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c6c6 沈宏寅:魂繫北極,繪畫人生的改變   沈宏寅,是被中外畫壇譽為中國「北極畫家」的第一人,並且先後擔任中國、加拿大幾所大學的美術系教授。自1988年以來,沈宏寅七次訪北極,實地考察與寫生創作,與愛斯基摩人共同生活、狩獵、滑雪與藝術交流,他在不斷刻苦的藝術實踐過程中,形成了自己鮮明而獨特的畫風——這就是我要摘錄沈宏寅這篇〈魂繫北極〉的原因。
 
  雖然沈宏寅的畫作在中國本地,並非是大師級,但是他的畫確是中國幾千年來畫家所沒有畫過的內容。在〈魂繫北極〉一文,沈宏寅談到北極的風光、中國繪畫的侷限、水墨皴法的突破,以及自身的藝術探索——沈宏寅的歷程與理念,是我喜歡的,所以在這裡整理引用。


沈宏寅的〈魂繫北極〉【這是摘錄,完整版請連到這裡

  北極,神秘莫測,人跡罕至,堪稱世界奇觀。自古以來,令中外無數探險家、旅行家、科學家、藝術家流連忘返。那裡終年是冰天雪地,嚴寒至零下八十攝氏度乃是家常便飯;那裡人煙寥若星辰,世世代代在冰川、雪屋裡生活的土著人,看上去和中國人差不多,不知多少世紀以前,他們從中國北部穿過北令海峽,遊牧到了那裡定居,自稱「因紐特人」,意思是「唯一的人」;白人則稱呼他們「愛斯基摩人」,意思是「吃生肉的人
」。因為我們都是中國血統,相處起來格外親切,也使我與他們結下了不解之緣。七次北極之旅,使我逐漸對這塊凍土地有了越來越深切的瞭解。

一. 繪畫人生的改變

  提起北極,人們往往產生一種神秘莫測、毛骨悚然的感覺。其實,北極是壯觀而美麗的。進入北極圈,藍天白雲下,滿眼是廣袤的冰海和莽莽的冰原,間有冰山呈島狀分佈在一望無垠的冰海上;偶爾有鷗鳥從冰面上飛起,那輕盈的鷗爪和潔白的羽毛,都清晰可見。進入雪地,只見數只雪兔在我面前跳來跳去,這些靈巧的傢伙對造訪者似乎表現出極大的熱情;更有幾頭馴鹿在不遠處翹首相望,好奇的目光一刻也沒離開我這位不速之客。這裡幾乎一切都原封不動,維持著原始狀態,保存著完整的原始凍土帶的生態系統。

  作為畫家,第一個踏上北極的中國畫家,這片人跡罕至的凍土地,以及在這塊土地上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的因紐特人,使我的心為之震撼,深深地感受到這個民族的偉大,以及他們那種超凡脫俗的力量,並從土著人那裡尋找到了一種心靈的溝通。因紐特人天生有一種豪爽豁達的性格,和那種純樸歸真的獨特生活方式,他們在天時、地利異常惡劣的情況下,為北極的發展、繁榮付出了難以言狀的艱辛。其中,更令人感而動之的是那舉世聞名、震撼人心的因紐特藝術。

  北極孕育了廣袤無垠的冰川,一望無際的冰海,再加上極夜的那種變幻莫測,其魅力達到了極至的體現,構成美妙無比的極地五線譜。色彩因其單純而聖潔,氣韻因其明淨而和諧,光與影分割著又融匯著冰山雪原;那永不融化的冰川、冰山,由於光照的不同,呈現出或紅如霞,或綠如坪
,或藍似海地美妙的景致,襯以變幻莫測的天空,顯得極其壯觀和美麗;而縹緲的極光,又給人一種怎樣的意蘊呢?在漫長的極夜裡,縹緲的極光在夜空變幻著,流瀉著,輝映著,展示出一種在天界才會有的奇妙景觀。

  沒想到短短十天的天界之旅,竟改變了我的繪畫人生。自此,我對自己研究多年的傳統中國畫——一種恆久而古老的畫種,有了一種嶄新意義的闡釋和表現,也使我找到了藝術生命中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新靈感。去北極,畫北極,從此,北極確立了我畢生的繪畫方向和內容

