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FFFF 演繹與科學理論的建構   演繹推理或演繹論證,指的是前提與結論之間的支持關係被宣稱為一種必然或必定聯繫的推論。在古典邏輯裡認為,演繹就是根據一個普遍性程度較高的命題推導出一個普遍性程度較低的命題,因此人們也稱演繹為「從普遍到特殊」或者是從「普遍到個別」的推理--但是須要注意的是
,這並不是準確與適當的說法
,有機會我們再來談談其中的區別。在自然科學中,表述普遍性認識的命題通常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斷定某類事物都具有或不具有某種屬性的全稱命題,例如所有的偶數都能被二整除,從這個命題出發,我們可以推導出一系列結論,比如:

    所有的偶數都能被二整除;(大前提)
    六是偶數;(小前提)
    ----------------
    六能夠被二整除。(結論)

  這種演繹推理,在古典邏輯上稱為「三段論」。表述普遍性認識的另一種主要的語言形式是假言命題(條件句),例如:如果天空閃電了,那麼緊接著就會有雷鳴。這種「如果p那麼q」形式的命題反映的是事物之間的規律性聯繫,即只要有事件p的發生,就必然會有另一事件q出現;反之,如果事實上沒有q,那麼也就必然沒有p。從這類普遍性命題出發
,便可以推出相應的結論,比如:

    如果天空閃電了,那麼緊接著就會有雷鳴;(假言前提)
    沒有聽見雷鳴;(先行條件陳述)
    ----------------
    天空沒有出現閃電。(結論)

  這類根據事物之間的條件關係進行的演繹推理,邏輯上稱為「假言推理」。除了三段論與假言推理外,演繹推理還包括通過判斷變形進行的推理:關係推理、聯言推理與選言推理。演繹推理有兩個最突出的特點:第一,演繹推理的結論是從它的前提中合乎邏輯地推導出來的,因此前提的真實性是結論的真實性的保證,反之,如果一個形式有效的演繹推理卻導出了一個虛假的結論,這就說明推理的前提是不能成立的。第二,演繹推理只能把某些隱蔽地蘊涵在前提中的信息明朗地揭示出來,而不能導致擴充性的新認識,換句話說,演繹推理永遠不可能搾出比原來存在於桔子中的桔子汁更多的桔子汁。

  雖然演繹推理原則上不能提供超出於前提範圍的新信息,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它沒有認識上的價值。我們的科學認識是沿著兩條途徑發展的,其一是通過對已知事實的研究而建立起普遍性較高的新理論;其二則是根據現有的理論去搜尋與預測被忽略的或新的事實,而後者的實質就是以現有的理論為前提去進行演繹推理。例如科學家們根據萬有引力定律預言了海王星的存在,根據能量守恆原理預言了微中子的存在等等,這都是因為普遍性陳述裡邏輯地蘊涵著無數的具體結論,所以我們能夠藉以預測許多為人不知的個別現象或事物,這個過程同時深化了我們對於這些現象的客觀規律的認識,也豐富了普遍性原理的內涵。我們可以這麼說,演繹推理雖然不能直接導致一種實質上的新理論,但是在對現有理論的澄清、展開與完善的過程卻具有決定性的意義。

  演繹的主要特徵在於邏輯性強,結論是從前提中合乎邏輯地必然導出的,前提的真可以環環相扣地傳遞給結論而不會產生誤謬。因此它在理論模型觀念形成以後的建構系統化過程就起著主導作用,模型的建構必須從基本命題過度到一些陳述,結合相關命題後再過度到另外一些陳述,過程中必須將模型的觀念以命題的蘊涵關係方式聯接在一起,使其成為嚴密而連貫的邏輯體系。科學理論系統化的目的在於使其有嚴密的邏輯性、自洽的一致性與對於其他相關理論的基礎的統一性,完成這樣的工作自然必須用到演繹方法。

  不僅在建構理論模型的時候要應用演繹,而且在理論模型建構以後經受實驗檢證的過程也離不開演繹的應用,例如檢證理論時的邏輯程序經常會應用到的三段論與假言推理等「演繹推測」方法:首先必須先從被檢證理論(絕大多數會再結合其他經驗知識)中演繹推測出相關的具體陳述,然後再通過觀察與實驗來驗證由理論所推測出來的這些陳述,據此來確證(驗證,confirmation,然而這只是逆繹、弱證實)或否證。總而言之,因為待檢證的科學理論具有抽象性與普遍性,所以,對其真理性的檢證不能直接進行,而必須演繹推測出具體經驗陳述後再去進行間接檢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種間接檢證的「否證」是否就必然地推翻待檢證理論,我們必須再回頭去檢視原先演繹出具體事實的過程中,是否還隱含著或牽涉著其他知識的先行條件陳述、輔助陳述或背景知識,因為被推翻的可能是其他知識的相關陳述。

 如果p,那麼q:       如果p,那麼q:
   p:             q:
 --------       -------
 所以,q。(演繹)      所以,p。(逆繹,弱證實)

 如果p,那麼q:       如果p且w,那麼q:
   非q:            非q:
 --------       -------
 所以,非p。(演繹,否證)  所以,非p或非w。(演繹,否證)

部分資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