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c6c6 卡拉瓦喬31億名畫,差點變垃圾

  在所有的古典畫家裡,卡拉瓦喬給我最直接的震愕與感染力。震愕的是——裸露的耶穌、淌血的頭顱、臃腫的聖母、駭人的骷髏——各種離經叛道的主題,這也呼應了卡拉瓦喬危險、激進的個性。給我深刻感染力的是,卡拉瓦喬畫裡那準確的光線、強烈的戲劇性,以及人物鮮明的表情。卡拉瓦喬的畫,實在是讓我忘也忘不掉,心裡納悶:怎麼會有如此敏銳而怪異的畫家?如果再仔細多看幾幅畫,我肯定會被某種力量吞噬。

  像我這種喜愛黑底與光感對比性的人,喜愛卡拉瓦喬的畫是必然的,自然也會留意卡拉瓦喬的資訊。上個月倫敦傳來一則新聞,英國女王不識貨,居然把卡拉瓦喬的名畫真跡,給當作複製品,扔在骯髒的儲藏室裡生灰塵。直到最近,經過專家的X光鑑定與汙漬清理,才讓這幅大作恢復原貌,重見天日。這幅《 聖彼得與聖安得烈的召喚 》(The Calling of Saints Peter and Andrew)價值高達台幣31億,是卡拉瓦喬於十七世紀初期在羅馬所繪畫,內容是耶穌基督召喚彼得和安得烈,跟隨祂傳播上帝的信息。這幅畫是卡拉瓦喬僅存於世,大約五十幅真跡當中的一幅,這顯然也是最近十年以來,英國女王藝術收藏的最大發現!

  同樣誇張的事情,還發生在上個世紀美國抽象派大師帕洛克。帕洛克的畫是史上拍賣最高價的畫(比卡拉瓦喬還多出將近二十億),但是有一位退休的女卡車司機無意間在舊書攤買到一幅畫,當時她只花五美元,並且打算拿來射飛鏢用,後來證實——那居然是帕洛克的真跡(賺翻了)

  回過頭來談卡拉瓦喬( Caravaggio,1571-1610,文藝復興後期)。 卡拉瓦喬還有幾幅畫,因為缺乏原始文件的記載,而被以為是仿製品或他人畫作,後來經過專家鑑定,確認是卡拉瓦喬的真跡,我們來欣賞一下。



  卡拉瓦喬擅長用色彩的細膩差異,與明暗的光線層次來表現繪畫佈局
,例如上面這幅《圓柱旁的耶穌》(Christ at the Column,1607 ),卡拉瓦喬用縱深的透視,一方面使畫面人物的安排與動作向畫幅深處展開,一方面用集中的光線把主要的部分突顯出來,剎那間,彷彿人物主角帶著強烈的戲劇性與真實感,直達了觀者的內心。即使是下面這幅《逮捕耶穌》
The Taking of Christ,1598)
沒有足夠的景深與光線,畫中的人臉與盔甲還是顯示出卡拉瓦喬在明暗對比方面的運用。這種明暗對比的畫法,會讓形體顯得結實厚重,充滿力道,同時陰影使多餘的東西完全隱入暗中,並且用強光來穿刺對象,引起觀者注意,這使得構圖十分簡潔、單純。



  另外,卡拉瓦喬嘗試用風俗畫的手法來處理宗教主題。他將聖經人物放置在自然環境中,他把宗教事件表現成普通人中間的普通事。畫中主角生動的表情,更傳達出了寫實而細膩的人性面,卡拉瓦喬想藉由這些方式來強調人神之間該有的聯繫,不過這卻觸犯了當時教會的圖像學標準,所以卡拉瓦喬有不少宗教畫是被教會拒收的。尤其是那些具有強烈反叛色彩的作品,例如被畫成禿頭農民,腿髒兮兮的聖徒,例如臃腫粗俗的聖母,還有那些以暴力的鬥爭、奇異的斬首、拷打與死亡為特徵的畫作。

  左邊這幅《大衛
( David ,1600 )就是一個例子,不過這是小兒科,卡拉瓦喬還有更血腥、怪異的畫,再找機會給大家來賞析。我這裡所列出的幾幅,主要是那些被誤認為是仿製品,後來證實為卡拉瓦喬真跡的畫。

  卡拉瓦喬的畫作風格,與他的個性、生活型態,有密切關聯,可以說卡拉瓦喬是個複雜的綜合體。卡拉瓦喬的生活狼狽
,可是他勇往直前地投身自然,力求忠實呈現人類的多樣性與獨特性。卡拉瓦喬爭強鬥狠,可是他卻把細膩的意象、隱喻,以及微妙的心理狀態表現在他的畫作裡。卡拉瓦喬在世時風格鮮明,死後的幾個世紀卻被人們完全遺忘,直到二十世紀的最後幾十年才被重新發現。像卡拉瓦喬這樣的人,充滿異樣而危險的謎,但不可否認的,他是文藝復興後期,對後世影響最大的義大利畫家之一。無疑地,他啟迪了新的世代。


註:我在〈繪畫藝術裡的 Narcissus,與畫家風格〉一文
  賞析了卡拉瓦喬的《納西斯》(Narcissus,1598)畫作
2006/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