?二. 中國畫北極光的引進

  古時,亞里士多德曾寫道:「有時在晴朗的夜裡,我們在天空中會看到種種現象:峽谷……地溝……血紅的顏色……。」這位希臘哲人接著提出理論,認為是空氣在變成流火。其實,他們要解開的這個謎,即是壯觀的北極光
。極地的冬夜,極光幾乎經常寂靜地閃爍,偶爾加強。縹緲的極光,如色彩繽紛、波瀾起伏的簾幕,嘶嘶有聲,從北極天空落下來,那變化奇特的極光,或如花似錦,像節日般的夜空;或團團轉動,像天上一條回捲的綵帶;或似溫暖的火焰,照亮了永無黎明的冬夜……正是這燦爛無比的極光,給北極畫帶來了表現的契機,使中國畫從未耕耘過的那塊處女地有了嶄新的開拓。應該感謝造物的上帝,祂總是不斷地為中國畫的表現增添了新的內涵。現在傳統空白的天空有了新的表現內容,它不再是空白,而是變幻莫測的極光圖像的表現;它不再是一種虛體,而是一個實體,可以用筆墨表現得淋漓盡致的實體。縹緲的極光,使人感到神秘莫測。

  而中國所處的地理位置不適合看到這樣壯觀的天象,故在中國美術史上,就不可能有中國畫家涉足北極光這一題材。在傳統繪畫中,不要說表現極光,就是表現日光都不曾見過。在我近三十年的中國畫探索與研究中
,我已經注意到了一個事實,即在傳統中國山水畫中,根本就找不到一幅「陽光畫」,通常我們所能見到的全是「陰光畫」。你看到的山水畫作,總是陰沉沉的,也不知是晴還是陰。其實,中國傳統繪畫中沒有表現的題材多的是,有的可能是歷史上的天時地利原因,有的可能是畫家自身的原因,畫過的未必都是好的,沒表現過的東西也未必是不可逾越的禁區。就以表現光這方面的題材和技法而論,傳統繪畫主要採取寫意手法來處理。在天空留白處塗上紅日象徵著日出;添上圓月寓意著月夜;雖然現代畫家中亦不泛有人用淡墨烘染的技法來處理月夜,但也基本上屬於後者。

  事實上,在很多前輩畫家中,特別是一些近現代畫家,已經在中國畫光與色的的探索和引進方面取得了傑出的成就。其中做得最好的,首推大師級畫家林風眠了,他是將西洋畫的色彩大膽引進於中國畫中做得最成功的畫家之一。其實,色與光的常識連初學繪畫的小朋友都知,沒有光就沒有色。我在創作北極光作品時,我只是想把當時的那種感覺畫出來,並不在意光的強弱和色彩的誇張,大概還是因為自己在幾十年的中國畫實踐中
,受到傳統六法中「隨類敷彩」的根深蒂固的影響。

  我喜歡北極的黑暗,相信北極黑暗中有多少真實的故事發生。當極光閃爍的夜晚,我會在黑暗中,想一些不著邊際的事……願北極光為多半生活在黑暗中的民族帶來光明,也為中國畫譜寫出光輝燦爛的新篇章。

三. 白色世界也有各種各樣的皴法

  要表現北極的冰川、冰山和冰海,首先要從中國畫大量豐富的傳統中去尋找,看其能否與自己心中的冰川、冰山和冰海的景象相接近,當然在古代雪景畫中是根本不可能看到北極冰川、冰山和冰海那種咄咄逼人的宏大氣勢的。儘管如此,一開始,我還是依照著古典雪景畫的樣式畫了許多北極景致,並且查閱翻找了大量的中國古代畫論,幾乎把所有與雪有關的立論和技法資料都摘取出來,進行研究和探索。這足足花去了我三年多的時間,直到最後終於覺察到古代雪景畫的形式和技法亦有不完美之處,實在無法完成那種極強烈的冰川、冰山和冰海表現欲的時候,才深刻地領悟到這種形式和技法是需要自己去探索和創造的。

