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c6c6 繪畫藝術裡的 Narcissus,與畫家風格    Narcissus(納西斯)是希臘神話裡的一位美少年,他拒絕了其他女神的追求。因為納西斯愛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最後他為了擁抱自己的形象,溺水而死,又有一說,是納西斯憔悴而死。就在他死後的湖邊,生出了一叢紫蕊白瓣的花,後來人們稱為水仙花。「水仙花」的英文正是 narcissus,而「自戀」的英文 narcissism 也是源於這個希臘神話。

  幾千年來,西洋文學、藝術有不少作品是取材自希臘神話。心理學、醫學、天文學等等領域的許多專有名詞也是源於希臘眾神之名,例如「心理學 」這個字 psychology,便是來自希臘神話裡的一位公主賽琪 Psyche, 意為「靈魂」。 例如?Narcissus complex 是「精神分析」談到的自戀情結(
納西斯/水仙花情結), 而嚴重的 narcissism 也被描述為心理學的自戀人格症狀。我們可以說,希臘神話是各種文學、哲學、藝術與心理學的源頭
。在這一篇文章,我想要介紹幾幅關於納西斯的名畫,以及這些畫家的藝術風格。其實還有幾件雕塑作品,這個部分以後有機會再說了。

  以「納西斯」為主題的繪畫當中,卡拉瓦喬( Caravaggio,1573-1610
在十六世紀,最後兩年所完成的《Narcissus 》是最著名的。這位義大利的早期的巴洛克藝術家,是一位有創造性的畫家,即使在當時不被人賞識,可是他的作品不落入俗套。卡拉瓦喬著眼於表現人物,富有寫實的自然主義畫風,他的畫作有強烈的戲劇性、真實性、感情色彩,以及鮮明的個性。以這幅《 Narcissus 》舉例來說,卡拉瓦喬所使用的光並不是自然光,而是一束來自上方的光。他擅長運用強光與黑影來突出畫面的主體,對比強烈
,不作繁瑣的細節描繪。人物完全沉於黑暗之中,好像置於深遂的地窖裡一樣,然後用集中的光源,把主要的部分給突顯出來。這是我最喜歡的納西斯畫像(也是最適合來呈現鏡像理論的),明確而深刻。

  在三十年後,法國十七世紀最偉大的畫家普桑(Nicolas Poussin,1594
-1665)
於 1628 到 1630 年間完成了《 Echo and Narcissus 》。普桑的作品高雅、嚴肅、合乎邏輯、有條不紊,因而忠實地體現了古代藝術風格,他是巴洛克時期古典主義之繪畫風格的領導者。他從《聖經》與古希臘、羅馬歷史取材所描繪的那些圖景,曾經影響了爾後幾代的法國畫家。普桑在畫「納西斯」的時候,正是他暫時由宗教轉向神話題材的時期,這幅作品可以看出他那種,想要把形象與理智和諧地結合在一起的風格。



  到十八世紀,同樣來自法國的勒莫安(Francois Lemoyne,1688 - 1737)在 1728 年完成了《 Narcissus
》,這幅作品目前被收藏在羅浮宮裡。十八世紀上半葉的法國繪畫,被稱為是羅可可式的艷情藝術,它以表現上流社會的享樂生活與優雅女性為主要內容,美化女性成為當時獨領風騷的藝術時尚。即使是「
納西斯」這樣的男性主角,當時的勒莫安仍然把他畫得具有些許女性的柔美。本篇文章的第一個圖檔,便是這幅畫之主要區域的放大,這樣大家可以看得更清楚。

  二十世紀的頭幾年,英國的沃特豪斯(John William Waterhouse,1849-1917)繪畫了《 Echo and Narcissus 》。 沃特豪斯是早期偏向新古典主義,後來傾向拉斐爾前派主義的畫家,多以神話、歷史故事、文學作品為題材
,畫風清新自然,帶有神秘色彩。沃特豪斯的那幅《 Hylas and the Nymphs
》(許拉斯與水仙女)是我非常喜愛的一幅,是有關希臘神話的阿耳戈英雄在海島被仙女們誘惑的主題,下次再給大家欣賞。《 Echo and Narcissus
》裡的 Echo 是被懲罰不能主動說話的女神 ,她只能夠重複別人話語的最後一個詞(所以 Echo 是英文意思的「回音」 ),她卻愛上了那位只愛自己的納西斯 。 在這裡,Narcissus 與自己的鏡像,以及 Echo 與 Narcissus 的互動等等,構成了非常值得研究的多重關係,在談這則希臘神話的鏡像理論與(拉康式的)「精神分析」的時候,我再來詳談。



  西班牙的達利(Salvador Dali,1904 - 1989)是一位才華洋溢,具有想像力的現代藝術家。達利一直在探索潛意識的意象,擅長捕捉夢境的內在世界,然後給外在化,他對二十世紀的超現實主義,有巨大的影響。除了繪畫之外,達利的文章、口才、動作、相貌以及鬍鬚,均給欣賞他的人們留下深刻的印象。達利於 1936 到 1937 年間完成了《 The Metamorphosis of Narcissus 》。這幅很難解讀的作品,正如同他的其它作品一樣,畫裡的物件總是以意想不到的形式出現,帶來無限的遐想,或是一種引起幻覺的真實感。仔細看,我也不懂他的畫意,所以請不要問我:這畫的是什麼。



  無論是從影像閱讀的角度,還是後現代的符號分析,或是心理學所研究的自戀人格,「納西斯」這則希臘神話故事——確實具有非常重要的意涵,這也是我後續要用幾篇文章,以不同的角度來闡述它的原因。「納西斯」以倒影為鏡面,反射出了自我,然而畫家又描繪這景象,這讓我想起達文西的名言「鏡子是畫家之師」,這則希臘神話的內涵與畫家的作畫,是否有異曲同工之妙?另一方面,納西斯愛上自己的倒影,他所愛戀的,究竟是他本身,還是他的異己罷了?「異己」是否又意味著「別人眼裡的自己」(比較:鏡像反射的自己)?我們在人際之間所尋求的認同感,是不是涉及到對於異己的認同感?納西斯與自身鏡像的關係,是否也正是人們建構自我的過程?而自戀人格又是如何形成的。這些有趣的問題,吸引了心理學家、哲學家、文學家與藝術家們的目光,這也勾起我的好奇。


延伸閱讀:
〈Narcissus:記述希臘神話之納西斯〉
http://blog.xuite.net/sinner66/blog/5229442
2006/02/20