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c6c6 米勒早年維持家計的裸女畫   米勒是十九世紀法國最知名的農民畫家。《拾穗》與《晚禱》是他的代表作,米勒的繪畫真實反映了農民的日常生活與艱苦勞動。但是從31歲再婚,到35歲住在巴黎的幾年期間,米勒家境困苦要撫養六個小孩,所以他不得不模仿羅可可式的艷情繪畫與裸女畫,以維持家計。這篇文章除了裸畫,還要告訴大家為什麼米勒發誓不再畫這些了。

  羅可可的艷情藝術,從十八世紀在法國流行,到了十九世紀仍然有影響力,它的特徵是風格纖巧與享樂主義,以描繪全裸或半裸的婦女,以及精美的宮廷裝飾為主,這段時期的法國藝術以這種輕快浮華的調性,試圖擺脫繪畫上的宗教題材
。米勒曾經有四、五年的時間,繪製不少這一類的畫,這些繪畫與他後來的田園作品形成了強烈的對比,米勒35歲的某個轉捩點,使得他告別了過去的羅可可風格,轉而變成一位——真真實實的,表現人性的
——高貴的農民畫家。(本文附上的圖檔,全部都是米勒在1844年到1849年間的畫作,文末將提供相關資訊)

  米勒從小就生活在純樸
,卻是窮苦的農村,家人有著虔誠的宗教信仰。米勒所受的教育不多,可是他卻勤於繪畫、酷愛文學,也博覽群書,同時養成了他畫畫之前構思冥想的習慣。父親發現了米勒的繪畫天份,決定讓他去城裡向師傅請益。後來父親早逝,在祖母的鼓勵之下,米勒23歲隻身來到巴黎學畫,第一任妻子不幸病逝之後,米勒在31歲娶了第二任妻子。在巴黎的日子,米勒總是過著艱苦貧困的生活,為了養家活口,他幫街坊鄰居與客戶們繪製肖像畫,但是沉重的經濟負擔
,使他不得不開始以華麗的手法來畫人體畫,到了32歲,米勒迫於無奈,轉而直接畫裸女畫,以換取生活費。

  其實,米勒心裡很不喜歡這種沒有價值的畫。對於米勒這種樸素、勤勞的農家子弟來說,巴黎是個現實、充滿鬱悶苦惱,以及對他格格不入的地方,米勒一直期待有一天與妻兒們一起離開巴黎。某一天,米勒走在街頭,經過一間展有他畫作的窗櫥,偶然聽見兩人在評論他的畫:

  「這是誰的畫?」

  「這是米勒的畫啊!就是那位只會畫裸體美女,而畫不出其他好東西的窮酸畫家。」另一個人回答。

  米勒聽了非常傷心,他想起以前祖母對他的忠告:「如果你要做個好畫家,先要做個好人。你要為永恆而畫畫。」經過認真考慮之後
,米勒決定不再畫裸女畫,米勒立志改過自新,從此不再貪圖錢財利益,他想要用心創作一些有存在價值的東西。

  當時的巴黎物價昂貴、社會不安定,而且霍亂病的流行,也使得米勒決心要離開巴黎,遷居農村。1849年起,米勒帶領妻兒前往巴比松定居,從此跟繁華的都市生活絕緣。之後,米勒不再畫那種羅可可式的油畫
,而是傾全力於農村題材的創作。在米勒21歲,他的父親就病逝了,因為有祖母的教誨與妻子的諒解,米勒才能在畫家的道路堅定地走下去。米勒的祖母在臨死前,曾經告誡他:「記住,你首先是一個基督徒,然後才是藝術家。」這句話,米勒始終銘記於心,並且對他造成深刻的影響。

  宗教的虔誠、農民的自尊與耐苦的性格,使得米勒在離開巴黎之後,變成一位高貴而不朽的人性畫家。米勒在作品中,表達了對農民貧窮生活的深刻同情,以及他對農村生活的真誠擁抱。米勒藉由繪畫,如實地反映出農村的百態與勞動者的苦難,藉由筆下主角的痛楚、折磨,去表現那底層生活的傷感之美。米勒試圖傳達人們內在的精神與尊嚴,像是大地一樣
,是偉大母性與生命的象徵。我這樣談還是不夠的,在下一篇文章,我將介紹米勒更多的田園繪畫,其中有些作品,例如《死神與樵夫》、《倚鋤的人》等等,呈現出了相當強的反動性,這可以說是農民心聲的吶喊。


圖一是《Desnudo Reclinado》(Sleeping Female Nude),1844-45
圖二是《Young Woman》,1844-45
圖三是《Seated Nude》,1847-48
圖四是《Dos ba?istas》(不知怎麼翻),1848



《Woman Reclining in a Landscape》,1846-47


《The Bather》,1846-48


《The Shooting Stars》,1847-49(米勒有特別意味的作品,待研究)


《Liberty》,1848(米勒有特別意味的作品,待研究)
2006/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