  雖然北極的冰川、冰山和冰海在我的意念之中是一個活生生的形象,但是要用傳統筆墨表現出來,卻是一個全然模糊的難題
。當然,有一個問題是清楚了,即傳統「借地為雪」的留白法被否定了。畫面中描繪雪的空間絕不應是空白,而是敷以描繪性的實實在在的物象,以使冰川、冰山和冰海的重要性和逼真性表現出來。表現北極的冰川、冰山,首先從北極的夏季景致著手。……從中國畫的白紙和黑墨的效果中去尋找潛在的出路。

  從中國畫所用的白紙與黑墨的效果中尋找出路談何容易,中國藝術家在這塊土地上已經艱辛地探索和耕耘了上千年之久,這種筆墨效果的潛力似乎被發掘已極。其間,我除了不斷地嘗試古人畫法以外,也嘗試過用一些當代藝術家慣用的以膠礬入墨入色,而產生水痕線的方法來畫北極,雖然有些時候也能偶爾產生某些奇跡般的效果,但這種方法畢竟有其局限性
,總體上不適宜表現北極那浩瀚的冰川和雄偉的冰山,所以在後來的北極畫的探索中只擇取了有益的基因,基本上捨棄了這種技法的應用。

  一天吃過晚飯,趁著日落之興去海濱散步,奇特的現象發生了,經過風蝕和日照的冰面在一道道夕陽欲落的光線照耀下,產生了十分美麗的機理,這些機理不正是中國畫著筆的地方嗎?這一發現使我興奮不已。師造化,我終於找到了表現北極的某些語匯,孕育出了自己的冰皴法。歷來中國畫有樹皴法,石皴法,水皴法,雲皴法……就是沒有冰皴法。現在冰皴法即將誕生,我真的好開心!隨後,回到居處,我急切地展開宣紙,開始運作起來。冰面上的機理,或者說冰皴法,如同經過千錘百煉的中國畫皴法一樣,都是在光線和冰體本身特質的相互作用下,才會產生各種各樣的機理。中國畫的皴法正是在這種光線和各種不同的山質相互作用下,才形成了歷代中國畫家表現山脈特質的千變萬化的應用程式,這就是經久不衰的中國皴法。不知有沒有人曾想過,如果這些千變萬化的山脈處於黑暗之中,有誰還能發現這些機理,又有誰還能探究出這麼多美妙的皴法。應該說,光造就了中國畫的皴法,沒有光就沒有皴法。

四. 科學需要探險,藝術也需要探險

  北極,自古以來成了科學家、旅行家探險的去處。那裡既是試驗地,也是墓地。不知有多少有識之士為科學的進步在那裡拚搏過,也不知有多少探險家被意外奪走了他們寶貴的生命。在巴芬島以及周邊的群島,就有很多地名是以探險家的名字來命名的,這些名字永久地記載了他們當年探險中的可歌可泣的經歷。正是這些科學家、探險家,為人類的現代文明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這塊不毛之地留下了深深的足跡,建立起了偉大的豐碑。

  科學需要探險,藝術也同樣需要探險。盧梭說:「人類生而自由,而處處被囚禁。」對於一個欣賞者來說,寫寫畫畫是瀟灑而美妙的事情;但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卻是一種不斷衝破「囚禁」的使命和事業。這使命和事業就像一座深含苦難的大山壓迫著我,消耗著我的智慧和體力。我沉默著使自己堅強起來,並用沉默抑制住那過於狂暴、熾熱的情感。我所需要的是筆。我用筆寫出它們。怎樣能夠用最簡單的物象或符號就讓人感到那是北極。我仍在思索
、仍在尋找,雖然答案就像這塊凍土地上很多未解的迷。我真誠地希望有更多的藝術家,特別是有志於探險的年輕藝術家加入這支北極探險隊,以其艱辛的探索為中國的藝術寶庫增添新的光彩,使北極畫這個嶄新的領域如同北極光一樣光彩奪目。


延伸閱讀:
〈美麗、神秘的北極光舞蹈秀〉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6591619
2006/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