普遍命題(但是這些分法並非是窮盡的,有的命題還互含交集),前四種命題都是有關事實的命題
,他們都可以劃在經驗科學中,而第五種命題屬於形式科學。在這裡,筆者要談的是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以及 Quine(Willard Van Orman Quine,1908-2000)對於這種命題分類的批判。

  區分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並不是到科學哲學才提出來的,而是一個老問題。這最早是經驗主義所提出的劃分,經驗主義以經驗做為知識的基礎,認為知識的可靠性來自於經驗,但是這樣一來,他們就面臨著怎麼處理數學與邏輯的問題,而數學與邏輯向來是理性主義的支撐學科,大家公認,數學與邏輯的真理是必然的,與經驗科學的真理有很大的差別。經驗主義於是透過將知識劃分成兩種命題,以便將數學與邏輯的特殊性給束之高閣(另一方面,他們將這種特殊性歸於是語言或概念上的約定),其中數學與邏輯的知識是屬於分析命題,而科學知識是基於感官經驗的綜合命題。到了康德( Immanuel Kant,1724-1804 )時期,他以主詞與述詞的關係來劃分這兩種命題(知識),分析命題中述詞並不給主詞的概念增加任何新的東西,例如所有的媽媽是女人,而綜合命題中的述詞會給主詞擴充新的概念,例如瑪麗現在是一個媽媽。但是康德否認只有這兩種命題分法
,他主張還有另一種命題,即先驗綜合命題,知識可能因經驗而開始,但不是由經驗所引起的,也不是直接獲知的;按照康德的說法,他認為在先驗的真理中,邏輯的真理是分析的,但是數學的真理卻是綜合的(這裡的問題還牽涉到先驗—後驗、分析—綜合與必然-適然等等三組相對概念的不同對應關係,這些問題在當代分析哲學當中都有激烈的討論,有機會我們再來深究這些麻煩的問題)

  康德這種分析後來遭到了科學哲學家的批判,按照實證主義與邏輯經驗主義的觀點,分析命題是不依賴於經驗而沒有事實內容的,它的成分只依靠記號、定義與語言規則,其真值有必然性,其意思具有確定性;綜合命題便是分析命題的反面命題,綜合命題是必須依賴於對經驗的考察(即他們認為,先驗的命題都是分析的,綜合的命題都是後驗的,或者就通常意義來說,先驗-分析-必然後驗-綜合-適然被視為是兩組相區分的概念)。而或者為真或者為假的命題就只分成這兩類。在 Quine 看來,經驗主義有兩個教條,一個是區分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另一個是還原論。
Quine 批判邏輯經驗主義時 ,便從這兩個教條著手,其中他主張不應該劃分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認為也不可能作出這樣的劃分。他的觀點提出後
,又引起了邏輯經驗主義者的反駁,我們有必要考察他們之間的交鋒點。

  Quine 在《經驗主義的兩個教條》(Two Dogmas of Empiricism)一文中作了集中的論述,他認為必須要把名稱與意義的差異加以探究,並以此作為進行批判的出發點,他企圖將批判針對分析命題,從分析性與同義性兩個問題打開缺口,由此來說明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沒有嚴格的界限。他將分析命題分成兩類,一類是邏輯真理的命題,指的是一個判斷中除了個體常項(表示論域中的某個確定個體)之外,其他個體變項不管作什麼樣的變換,它們仍然是真理,例如:「沒有一個不結婚的男人是結婚的」,這個真理命題是基於邏輯的矛盾律;另一類的分析命題,是只能由同義詞的替換而變成第一類分析命題的那些命題,例如:「沒有一個單身漢是結婚的」,這個命題並非是第一類的,但是如果把「單身漢」定義成「不結婚的男人」,並且加以替換,那麼新命題就變成了第一類的命題,就這樣
,「單身漢」與「不結婚的男人」成了同義詞。這兩種分類分別突顯了分析性與同義性兩個概念。他認為,分析這個概念是模糊的,而同義性這個概念又不可能準確地下定義,所以分析命題是虛假的,從而命題也無法被區分為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這裡主要的交鋒點並不在第一類分析命題
Quine 認為邏輯真理嚴格說來並非是分析命題, 因為邏輯真理並不具有被任何經驗所不能推翻的分析的正確性)
,而是在第二類分析命題,所以我們要集中來談同義性的問題。

  怎麼下定義才能夠得出兩個詞是同義的呢?同義性的概念本身能不能成立呢?一般我們是用一個已經熟悉了的詞來定義所要定義的詞,但是這在 Quine 看來,這樣的做法不過是把要下定義的詞進行了轉移,用乙詞定義甲詞,不過是把定義甲詞的問題轉移到乙詞,他認為這種定義方式仍然預先假定了有一種同義性關係,這樣,不過是用預先假定的同義性關係去定義另一種同義性關係,這樣頂多是把定義問題變成了詞的用法問題,因此,這仍舊沒有解決如何有效地建立同義詞的問題。他同時強調了,名稱與意義是不一樣的(更嚴格地來說,名稱、對象、指稱與意義四者是不同的,指稱表示的是名詞與對象的對應關係,而意義具有語義學中外延與內涵兩個概念)。名稱可以是同一事物的名字而具有不同的意義,例如「暮星」與「晨星」都是指稱金星(對象),「行星現行數目」與「九」都是指稱同一個抽象東西(對象),可是在不同的語境下意義卻有所不同,也許兩個詞可以在一定的語境中替換,但不是在一切語境下都可以替換的。他指出只要承認名稱與意義的不等同,同義性與替換性就不可能在任何語境下有效,並且會造成命題中帶有同義性概念的不明確性,如此一來,分析命題的必然性與確定性就無法被建立,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的區分便沒有根據。在這篇文章,基本上,筆者只是約略地敘述 Quine 的批判思路。

  當然他的論證還有一大串,筆者無法詳述。他指出分析命題所依據的前提最終也需要經驗基礎,強調一切知識或多或少是經驗的,他說:「分析命題與綜合命題之間的分界線根本一直沒有被劃出來。認為有這樣一條界限可劃,這是經驗主義者的一個非經驗的教條,一個形上學的信條。」連同 Quine 對於還原論的批判,他的論證裡處處體現了整體論以及語句意義循環與不確定性的思想( 包括他在《詞語與對象》〔Word and Object〕一書中提出翻譯的不確定性論題)。他在命題區分的道路上設下了很高的障礙,也在邏輯經驗主義者中間引起了巨大的震撼。

部分資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